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也有親信的將領和親衛仍然相信自己

是否殺了她以毀去齊王得力的臂膀呢?只是現在三人都身在曠野,那女子的戰馬也是千里挑一的良駒,若是一心逃走,自己也未必能夠得手。

正在秋玉飛猶豫是否出手的時候,身后煙塵滾滾,當先飲料店一騎是一個青衣少年,容顏如雪,正是邪影李順,秋玉飛微微一嘆,對蘇青還禮一揖道:“陌路相逢,只是沒有時間敘談,姑娘的琵琶絕藝,玉飛仰慕非常,他日若有機緣,還當請教。”說罷策馬急急而去。

蘇青飲料店只覺得背心冷汗涔涔,直到秋玉飛遠走,她才覺得方才籠罩在身上的沉重壓力消失不見,這時小順子已經到了近前,他淡淡道:“公子書信到了,調在下和蘇將軍前去聽命,公子說,是要我們準備接飲料店待一位佳客。”蘇青眼中閃過疑惑的神色,是什么佳客要楚鄉侯親自迎接呢?一個念頭突然如同星火一般在她心頭閃現,她的容顏突然變得蒼白,很多事情都飲料店可以想通了,例如為什么秋玉飛會出現在這里,想得越清楚,蘇青對江哲此人的心機越發覺得心寒,如今想起來,自己昔日擅自決定,改變了他的計策之事,未免是有些過于冒失了。

夜色深沉,段無敵望著手中繪制完畢的晉飲料店陽防務圖,心滿意足地放下了筆,這兩日謠言四起,就連他的大部分舊部也對他生出疑心,若非是他用強硬手段壓制,只怕這些士卒早就嘩變了,雖然也有親信的將領和親衛仍然相信自己,可是他們除了徒勞地替自己辨白之外再也無能為力,而且大概只需晉陽一道旨意,自己就將孤立無援了飲料店吧,畢竟自己從未刻意籠絡過下屬,眾叛親離并非只有暴虐的首領才會遭遇到的窘況。送走蘇青的當日夜里,晉陽有緊急軍令到來,命自己固守陽邑,段無敵心知這是晉陽也對自己生出疑心,事已至此,他也無意辨白,所有的謠言可以說九成都是實情,只是增加了一些子虛烏有的細節,可就是如此才讓他百口莫辯。想來晉陽應該有所決定了吧,他心中泛起淡淡的苦澀。

這時,有人在外冷冷道:“段將軍,你為何還在這里?”

段無敵愕然抬首,一人推門而入,段無敵化驚為喜,上前施禮道:“原來是四公子,東海一行想必多有艱險,公子能夠平安歸來,國師必然大喜過望。”

秋玉飛望著段無敵黯然道:“我進城之時已經得知如今情形,你的處境未免太艱難了,縱然是我,若非昔日和你有相交之情,也會懷疑你的忠誠,而且說句實話,就算是你從前忠心耿耿,如今這樣地剪迫,只怕你也難以繼續忠于北漢,所以我雖然傳書師尊,希望他為你緩頰,但是恐怕沒有什么用處,唯今之計,你不若走了吧,就是去投了大雍,只要你不替他們來攻打晉陽,我也不會怪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