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厚度就知道下面鋪著厚厚的地氈

穿過田間小道,繞過一個小山坡,背風處的矮坪早已被人平整清理過了,一座營帳扎在其上,和可以遮風避雨的軍帳不同,這營帳的帳幕都是白色絲幕,在陽光的映照下幾乎可以一眼看穿,帳飲料店門處未有遮擋,可以清晰的看到帳內情景飲料店。數丈方圓的營帳內,地上鋪著厚厚的華美溫暖的羊毛地毯,只見厚度就知道下面鋪著厚厚的地氈,足可以將地底的寒氣隔斷,帳內沒有椅子,只是有四五個錦緞為面的蒲團,和幾張樣式古樸大方的矮桌,營帳一角,青飲料店銅香爐中正升起裊裊幽香,雖然陳設簡單,可是每一件都是精美非常,透出這里的主人不同于流俗的氣度。

呼延壽等人可全然沒有欣賞的心思,雖然礙著帳內主人的威勢,他也不敢令虎赍衛接近營帳,但是卻是四散開來,將營帳隱隱圍住,我微微一笑,雖然知道此舉純屬無用,但是卻也不愿出言勸阻,就讓他們心安一點不好么。走到帳前,我看看里面華貴的飲料店地毯,再看看滿是泥土的絲履,微微一曬,索性丟掉鞋子,徑自走入帳中,對著那坐在正中主位,相貌儒雅斯文,氣度雍容的藍衫中年人深深一揖,道:“末學江哲,拜見宗主,晚生仰慕前輩已非一日,今日陌路相逢,蒙前輩寵召,當真是幸飲料店何如之。”

京無極的目光定定的落在眼前這青衣青年身上,一襲普普通通的青衫,衣衫下擺尚有泥土的痕跡,絲履已經脫在帳外,頭上未戴巾冠,只用一根玉簪綰住灰發,哪里像一個身份貴飲料店重的大雍侯爵,駙馬都尉,倒似是山野書生,無拘無束,明明面對著自己這個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取其性命的強敵,但是容色淡淡,似乎全無生死之念,仿佛他只是來拜會一個至親長輩一般隨意自然。

唇邊露出一絲微笑,心中卻是微微嘆息,京無極伸手虛攙,道:“江先生不必多禮,貴客遠來,風塵仆仆,京某不過是略盡地主之誼罷了,請坐。玉飛,請江先生用茶。”

我直起身,揀了一個蒲團坐了,李順則是第一時刻站到我身后去,雖然不諳武功,可是我能夠感覺到他身上的劍拔弩張的氣息。輕輕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感覺到他身上的緊張氣息突然消失不見,恢復成往日的平靜淡漠。就在這一瞬間,我感覺到京無極略帶贊許的目光掠過。防若未覺,我抬起頭,看向一身黑衣,端著茶盞單膝跪在我面前,神色端凝的秋玉飛,笑容滿面地道:“玉飛賢弟,多日不見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