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吟誦之人是那個背對自己之人

就在這時,只聽有人接著這一句開始吟誦起來,那人聲如金玉,意韻悠長,段無敵聽得入神,住杯不飲,那人吟到“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詬。伏飲料店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一句,段無敵心中越發痛楚,直到那人吟道最后一句“亂曰:已矣哉!國無人莫我知兮,又何懷乎故都!既莫足與為美政兮,吾將從彭咸之所居!”的時候,段無敵才突然清醒過來,鄉村野店,商賈中飲料店人怎會有人吟誦屈子詩篇,他抬目望去,只見對面仍然是那幾個客人,其他三人都在默默飲酒,想必吟誦之人是那個背對自己之人。

或許是感覺到他的目光,那個灰發人轉身過來,笑道:“在下見將軍痛心疾首,不能吟完整篇,一時飲料店見獵興起,替閣下吟誦完全,想必是打擾了將軍飲酒,還請恕罪。”

段無敵心中一跳,這人如何知道自己身份,他仔細瞧去,只見這個灰發人兩鬢星霜,但是相貌卻是儒雅俊秀,豐姿如玉,飲料店仍然是青年模樣,而且氣度閑適,令人一見便生出敬慕之心。這人的身影自己竟然有熟悉之感,心中靈光一現,段無敵只覺得口中苦澀非常,將杯中烈酒一飲而盡,他平靜地道:“段某何幸,竟然勞楚飲料店鄉侯親至。”

我對段無敵識破我的身份并不覺得奇怪,畢竟我這種少年白發的形貌也太容易辨認,扮作商賈和兩個保鏢都是這次隨軍的白道高手,他們身上沒有軍旅中人的氣息,這才瞞過了段無敵的耳目,如今見我身份泄露,立刻站起身護在我身邊,而里間的門簾一挑,李順緩飲料店步走出,在他身后,扮作店主和伙計小三的兩個密諜也恢復了彪悍的神情,店門處更是多了兩個身影,正是蘇青和呼延壽,店外隱隱傳來壓抑的呼吸聲和兵器出鞘的聲音,顯然這一座野店已經成了天羅地網,而段無敵正是網中鳥雀,再無逃生之路。

段無敵心中也明白如今的局勢,事到臨頭,他反而沉靜如山,只是緩緩替自己又倒了一杯酒,舉杯相邀道:“自從侯爺東海復出以來,我軍屢次遭遇挫折,譚將軍、龍將軍先后殉國,石將軍被迫自絕,段某落得一個叛國罪名,卻又落入侯爺陷阱,侯爺智謀果然是驚天動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