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雍可以全力對付北漢

我坐在馬車當中,兩側簾幕挑起,沐浴在北地和煦的春guang之中,在五千鐵騎的保護下,我跟飲料店本不擔心會有人來行刺,反而飽覽沿途風光,悠閑如同春日出游。在我啟程北上之時,李顯和長孫冀已經合兵一處,大舉向晉陽推進,現在北漢根本沒有辦法派出一支千人以上的軍隊越過雍軍的重重封鎖,只需代州事了,大軍合圍,就可以開始最后飲料店的攻勢。更何況東川事了,大雍可以全力對付北漢,強弱懸殊,勝算可期,想到此處,就是我也不免有些志得意滿。

這時,耳邊傳來輕嘆之聲,我回頭一瞧,李順面上露出淡淡的愁容,不由瞪大了眼睛,這家伙就是和鳳儀門主交手,也沒有露出發愁的神色,今日卻是怎么了飲料店,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李順憂慮地道:“公子,從前兩軍勝負未分,魔宗宗主自然不會輕易出手,如今大局已定,京無極豈會再袖手旁觀,慈真大師在皇上身邊護駕,齊王殿下身邊也有少林高手保護,而公子身邊卻只有我一人,就連張錦飲料店雄他們公子也沒有帶在身邊,而魔宗弟子如段凌霄、秋玉飛者也都是先天高手,若是他們一起出手,別說公子身邊只有五千鐵騎,就是再多上一些,也難免會被他們近飲料店身攻擊,其實公子就是再抗旨幾次又有什么關系,總好過這樣涉險。”

我不以為意地道:“你過慮了,魔宗是何等人物,就是想要刺殺,也是對著皇上和齊王殿下,畢竟如今想要挽回局勢,除非這兩人出了什么意外,我如今已經沒有那么大的價值了,行刺我就是成功了,最飲料店多也是激怒皇上和齊王罷了,除非是純粹泄憤,否則行刺我全無道理。”

李順苦笑道:“公子,有些人行事是沒有道理的,魔宗這樣的人做出事來,怎會次次被人料中。”

我正要勸解于他,突然耳邊驟然響起三聲琴音,琴聲錚錚,猶如驚雷入耳,我只覺心頭血涌,身形一顫,李順的手掌已經按在我的背心,真氣渡入。

接踵而來的連綿不絕的琴音,絲絲如縷,明明聲音不高,卻是清晰入耳,從何而來,只是仿佛彈琴人就在身邊一般,琴聲明麗中透著隱隱愁緒,仿佛凍結的冰河,陽光下晶瑩剔透,美不勝收,河面下卻是殺機隱隱,兇險暗藏。琴聲越來越激越,大軍駐足不前,人人都覺得這琴聲排山倒海而來,明明己方是重兵環繞,卻覺得如同滄海孤舟,無依無靠。

就在這時,那一輛被重重保護地馬車上傳出了如泣如訴地樂聲,非絲非竹,卻是清越纏mian,那琴聲激越高亢,那樂聲卻是一絲不絕,纏繞在琴聲之上,遇強愈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