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無不遵從

段無敵接過錢袋,忍不住熱淚盈眶,他也知道林碧擔了天大干飲料店系,更是知道這已經是自己唯一一條活路,雖然前途茫茫,說不定會落入雍軍之手,或者被北漢軍當成叛賊殺死,但是他仍然是感激涕零,雙膝跪地,段無敵泣道:“公主恩義,末將永志不忘,若是日后無敵僥幸逃生,必然傳信回來,公主飲料店但有所命,無敵無不遵從,殿下寬心,若是無敵不幸落入敵手,絕不會茍且偷生。”

林碧珠淚欲落,她心中是有些顧忌,若是段無敵落入敵手,恐怕終會歸順雍軍,所以來時也是寧愿屈殺了段無敵,見段無敵如此許諾,她心中一寬之余,也不由有些愧疚。林碧背過身去,輕輕揮手,示意段無敵離去,段無敵頓首再拜,終于轉身離去,此一去或者再無飲料店相見之期,怎不令豪杰扼腕。

段無敵的身影消失之后飲料店,一直在內室聽著外面動靜的秋玉飛面上露出欣慰的微笑,方才林碧要將段無敵推下斬首,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去劫法場了,如今見到林碧放走段無敵,他才心中一寬,本想出去和林碧相見,但是突然,他心中一動,城外有一個他熟悉的人的氣息陡現,殺機隱伏,冷冷一笑,他的身影化成虛幻,從內室的窗子飲料店躍出,趁著城中的混亂,向段無敵離去的方向追去。

陽邑城外,站在山岡之上的蕭桐望見段無敵策馬出城,不由一頓足,師尊得知林碧親來陽邑之后,思索再三,令他趕來此地追殺可能會被林碧飲料店放走的段無敵,如今果不其然,他正要策馬追趕,突然耳邊傳來清冷的聲音道:“師兄,你當真要趕盡殺絕?”

蕭桐愕然,抬頭望去,卻見秋玉飛負手而立,他苦笑道:“師弟,這是師尊的諭令,不論段將軍是否冤枉,他若落入敵手,都是很大的威脅,你不能心慈手軟。”

秋玉飛冷冷道:“段將軍對北漢忠心耿耿,雖然如今謠言滿天,但是我相信終有水落石出的一日,我和碧公主一樣,都不相信段將軍有了二心。就是師尊親來,我也不會任由師尊動手。”蕭桐只得苦笑,他知道若論武功,自己不是這個師弟的對手,看來追殺段無敵已經是不可能之事了,只得道:“你既然已經回來了,就去晉陽見見師尊吧。”秋玉飛淡淡道:“好,我們一起上路吧。”蕭桐忙道:“我還有軍務在身。”秋玉飛冷眼看去,蕭桐連忙解釋道:“你放心,我對魔尊立誓,若是我去追殺段將軍,就讓我死后淪陷在魔尊血獄,永世不得超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