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便也趁機攻訐于你

唉,昔日朝中重武輕文,如今那些文官個個言辭激烈,好像若不殺你,飲料店社稷必亡,朝中勛貴武將雖多,但是庭飛昔日喜歡提拔寒門出身的將領,唯才是舉,令他們頗有微詞,如今庭飛殉國,他們便也趁機攻訐于你,哼,大敵當前,他們不想著如何對敵,還在排除異己,好像若有他們帶兵,就可以挽回危局一般飲料店,不知自量。段將軍,林碧無能,不能保住你了,只能爭取親來陽邑處置你,這樣也可保全你的體面。”

段無敵下拜道:“多謝公主殿下相信末將忠心,事已至此,公主不要為了末將生死和朝廷決裂,若是沒有公主擔任主將,只恐晉陽難守,末將縱死也不會怨恨王上和公主,就請公主下令將末將陣前斬首吧,若能夠保住社稷黎庶,末將就是遺臭萬年飲料店也無怨恨。”

林碧掩面道:“忠貞見疑,朝廷對你不飲料店起,你,你去吧。”

段無敵再拜叩首,然后舉步向門外走去,他剛走到門口,門外的林碧親衛要上前將他縛住的時候,林碧突然高聲道:“且慢。”

眾人都是一愣,向林碧望去,只見林碧神色堅毅非常,她斷然道:“段將軍,有我林碧在此,斷不能讓你無辜遇害,你立刻離開北漢吧,現在飲料店國內一片混亂,很多地方我軍已經撤退,而雍軍尚未進駐,你有很大的機會逃出去。去濱州吧,現在那里名義上還不是大雍所屬,而且現在大雍也顧不上緝拿你,從濱州轉道南楚,這是你唯一的生路,將飲料店來若能逐走雍人,你還有機會重回北漢的。”

段無敵聽到這里,竟然呆住了,他萬萬沒有想到林碧竟有如此擔當,人若有一線生機,又怎能不牢牢把握,方才秋玉飛勸他,他不想林碧疑他,因此不肯離去,如今林碧勸他,他心結既解,越想越是覺得可行,若能留得有用之身,還有為國效力之日,若是一死了之,不過是親痛仇快,而且現在除了林碧,也無人可以支撐危局,林碧只需說自己先行逃走,想來國主也不會怪罪林碧。

林碧見他情狀,不由一陣辛酸,但是想到此人忠心為國,不計毀譽的壯舉,仍然令她決定承擔放走“叛逆”的責難,她上前道:“段將軍,此地不可久留,國主或許會再派使者,到時候你就不可能脫身了,我知你一向廉潔,家無余財,這些金珠你帶著路上使用。”說著將一個錢袋塞到段無敵手中,這個錢袋里面是些輕巧的金珠,價值不菲而便于攜帶,臨行之前,林碧鬼使神差地帶在身上,或許當時她就有了這種想法吧,只是在方才她才終于下定決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