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不肯輕輕將我放走

當日江某雖然有些俗事牽掛,可是卻也用不著替人效命,所以我下定決心,不肯效命雍王,甚至百般刁難,逼得雍王殿下不得不放手。殿下雄才大略,自然不肯輕輕將我放走,不得飲料店已下了決心賜我一死。”

聽到此處,段無敵深吸一口冷氣,得悉這樣的隱秘,他也不由生出興趣,問道:“那么侯爺又怎會投效飲料店了雍王殿下。”

我傲然道:“江某當日自然有保命的妙策,世間霸主,對人才多半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我迫使雍王賜以毒酒,就是想假死逃生,到時候天地任我逍遙,待我凡塵事了,若還留得命在,便尋一個清凈所在飲料店,了此殘生,此乃人生快事。”

說到此處,我不由露出感慨神色,繼續道:“不料我江哲自信可以料盡世人心事,卻終于輸給了雍王殿下,殿下竟然千鈞一發之際,傾去毒酒,金盔盛酒壯我行色,江某不才,也知道世人少有能與我抗衡者,殿下卻能輕輕放過,如此仁愛之主,飲料店我焉能為了小節辜負大義,所以我終于稱臣于殿下,從此君臣相得,如魚得水,以至于今。”

段無敵眼中閃過一絲傾慕,但他很快就道:“大雍天子雖然仁愛,但是畢竟非我北漢之主,若是侯爺以為如此可以說飲料店服段某投降,請恕段某不識抬舉。”

我搖手笑道:“非是如此,將軍心志之堅,當時無雙,我知道將軍斷然不肯負了北漢社稷百姓,我也知道將軍請自絕,是因為不相信我會放將軍離去。”

段無敵默然不語,這本是顯而易見的飲料店事實。

我淡淡道:“的確,將軍乃是名將之才,對北漢又是忠心耿耿,若說我肯放過將軍,實在是無人肯信,可是江某方才想起昔日之事,皇上當日愛才惜才,饒我性命,也是斷無可能之事,我深慕將軍為人,今日放過將軍,又有什么不可以的,所以只要將軍答應我一件事情,我就放將軍離去。”

段無敵目中露出懷疑和期望混雜的神色,卻仍是默然不語。

我再次肯定道:“江某此心天日可表,將軍只需答應我一事,我就放將軍離去。”

段無敵猶豫了一下,問道:“請侯爺吩咐,不過有些事情段某是不會答應的。”

我心中明白,道:“你放心,我必然不為難你,我知道你此去是想從濱州轉道南楚,你若是答應不去南楚,我就放你離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