人們見慣了太多富有心機且冷酷無情的領導者

在傳統的政治斗爭中,人們見慣了太多富有心機且冷酷無情的領導者。他們似乎永遠從自己的利益出發,向來與情感無緣。更有一些投機的領導徵信者將誠信也完全丟棄,他們的諾言永遠不可信,令人不敢與他們合作。

    在這種情況下,像劉秀這樣寬厚而又守信的領導者就顯得格外引人注目且富有號召力。有時寬容看起來似乎是懦弱與缺乏心計和能力的代名詞,但在到處徵信都充滿爾虞我詐的競爭環境里,一個誠實守信、寬宏大量并富有同情心的領導人卻是最富有人格魅力的。

    人們應當記住“大象無形,大音希聲”的古訓,有時坦誠待人遠比機關算盡徵信更容易得到支持。解決問題的方式其實很簡單,但許多時候人們總會忽略最簡單、有效而樸實的方法,這確實是人類智慧進化的悲哀。

    劉秀的寬仁為他帶來了許多看起來很難同時得到的財富徵信,比如擁有朋友的支持和后世的敬仰,以及成功的事業和幸福的家庭。在歷來的開國帝王中,他算得上是人格最健全、收獲最豐富的一位,即使這些收徵信獲不是全然來自他在長安所受到的教育,至少他的經歷也讓人對知識和教育產生了美好的印象。 引言

    三國時期是中國人記憶中最精彩的英雄時代。一時間風云際會,涌現出數量如此之多的智謀或勇武之士,令人有眼花繚亂之感。如果把他們各自放進別的時代里,也許都會很快打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但與這么多水平相近的敵手生活在徵信同一片天空下,英雄們難免會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哀。

    從早期徵信的袁紹到后來的劉備、孫權,曹操面對的全都是不容忽視的強大敵手,他的勝利之路也絕非一帆風順,許多時候如果對手再高明一些,或者他的運氣再差一些,可能就不是后來三分天下的結局。能在這個群雄混戰的亂世里生存下來的人,除了必須擁有過人的才干外,還要擁有良好的心理素質,做好應對各種變化和挫折的心理準備,能勝能敗,百折徵信不回,才有機會爭奪天下。曹操從起兵到坐擁北方,其間經歷了無數大大小小的挫折,但他從來沒有放棄希望,屢次絕處逢生,重徵信整旗鼓,才有了后來的輝煌。

    曹操最成功的一步棋就是迎來了漢獻帝,挾天子以令諸侯,迅速培養起自己的聲望和勢力。但曹操決不是只會假借虎威的狐貍,他是一條潛藏在深淵之底的蛟龍,等待著風云突變的時機,時刻準備著一飛沖天。

劉秀被人們贊譽為謙恭下士的帝王楷模

第二天,完成了考驗的嚴子陵承認劉秀比以前有所進步,但依然不愿接受劉秀賜予的官職。為了不傷和氣,劉秀只得讓嚴子陵離開,于是嚴子陵回到家鄉附近的徵信富春山中,以種地和釣魚為生。雖然兩人并沒能合作成功,但他們卻都從中獲得了收益:嚴子陵因此贏得了更高的聲望,他的名字從此成為中國古代超然世外、品行高潔的隱士的代稱,直到今天,富春江邊依然保留著一個土臺,據說就是當徵信年嚴子陵垂釣的地方。而劉秀也因此被人們贊譽為謙恭下士的帝王楷模,這為他此后征召人才樹立了良好的形象與基礎。

    公元57年,漢光武帝劉秀病逝于洛陽,終年六十三歲,葬徵信在洛陽城北的原陵。在中國歷史上,劉秀是一位最名副其實的以寬仁得天下、以寬仁治天下的開國帝王。他出身西漢宗室,雖然家境早已中落,卻從不曾放棄理想;他受過良好的教育,在長安太學讀書的經徵信歷讓他開闊了眼界,知曉了為人處事的道理,從此奠定了一生處事的基調;他懂得隱忍的道理,當兄長無辜被害后,他把悲痛藏在若無其事的外表下,徵信期待著撥云見日的一天;他富有遠見卓識,總能從紛亂的局勢中看出關鍵所在,在戰場上也總能做出最正確的判斷,直擊對方的首腦機關,用最小的代價獲得最大的收益;他盡可能少地屠戮生靈,當有人建議他掘開河堤以消滅敵軍時,他斷然拒絕;他善待曾經和自己一起打天下的功臣們,讓他們遠離政治,安度晚年;他也沒有將被廢黜的皇后打入冷宮,徵信而是讓她和同樣被廢黜的太子一起遠離京城,前往東方的封國過相對自由的日子……徵信不論這種態度究竟是出于真誠還是出于權宜,他畢竟在一生的事業中都實踐著仁厚與寬容的精神。無論是在少年時的田間地頭,青年時遍布血與火的疆場,還是在四海平定后的帝王寶座上,他都讓人感到一種與其外表相符的溫潤君子之風。在西漢末年群雄蜂起的亂世里,也只有擁有這樣寬仁精神的劉秀才能撫平戰火留給民眾的傷痕,恢復西漢的典徵信章制度,在飽經戰亂的中國大地上重新建立起一個富有凝聚力的帝國。

    結語

    劉秀是位典型的知識型領導徵信人,他擁有較高的學歷和素質,也富有與這種教育經歷相匹配的實際工作能力。當同時代的其他軍事首領被眼前的蠅頭小利所吸引時,他卻表現出超然不群的遠見卓識,以及合乎傳統道德規范的寬仁誠信。

始終不曾為親屬求官爵

湖陽公主認為這種做法讓自己的威嚴受到了嚴重損害,在她的強烈要求下,劉秀將董宣召來,命令他向公主認錯。但董宣堅持自己沒有任何錯誤,以至于在柱子徵信上撞得頭破血流也決不妥協,劉秀對此毫無辦法,只得讓董宣離開,并在事后為他的嚴正執法給予賞賜。湖陽公主為此感到奇怪,劉秀在做白衣平民時也曾經暗藏過逃亡者和犯死罪的人,而且沒有官吏敢上門捉拿,她不明白為什么弟弟當了徵信皇帝之后反而連洛陽令也無法對付。但劉秀向她解釋說,正因為自己做了皇帝,反而不能像做百姓時那樣為所欲為,必須更加小心。

    除了劉秀本人小心翼翼外,一些聰明的皇親也時徵信刻注意謹慎處事,并得到了劉秀的支持。立國后的一天,陰麗華的母親和弟弟被強盜殺害了,悲傷的劉秀將陰麗華的弟弟陰就封為宣恩侯,又準備給她的哥哥、侍中陰興也封一個侯。印信綬帶都已經擺到了徵信陰興面前,可他卻極力推辭,說自己沒有沖鋒陷陣的功勞,而陰家的人里已經有好幾個人被封爵位并賜與土地,這會引起天下人的不滿,所以決不能接徵信受。劉秀很贊許這個舉動,不再勉強他。當陰麗華問起兄長這樣做的原因時,陰興感嘆外戚之家最致命的弱點就是不知謙退,卻不知道富貴有極限,人生應當知足,盲目奢靡夸富只會引來災禍和天下人的非議。陰麗華被他的話深深打動,始終不曾為親屬求官爵。

    為了將更多智謀之士吸收到自己的政權中來,劉秀努力搜羅四方名士,希望他徵信們能為自己出謀劃策,同時也提高政權的號召力。這是一個涌現名士的時代,許多人徵信以他們超然世外的風度和難以捉摸的智慧為人們所仰慕,而隱逸山林、拒絕與政府合作的經歷則更使他們成為人們公認的第一流名士。

    嚴光嚴子陵就是這樣一位名傳千古的著名隱士。他是會稽人,曾經是劉秀的同學,但當稱帝后的劉秀尋找他時,卻發現這位昔日同窗早已經隱姓埋名躲得無影無蹤,只得發下畫像在全國范圍內尋找。徵信最后終于在一條河流邊找到了身披羊皮、常在河邊釣魚的嚴子陵。幾經努力之后,劉秀派去的使者終于把這位拒絕承認自己身份的徵信隱士帶回皇宮,但劉秀對他的任何勸說都無濟于事,他聲稱只愿在民間教書,而不愿輔佐皇帝。當劉秀與他同榻休息時,他甚至故意把腿放在劉秀身上,但劉秀絲毫沒有對這種無禮的行為表示不滿,任由他一直放下去。

跟隨劉秀打天下的功臣都得以善終

這一次竇融受到了極為隆重的禮遇和賞賜,不久之后被任命為冀州牧,終于離開了隴西地區。但他依然對自己敏感的歷史深感不安,每當入朝拜見劉秀時,他總徵信是保持極為謙恭的言行,比所有人都顯得更小心翼翼。劉秀因此對他極為欣賞,并給予他和家屬更優厚的待遇。在一次早朝后,劉秀發現竇融在席后徘徊,明白他又要辭官,便立即讓人把他請了出去。當第二次見面時,劉秀向竇融解釋說自徵信己已經明白他的意思,不愿再和他討論這個問題,所以那天才會請他出去涼快。竇融了解到劉秀的態度,從此再也不敢向劉秀提起辭官的事情。

    除竇融之外,跟隨劉秀打天下的許多徵信功臣也明白已經到了該退休的時候。他們主動提出交出兵權,劉秀也為他們安排了優厚的生活待遇,讓他們離開職位,到自己的封地去養老。就這樣,跟隨劉秀打天下的功臣都得以善終,這在歷史上極為罕徵信見,劉秀異于其他開國帝王的寬容由此可見一斑。 帝王的姿態與無奈

    做了皇帝的劉秀依然延續著他以寬柔治天下的執政風格。為了緩徵信解民眾的生活壓力,樹立新政府的良好形象,他開始節省朝廷開支,樹立簡樸風氣。為了以身作則,他將異國獻來的千里馬用來駕鼓車,將寶劍賜給騎士,而自己不聽音樂,不碰貴重物品。另一方面,針對戰亂之后地廣人稀的現實情況,劉秀下令合并州縣,裁減官員,四百余個戶口稀少的縣因此被合并,大批閑置官員被辭退,國家開支得到大幅削減。與徵信此同時,他將十分之一的田租減為三十分之一,又下令禁止虐待奴隸,免奴婢為平民徵信,大赦天下,救濟鰥、寡、孤、獨和生活不能自理者,積累了充裕的糧食,并讓民眾對政府有了更多信心。

    現在劉秀開始樹立法律權威與社會規范,他對嚴格執法的官員們表現出極大的支持,即使當他們不給自己或是宗親留情面時,也盡量給予諒解和寬容。有一次他外出游獵,到夜間才回城,結果被一個守門官員關在門徵信外,他只得繞道從另一個城門進城。第二天,當劉秀聽到那個閉門不開的官員對他游獵過度、將國家社稷置于腦后的指責后,賞賜徵信了這個官員,并對另一個打開城門的官員給予降職處分。

    另一位硬脾氣的官員是擔任洛陽令的董宣。他發現一個殺人兇手是劉秀長姊湖陽公主的奴仆,于是在大街上攔住湖陽公主的車馬,逮捕了那個奴仆并當眾處死。

變亂迅速得到平息

當劉秀看清了軍隊面前的地理形勢之后,已經被封為涼州牧的竇融也率領幾萬軍士車馬前來支援,再加上隗囂的兩員大將轉而投向劉秀,戰場形勢頓時逆轉。此后后漢軍勢如破竹,隗囂和公孫徵信述的軍隊只得逃向今天的甘肅天水一帶,但隗囂依然不愿投降。在后漢軍已經占到絕對優勢的情況下,劉秀讓竇融率涼州軍先回去,引起了竇融的不安。他一直認為自己的實力太強,再加上久居西陲,遠離中央,難免會引起劉徵信秀的猜疑。于是他借機向劉秀建議另派他人來接替自己的職務,以表明自己絕無二心。但劉秀卻不以為然,表示自己與竇融的關系如同左手與右手般融洽徵信,這讓竇融無比感動,安心率領軍隊返回涼州。

    然而正當西部局勢有所好轉時,郭憲在出征前的擔憂卻變成了事實。洛陽周邊的潁川與河東發生了變亂徵信,連帶洛陽也因此震動。深感后悔的劉秀立即日夜兼程趕回洛陽,并命令西部的軍隊在平定隗囂勢力后立即向南征伐蜀地的公孫述。回到洛陽后,劉秀接受寇恂的建議,親自前往潁川徵信平定局勢。當地豪強原本只是趁劉秀遠征隴西時鬧事,如今看到皇帝前來,立即全部歸順,變亂迅速得到平息。

    與此同時,隴西的局勢也在繼續朝著對劉秀有利的方向發展。隗囂于第二年去世,其子隗純在與后漢軍對抗一年后投降,后漢軍開始全力進攻蜀地。兩年之后,公孫述在成都攻防戰中受傷死去,他手下的將領延岑獻城投降。但此時徵信后漢軍的總指揮官吳漢卻違反了劉秀治軍的一貫原則,為了報復,他將公孫述和延岑滅門,并縱兵大肆搶掠,焚毀宮室,讓成都受到了極大的損失。

    聞訊后的劉秀非常憤怒,他嚴徵信厲斥責了吳漢和其他將領,認為他們的屠戮讓后漢軍破城平蜀的行動失去了道義支持。作為善后,他起用了一批原蜀政權的官員,并對一些品行高尚的已逝世人員追封官職,總算又收復了一些蜀地人心,穩定了當地形勢。至于闖下大禍的吳漢和其他一些為劉秀出生入死的將領,自然不可能做什徵信么處罰,所以也只是責備了事。如今天下已經平定,人心思治,劉秀也決心休養生息,不愿再談兵戎之事。但太子劉疆并不明白父親的心事,他有一次向劉秀請教打仗的方法,但劉秀卻當著許多功臣們的面回答說:“打仗的事情,你還是不徵信要問的好。”

    看到劉秀的態度,許多人都明白他已經不愿再看到兵火戰亂出現了。一些清醒的功臣開始考慮退出權力中心,身徵信份微妙的竇融則更加謹慎小心。當劉秀詔令他前往京都洛陽朝見時,他主動呈上自己的印綬,劉秀很快又把印綬送還給他。

從得隴望蜀到四海歸一

隗囂對此置之不理,班彪隨即辭職,準備前往河西隱居。在那里他見到了竇融,并建議后者歸降光武帝。竇融顯然比隗囂更能認清形勢,也更能聽取別人的意見。他接受了班彪的建議,于建武五年派使者前往徵信洛陽,并很快被劉秀任命為涼州牧,繼續保有從前的領土和實力。劉秀在回復的書信中論述了各方勢力的對比,并表達了對竇融選擇與自己合作的感謝,而竇融也為劉秀對天下形勢的清晰認識感到無比欽敬,同時為自己做出了徵信明智的選擇而慶幸。

    隗囂既不愿放棄在隴西的勢力,又為處理與洛陽之間的關系而感到苦惱。他派周游作為使者前往洛陽去見劉秀,但周徵信游卻在劉秀手下大將馮異的軍營前被仇人殺死,兇手隨即逃之夭夭。這場意外加深了劉秀與隗囂之間的裂痕,也讓曾經跟隨劉秀多年、并立下赫赫戰功的馮異感到不安徵信。他統兵在關中駐守了三年,深受當地民眾愛戴,卻也招來了流言蜚語,有人在劉秀面前告發馮異要在當地自立門戶。聞訊之后,馮異上書請求調回洛陽,劉秀卻沒有同意,并表示絕徵信不會懷疑馮異的忠心。但馮異仍然無法安心,再度請求進京,這次他得到了批準。見面之后,劉秀熱情地回憶起當年他與馮異共同起兵的經歷,并著重提到當年在河北,從薊州到饒陽的路上共同度過難關的日子。所有的猜疑與擔憂都在他們的傾心長談中煙消云散,在馮異的協助下,劉秀繼續進行著平定隗囂和公孫述勢力的事業。

    公孫述的意徵信愿是要三分天下,隗囂也抱著這種想法。當劉秀準備試探隗囂的態度,邀請他從天水發兵、同自己一起進攻蜀地時,隗囂聲稱時機未到,拒絕出兵,劉秀因此明白了他的立場,命令耿弇等人率軍徵信進攻成都。隗囂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出軍進攻關中,卻被后漢軍隊擊敗。與此同時,馬援在隴西軍中所做的策反工作也有了效果,一些軍士離開了隊伍。隗囂明白自己無法再與后漢軍對抗下去,就轉而投向公孫述,并得到了后者的封賞與支持。

    從得隴望蜀到四海歸一

    徵信 此后劉秀決定親征,大臣郭憲對此表示強烈反對。他請求劉秀留在洛陽穩定東方的局勢,并用劍砍斷了車馬的皮帶,但劉秀還是堅持繼續西行。當軍隊到達隴地后,遇到了許多事先無法預料的困難,山谷縱橫,車馬難以行進,再加上公孫徵信述發兵支援隗囂,后漢軍士氣因此受到影響,劉秀感到自己陷入了困境。但馬援的行動讓劉秀感到欣慰,他用米堆成山川道路的形狀向劉秀講解,頓時讓劉秀感到豁然開朗,馬援的這項發明也成為中國軍事沙盤的最早雛形。

一個人與一場經典戰役

從這一點上看,劉秀和他的先祖劉邦很是不同。同樣是被敵軍追趕,劉邦會幾次把親生兒女扔下車以減少負擔,而劉秀卻是盡力保護親人。作為一個創業過程中的領袖人物,劉秀身上的徵信人性的光輝的確不容忽視。

    此次受挫之后,聯軍退守棘陽,士氣受到了很大的打徵信擊。新市兵和平林兵的首領甚至向劉氏兄弟提出丟棄棘陽、繼續退兵的意見,被劉演努力勸阻。正在這個關頭,消失已久的李通帶來了一個好消息:下江兵已經趕到附近的宜秋了。

    在李通的建議下,劉演和劉秀很快趕到宜秋,聯合了下江兵的首領王常,與他們共謀大事。就這樣,王常帶著下江兵趕到棘陽,和新市兵、平林兵以及劉氏兄弟的南陽兵馬聯合在一起,在沘水以西徵信大破王莽軍隊,進而圍攻宛城。

    這四路大軍集合在一起,已經有徵信了十余萬人。為了擴大影響,也為了樹立權威、統一號令,四路人馬集合在一起,準備推舉一個最高首領。許多首領提出要擁立劉家的人,恢復漢室江山,但只有徵信劉氏兄弟的南陽軍隊和下江兵的王常首領愿意擁立劉演,而新市兵和平林兵卻對劉演的勢力有所忌憚,擔心他成了首領會對自己的勢力不利,于是提出擁立另一位漢朝宗室劉玄。劉演覺得支持己方的勢力不夠,想要拖延一段時間再定首領人選,但卻受到新市和平林勢力的強烈反對,于是劉玄被立為皇帝,改元“更始”。

    劉玄和劉演、劉秀平輩,手中沒有兵權,在軍中是個資質平庸,甚徵信至有些懦弱的人。當眾人向他朝拜時,他緊張得大汗淋漓,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正是因為他的秉性,各路首領們認為他是一個容易操縱、控制的人,因而被推上了皇帝的寶座。而劉演卻因為自身的才能而遭到猜忌,并由此注定了悲劇的命運。

    一個人與一場徵信經典戰役

    更始帝劉玄繼位后大封群臣,劉演被封為“大司徒”,相當于丞相的職務,劉秀被封為“太常偏將軍”,也有了自己的地位。從此這支聯軍被稱為“漢軍”,軍隊大權掌握在新市和平林勢力手中。南陽的劉氏徵信軍隊首領感到很失望,但他們并沒有流露出來,只是暗暗地等待著未來的有利機會。不久之后,王鳳、徵信王常和劉秀奉更始帝之命攻下了昆陽和附近的定陵、郾城兩縣,而劉演則繼續攻打宛城。   如今劉秀的名聲漸漸大了起來。當有人向潁川的嚴尤提起漢軍中不取財物、頗有計策韜略的劉秀時,這位劉秀的舊相識不禁笑了起來:“是那個英俊的小伙子嗎?他居然也從軍了!徵信

    劉秀帶給人們的驚喜還遠不止這些,即將到來的昆陽之戰將成為他軍事生涯中一段輝煌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