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終不曾為親屬求官爵

湖陽公主認為這種做法讓自己的威嚴受到了嚴重損害,在她的強烈要求下,劉秀將董宣召來,命令他向公主認錯。但董宣堅持自己沒有任何錯誤,以至于在柱子徵信上撞得頭破血流也決不妥協,劉秀對此毫無辦法,只得讓董宣離開,并在事后為他的嚴正執法給予賞賜。湖陽公主為此感到奇怪,劉秀在做白衣平民時也曾經暗藏過逃亡者和犯死罪的人,而且沒有官吏敢上門捉拿,她不明白為什么弟弟當了徵信皇帝之后反而連洛陽令也無法對付。但劉秀向她解釋說,正因為自己做了皇帝,反而不能像做百姓時那樣為所欲為,必須更加小心。

    除了劉秀本人小心翼翼外,一些聰明的皇親也時徵信刻注意謹慎處事,并得到了劉秀的支持。立國后的一天,陰麗華的母親和弟弟被強盜殺害了,悲傷的劉秀將陰麗華的弟弟陰就封為宣恩侯,又準備給她的哥哥、侍中陰興也封一個侯。印信綬帶都已經擺到了徵信陰興面前,可他卻極力推辭,說自己沒有沖鋒陷陣的功勞,而陰家的人里已經有好幾個人被封爵位并賜與土地,這會引起天下人的不滿,所以決不能接徵信受。劉秀很贊許這個舉動,不再勉強他。當陰麗華問起兄長這樣做的原因時,陰興感嘆外戚之家最致命的弱點就是不知謙退,卻不知道富貴有極限,人生應當知足,盲目奢靡夸富只會引來災禍和天下人的非議。陰麗華被他的話深深打動,始終不曾為親屬求官爵。

    為了將更多智謀之士吸收到自己的政權中來,劉秀努力搜羅四方名士,希望他徵信們能為自己出謀劃策,同時也提高政權的號召力。這是一個涌現名士的時代,許多人徵信以他們超然世外的風度和難以捉摸的智慧為人們所仰慕,而隱逸山林、拒絕與政府合作的經歷則更使他們成為人們公認的第一流名士。

    嚴光嚴子陵就是這樣一位名傳千古的著名隱士。他是會稽人,曾經是劉秀的同學,但當稱帝后的劉秀尋找他時,卻發現這位昔日同窗早已經隱姓埋名躲得無影無蹤,只得發下畫像在全國范圍內尋找。徵信最后終于在一條河流邊找到了身披羊皮、常在河邊釣魚的嚴子陵。幾經努力之后,劉秀派去的使者終于把這位拒絕承認自己身份的徵信隱士帶回皇宮,但劉秀對他的任何勸說都無濟于事,他聲稱只愿在民間教書,而不愿輔佐皇帝。當劉秀與他同榻休息時,他甚至故意把腿放在劉秀身上,但劉秀絲毫沒有對這種無禮的行為表示不滿,任由他一直放下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