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政剛即王位時

嬴政剛即王位時,尊呂不韋為相國,并徵信稱他為“仲父”,表示了極大的尊敬。但隨著他的年齡漸長,對掌握大權的呂不韋就越發不滿。而呂不韋與太后也沒有完全割斷聯系,還送了一個名叫嫪毐的人入宮侍奉太后,使得嫪毐與太后私通,生下了兩個孩子。成年的嬴政無法容忍這種丑聞,他先殺死了嫪毐和兩個私生子,又借這個機會徵信免去了呂不韋的職務。再后來,他下令將呂不韋和其全家遷往蜀地,呂不韋知道自己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就飲下鴆酒而死。雖然這樣的結局顯得有些悲慘,但呂不韋畢竟也已經風光一時,他在世時組織人編寫的《呂氏春秋》也成為著名的古代典籍之一。

    坑儒焚書秦史紀:始皇三十四年,用李徵信斯之言,燒《詩》、《書》、百家語。有敢偶語《詩》、《書》者棄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見知不舉者與同罪。所不去者,惟醫藥、卜筮、種樹之書。侯生、盧生相與譏議始皇。因亡去。始皇聞之大怒曰:諸生為妖言,徵信以亂黔首。使御史案問,諸生轉相告引,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皆坑之。

    大概是由于從小受到刺激,從而對太后勢力產生擔憂的緣故,成年后的嬴政沒有留下任何冊立王后或者皇后的記錄。雖然他有幾十個兒子女兒徵信,但在相關的歷史記載中,并沒有嬪妃妻妾留下姓名。后來的人猜想,也許他根本就不會對別人付出太多關心與感情。因為他心中永遠只有統一四海、雄視天下的功業,全部的激情和徵信生命都為著這個目標而存在,一般意義上的人類情感并不屬于他。這是一個被權力和野心異化了的人,既然無從探究他的感情世界,千百年之后,人們也只能遙望著他創立下的帝國與功業,來猜測他曾經具有的雄心與豪情。

    從親政到始皇帝

    徵信  親自執掌大權后的嬴政很是勤勉,這種精神一直延續到他成為始皇帝之后。據記載,他每天都要批閱一定重量的竹簡奏徵信章,否則決不休息。這時候的嬴政還不像后來那么獨裁專制,別人愿意向他提意見,他也能聽得進去。當時有許多來自其他六國的人在秦國擔任官職,嬴政對他們很不放心,就下了一道逐客令,讓他們統統離開秦國。結果被驅逐的人中有一個來自楚國的人,名叫李斯,他向嬴政上了一份很著名的《諫逐客書》,引古論今,徵信說秦國這許多年來正是因為吸收了六國的人才才能迅速發展起來,如今要把他們全都趕走,等于是把他們都推到敵人的陣營去,幫對手們增強實力,無異于自取滅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