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此意乃是讓段無敵自絕

就在他拔出匕首的瞬間飲料店,蘇青手中一枚雙鋒針將欲射出,但是她心中閃過一個念頭,與其讓他受盡屈辱,不若讓他死了吧,她垂下眼簾,沒有發出原本想要射傷段無敵手腕的一針。可是當她耳中傳來痛苦的呻吟聲之時,驚訝地抬頭,卻看見李順左手捏住段無敵咽喉處,匕首已飲料店經到了李順右手。蘇青心中一緊,目光流轉之處,卻看到一雙溫潤的眼睛饒有興趣地看著自己,心中一震,雙鋒針墜落塵埃。

收回目光,將方才那有趣的一幕藏在心底,我揮手讓李順退下,溫和地道:“段將軍,屬下無禮,請勿見怪。”

段無敵頹然軟倒,酒意和方才呼吸中斷讓他頭暈目眩,任憑李順解去他腰間長劍,然后一杯烈酒灌入他的口中,他再次清醒過來,微微苦笑,抬頭看飲料店去,卻見那俊雅青年站在自己面前,手中拿著一塊絲巾,而在他身后一雙冰寒的眼睛冷冷看著自己,段飲料店無敵只覺得心頭發寒,就如同被毒蛇盯上的青蛙一般,不敢擅動。他心知自己稍有不妥舉動,便當真會陷入生死不能的窘境,接過絲巾,拭去面上污痕,他心中清明,想要擺脫這種景況,只有一個方法。

望向江哲,段無敵沉聲道:“我曾和秋四公子促膝詳談,對侯飲料店爺為人略知一二。世人雖道侯爺狠毒,我卻認為侯爺乃是性情中人,南楚德親王待侯爺涼薄,但是侯爺卻始終沒有惡語相加,侯爺為了大雍天下鞠躬盡瘁,死而后已,這種種情事,天下皆知。想來侯爺飲料店昔日面對鳳儀門主之時,也有不計生死毀譽的勇氣。段某不才,縱然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有面對的勇氣,絕不會屈膝投靠,只是侯爺既然對段某頗有愛惜之處,又何忍迫段某如此,若能成全段某忠義,段某九泉之下也當感激不盡。”

我微微一嘆,望進段無敵雙目,只覺他目光堅忍,毫無懼意,我心中越發苦澀,知道這一次當真是徒勞無功了。這時蘇青上前一步,語氣有些凄楚,道:“侯爺,末將請您成全了他吧。”此言一出,段無敵忍不住望向蘇青,目中滿是感激之色,蘇青心中越發傷痛,側過頭去,不愿見此情狀。

我輕輕搖頭,退后幾步,轉過身去,李順心中了然,將長劍遞還,也退后幾步。蘇青心中一痛,知道此意乃是讓段無敵自絕,不忍旁觀,她輕輕后退一步,側過臉去。呼延壽見到,輕輕平移半步,遮住蘇青大半身形,他心中忐忑,方才蘇青履有不當之舉,他擔心若是段無敵自絕之時,蘇青若有什么強烈反應,會遭到江哲猜忌,所以才將她身形擋住。

段無敵心中半是歡喜半是傷悲,起身一揖道:“多謝侯爺恩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