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于將這屹立百年的險關毀于一旦

一團混亂的腦海中閃現出妻子和獨子的身影,劉萬利只覺得無窮的疲憊涌上心頭。

飲料店月二十四日,朝陽初升,林崖親自指揮著一支精力充沛的雍軍開始了最后的攻擊,壺關的守軍在雍軍日以繼夜的猛攻下終于完全崩潰,青黑色的身飲料店影終于沖上了血腥滿地的壺關城樓,當雍軍從里面打開城門的時候,荊遲帶著鐵騎一馬當先沖入了壺關,他手下親衛按照他的命令,四處高聲喝道:“壺關守將頑固不化,令我軍損失慘重,荊將軍有令,盡屠城中軍民,不得有誤。”這一道血腥的命令使得苦戰多日的雍軍將士有了發泄心中憤怒的途徑,在一片殘嚎悲叫聲中,鮮血流淌在大街小巷,血流成河。

在雍軍登城之際,劉飲料店萬利已經心如死灰,高聲傳令讓北漢軍自行逃走,沿途放火阻敵,他帶著十幾個親衛奔向自己的府邸,一路上,潰散的北漢軍四處放火,他們也都聽到了雍軍的屠城令,所以飲料店也都拼著一死放火阻敵,就是死,也不能讓壺關白白落在敵人手中,北漢軍這樣的念頭和雍軍歇斯底里的殘暴,終于將這屹立百年的險關毀于一旦。

不過劉萬利對自己最后這道命令的后果也無心顧及了,他策馬奔回府邸,將韁繩丟給親衛,徑自沖進了自己的府邸,家人侍女都已經四散奔逃,只有自己的夫人抱著愛子站在堂飲料店上,神色慘然,她一看見劉萬利就是一聲悲呼,而劉淮卻是驚恐地大叫道飲料店:“爹爹,好多血。”

劉萬利漠然低頭,看見自己這一身鮮血狼藉,唇邊露出一絲苦笑,對身邊僅存的幾個親衛道:“你們都是劉某多年的好兄弟,如今劉某兵敗至此,無顏逃生,只是尚有一事相求,不知道你們是否答應。”

那幾個親衛為首的叫做劉均,乃是自幼跟隨劉萬利的家仆,他下拜泣道:“老爺請吩咐。”

劉萬利指著劉淮道:“我半生戎馬,只有這一點骨血,你護著夫人和少爺去投奔舅爺,記得將來不要讓這孩子替我報仇,兩國征戰,生死平常事耳,我只希望將來天下一統,這個孩子可以安守田園,娶妻生子,傳承香煙。你可答應么?”

劉均聞言拔刀斷去左手小指立誓道:“老爺放心,均就是丟了性命,也要護著主母和少爺逃出去,若是屬下貪生怕死,就讓我下一輩子做豬做狗,永世不得為人。”

劉萬利心中一痛,躬身一拜道:“只要爾等盡力也就是了,若是淮兒終究不幸,也是他注定死在亂軍之中。”劉均等人怎敢受他大禮,連忙閃身避開。劉萬利又看向妻子道:“夫人,我累你半生辛苦,你快跟著劉均走吧,好好照顧我們的孩子,不要記掛于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