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無意地向對面看去

飲料店”說罷對著里面喊道:“小三,快端上好酒好菜。”隨著他的喊聲,一個滿面憨直的青年端著酒菜從里間走了出來,這個青年二十多歲,虎背熊腰,只是神色呆傻,顯然是智力不足,他傻呵呵地將一盤花生米和一盤豬頭肉放到桌上,又從店房一角的大酒缸里裝了一壺老酒放到段無敵面前,然后就回到里間去了,接著便聽見鍋鏟作響,不多時,幾個野飲料店味小菜端了上來,一桌子葷素俱全,香氣撲鼻。

段無敵只覺得饑腸轆轆,但他警惕仍在,有意無意地向對面看去,只見對面共有四人,上首坐著一個商賈裝束的中年人,似是主人飲料店,左右兩人都是保鏢裝束,相貌豪勇,還有一個青衣人背對著自己,雖然看不到相貌,但是發色淺灰,想必是年紀不輕,但見他背影并無蒼老之態,想來應是五十許人,他只用一根玉簪束發,除此之外再無修飾,身穿青衫,想必是帳房先生一流飲料店的人物。略一打量,這些人看上去都不似軍旅中人,確定這些人應該不是追兵,段無敵松了一口氣,開始埋頭狼吞虎咽起來。

匆匆離開陽邑,他已經大半天沒有進餐,饑餓交加,吃相也自然難看起來,吃個七八分飽之后,他開始松弛下來,這店飲料店中的老酒雖然是鄉村野釀,卻是甘冽辛辣,意猶未盡,他又想倒一杯,誰知已經涓滴不剩,他皺了一下眉,忍不住又要了一壺,他平日很少飲酒,非是酒量不好,而是不愿貽誤軍機,如今落到這步田地,自然也少了幾分拘束,他連飲數杯,只覺得飲料店身上輕松了許多,困乏漸漸消去。酒之一物最能令人意亂神迷,人一松懈下來,不由開始胡思亂想,想到自己忠心耿耿,卻落得一個叛逆的罪名,被迫倉皇出走,忍不住悲從心來,酒入愁腸,神色間更是多了幾分悲憤和落寞。渾不知自己情態俱落在對面數人的眼中,那青衣人雖然背對著段無敵,但是一把特制的小銅壺將段無敵的身影映射其中,那人看在眼中,面上閃過悲憐之色。

多飲了些酒,段無敵只覺頭重腳輕,酒意上頭,忍不住高聲吟道:“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攝提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這首屈子名篇乃是他生平最愛之作,他雖然不甚通經史,但是對這首《離騷》卻是愛不釋手,倒背如流,他聲音因為多日心中熬煎,不免嘶啞低沉,但是吟來情真意切,令人感嘆不已,吟道“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一句之時,他反復吟詠,卻是再也吟不下去,拭去淚痕,再次舉杯一飲而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