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傳來自己親衛驚怒交加的呵斥聲

”段無敵微微一笑,道:“公子何出此言,段某問心無愧,焉飲料店能畏罪潛逃,公子信任段某忠誠,段某感激不盡,若是我真的逃走,只怕是弄假成真,龍將軍殉國之后,只有嘉平公主獨力擎天,她待我不薄,我不能辜負她的信任。”

突然,外面傳來自己親衛驚怒交加的呵斥聲,這些親衛都是跟飲料店著段無敵出生入死的親信,自然知道自己的將軍受了何等的冤屈,只是他們縱然辯白也無人愿意相信,如今他們突然這樣混亂,必然是晉陽前來查辦自己的使者到了,段無敵微微一笑,道:“想必是晉陽使者到了,公子在此或有不便,若是不嫌棄,請到內室暫避,不必以段某為念。”秋玉飛一聲長嘆,身形隱入內室,通往內室的房門無聲關閉。段無敵站起身飲料店走到書案之前,靜候使者進來。

不多時,房門被人推飲料店開,段無敵一眼便看到了神色憔悴的林碧,竟然是嘉平公主親至,這是怎么回事,林碧如今應該在總領晉陽防務,段無敵不由神色數變。林碧走到書案后面徑自坐下,看向案上墨汁淋漓的布防圖,神色一黯,道:“段將軍仍然為晉陽防務憂心么?”

段無敵肅手站在案前,道:“末將曾在晉陽衛戍,飲料店晉陽防衛本是固若金湯,不過天長日久,難免有些缺失,末將曾經仔細研究過如何補救,只可惜不得兵部接納,這幾日末將憑著記憶重新繪制了一張布防圖,其中有些地方是防務上的薄弱之處,若是能夠飲料店按照這張圖加強守衛,或者會好些,還請公主過目,若是公主覺得可行,不妨一試。”

林碧望向段無敵神色坦蕩的面容,道:“你可知王上下了嚴令,將你立刻明正典刑,我多次苦苦相勸,王上仍然固執己見。國師之意,也說你縱然本無二心,如今也不能保證你不會投敵,因此支持王上的決定。”

段無敵平靜地道:“末將早已料到如此,敵人的計謀雖然簡單,卻是狠辣非常,段某也有錯處,不論是為什么,末將昔日走私貪賄都是罪證確鑿,而且石英將軍若果真冤枉而死,末將也是罪魁禍首,再說為了性命放縱俘虜,為了私情放走蘇青,這都是真的,段某知道自己罪不容誅,王上只令斬首,已經是法外施恩,公主不必介懷。”

林碧面上露出痛惜的神情,道:“庭飛當日曾對我說過你的事情,你不計毀譽,為了北漢做了許多事情,這種種罪狀卻都是冤屈了你,用宣松交換你和將士們的性命,這是我默許的,放走蘇青,也是理所當然之事,難道我北漢還能殺害使者么?只是朝中群起攻訐,我多替你聲辯幾句,便險些被國主逐出大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