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首在那充滿男子氣息的胸膛上

”望著林彤輕嗔薄怒的神情,赤驥只覺得心中一甜,他能夠聽得出林彤話語中的微微酸意,就是身邊那些經過的代州軍勇士,望向兩人的目光也是充滿了笑意,連續五天五夜,蠻人幾乎是不停息的進攻,兩人初時并飲料店肩作戰,不知多少次從敵人手中救下對方,到了后來,赤驥表現出了頗為驚人的軍事才能,所以他和林彤開始輪流指揮軍隊御敵,這之后的整整三天,兩人就只能在叫醒對飲料店方的時候說上幾句話,可是卻絲毫不覺的孤單,仿佛對方就在自己身邊一般。在這生死不由自主的時地,兩人都刻意忘記了之間的重重阻隔,除了林彤總是嫉妒赤驥對江哲的極度崇拜之外。

赤驥坐飲料店起身來,側耳聽去,并沒有喊殺聲,想必蠻軍還沒有攻城,伸出手臂攬住林彤的纖腰,輕輕用力,林彤促不及防,被他拉入懷中,北地民風豪爽,周圍的軍士不以為忤,反而都高聲打起呼哨了,林彤滿面通紅,一州撞在赤驥的胸口飲料店,赤驥一聲痛呼,林彤立時想起前日赤驥胸前受了箭傷,不由心中一軟,赤驥趁機將林彤緊緊抱在懷里。林彤嬰寧一聲,埋首在那充滿男子氣息的胸膛上,羞赧難言,混不似可以指揮千軍萬馬的女將軍,赤驥心中一顫,原本的調笑之意轉為一腔柔情。

飲料店時,林遠崇從遠處跑來,高聲道:“郡主,王兄弟,侯爺請你們過去。”赤驥和林彤都是慌慌張張地跳了起來,林彤幾乎沒有面對身邊的長輩和同袍的勇飲料店氣,低著頭一路小跑,不一會兒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赤驥卻是有些猶豫不安,代州侯林遠霆是什么人物,鎮守代州多年,令蠻人不能南下一步,雖然如今年老多病,但是虎老雄威在,更何況他是林彤的父親,赤驥心中忐忑不安,望著林遠崇,就是沒有勇氣走出一步。

林遠崇笑道:“哎呀,怎么驍勇善戰的沙場勇士如此靦腆呢,放心,我族兄豁達得很,不會計較你調戲彤兒的事情。”

赤驥望望城外血流遍野的慘況,吞吞吐吐地道:“這個,郡主現在去見林侯爺,萬一蠻人現在進攻,我還是留在這里吧。”這時,強而有力的巨掌重重地拍在他肩上,一個蒼老中透著矯健的聲音道:“小子,放心去吧,有我這把老骨頭在,守上一兩個時辰還是沒有問題的。”赤驥露出苦笑,沒有回頭也知道來人正是代州的齊老將軍,上上下下誰敢和這位戎馬一生,渾身是傷痕的老將軍爭辯,可是真的要去見林遠霆么,赤驥心中猶豫難決。

林遠崇眼中閃過寒芒,冷冷道:“怎么,你不想去見侯爺,莫非你對郡主只是逢場作戲么?”

赤驥打了一個寒戰,低聲道:“就是侯爺同意又能如何,我違背公子訓誡,雖然公子開恩,放我來到代州,但是日后公子若是召我回去問罪,我亦不能反抗,而且蠻軍勢大,雁門危殆,就是退了蠻軍,對著雍軍又怎么辦呢?”

他的聲音很低,但是齊老將軍和林遠崇都聽得清清楚楚,兩人眼中都閃過迷茫之色,這何嘗不是兩人心中幾乎不敢去想的隱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