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守住這里就有了很多困難

”劉夫人眼中閃過晶瑩的淚光,道:“那么將軍你呢?”

劉萬利頹然坐倒在飲料店椅子上,道:“我受王命守壺關,如今三軍將士都殉國而亡,我有什么顏面茍且偷生?”

劉夫人鎮靜自若地將劉淮塞到劉均手中,然后從飲料店腰間取出一把匕首,抵住心口,眾親衛駭然驚呼,劉淮也大聲哭泣起來,劉萬利想要起身,卻覺得雙腿無力,這兩日他全部精力都已經耗盡,一旦坐下,竟然無力起身,他抬手指向劉夫人,驚問道:“夫人,你要做什么?”

劉夫人悲聲道:“相公,妾身不習騎射,如何能夠隨親衛突圍,與其母子死在一起,不如讓劉均護著淮兒逃生,就讓妾身陪著相公吧。”

劉萬利心中飲料店大慟,知道夫人說得不錯,他也是果決之人,揮手道:“劉均,帶著淮兒走吧。”

劉均和幾個親衛都是淚流滿面,跪倒拜了兩拜,扯下戰袍,劉均將劉淮捆在身前,飲料店帶著幾個親衛沖了出去,外面到處都是喊殺聲和馬蹄踏地的震耳欲聾的聲音,劉均幾人的聲音很快就消失在一片紛亂聲中。劉萬利只覺得渾身都已酥軟,倒在椅子上,一個字都說不出話來,劉夫人卻是十分冷靜,將堂上帷幕扯下集中在一起,灑上燈油,然后將一個火把遞給劉萬利。劉萬利只覺得肝腸寸斷,一把抱過妻子的嬌軀,道飲料店:“夫人,我對不起你。”

劉夫人微笑道:“相公,你我夫妻結飲料店發之日,就曾互許白首之盟,如今將軍白發,妾身也自然要遵守諾言,你我夫妻同生共死,將軍應當高興才是。”

劉萬利又是一聲痛呼,揚手將那支火把丟到那堆引火之物上,火焰很快就蔓延開來,劉萬利卻是恍若不覺,只是抱著愛妻痛聲悲嚎,劉夫人卻是微闔雙目,倚在丈夫懷抱中,面上露出愉悅的笑容,火光映照在她的玉容上,使得她的笑容越發明艷。火焰熊熊,很快將兩人身影包裹起來,熊熊的火舌吞吐繚繞,和壺關四處紛起的火焰匯合在一起,整個壺關成了一片火海,黑煙滾滾,火光瀲滟,壺關在火中顫抖崩潰。

被迫退出火海的荊遲狠狠地瞪著整個陷入火海的壺關,心中越發痛恨,在江哲的計劃中,壺關是需要雍軍鎮守的關隘,只要守住壺關,北漢軍就不可能真得切斷荊遲的補給,可是如今壺關被大火所毀,想要守住這里就有了很多困難,心中大恨之余,荊遲更是下了決心,沿途一定要大肆殺伐,一定要讓北漢軍民不敢再這樣反抗才行。林崖卻是一臉苦澀,雖然他很不滿荊遲如此決斷,若非是荊遲擺出不肯納降的姿態,北漢軍也未必會誓死反抗,可是無論如何壺關被攻破,多半是荊遲的功勞,自己又能如何呢?

三月二十九日,沁源,北漢軍帥帳之內,龍庭飛手里翻閱著軍報,眉頭緊鎖,雖然早有預料,北漢軍不可能阻攔荊遲的步伐,可是這樣慘重的損失,仍然讓龍庭飛觸目驚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