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亂迅速得到平息

當劉秀看清了軍隊面前的地理形勢之后,已經被封為涼州牧的竇融也率領幾萬軍士車馬前來支援,再加上隗囂的兩員大將轉而投向劉秀,戰場形勢頓時逆轉。此后后漢軍勢如破竹,隗囂和公孫徵信述的軍隊只得逃向今天的甘肅天水一帶,但隗囂依然不愿投降。在后漢軍已經占到絕對優勢的情況下,劉秀讓竇融率涼州軍先回去,引起了竇融的不安。他一直認為自己的實力太強,再加上久居西陲,遠離中央,難免會引起劉徵信秀的猜疑。于是他借機向劉秀建議另派他人來接替自己的職務,以表明自己絕無二心。但劉秀卻不以為然,表示自己與竇融的關系如同左手與右手般融洽徵信,這讓竇融無比感動,安心率領軍隊返回涼州。

    然而正當西部局勢有所好轉時,郭憲在出征前的擔憂卻變成了事實。洛陽周邊的潁川與河東發生了變亂徵信,連帶洛陽也因此震動。深感后悔的劉秀立即日夜兼程趕回洛陽,并命令西部的軍隊在平定隗囂勢力后立即向南征伐蜀地的公孫述。回到洛陽后,劉秀接受寇恂的建議,親自前往潁川徵信平定局勢。當地豪強原本只是趁劉秀遠征隴西時鬧事,如今看到皇帝前來,立即全部歸順,變亂迅速得到平息。

    與此同時,隴西的局勢也在繼續朝著對劉秀有利的方向發展。隗囂于第二年去世,其子隗純在與后漢軍對抗一年后投降,后漢軍開始全力進攻蜀地。兩年之后,公孫述在成都攻防戰中受傷死去,他手下的將領延岑獻城投降。但此時徵信后漢軍的總指揮官吳漢卻違反了劉秀治軍的一貫原則,為了報復,他將公孫述和延岑滅門,并縱兵大肆搶掠,焚毀宮室,讓成都受到了極大的損失。

    聞訊后的劉秀非常憤怒,他嚴徵信厲斥責了吳漢和其他將領,認為他們的屠戮讓后漢軍破城平蜀的行動失去了道義支持。作為善后,他起用了一批原蜀政權的官員,并對一些品行高尚的已逝世人員追封官職,總算又收復了一些蜀地人心,穩定了當地形勢。至于闖下大禍的吳漢和其他一些為劉秀出生入死的將領,自然不可能做什徵信么處罰,所以也只是責備了事。如今天下已經平定,人心思治,劉秀也決心休養生息,不愿再談兵戎之事。但太子劉疆并不明白父親的心事,他有一次向劉秀請教打仗的方法,但劉秀卻當著許多功臣們的面回答說:“打仗的事情,你還是不徵信要問的好。”

    看到劉秀的態度,許多人都明白他已經不愿再看到兵火戰亂出現了。一些清醒的功臣開始考慮退出權力中心,身徵信份微妙的竇融則更加謹慎小心。當劉秀詔令他前往京都洛陽朝見時,他主動呈上自己的印綬,劉秀很快又把印綬送還給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