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將雁門關所有上下通行的道路封死

沖上城頭的雪狼軍本已養精蓄銳多日,城上的疲軍怎是他們的對手,幾乎是飲料店一轉眼的功夫,他們已經沖破了重重防線,向著坐在高處指揮作戰的林遠霆撲去,擒賊先勤王,斬殺林遠霆乃是完顏納金之命,他們自然都想爭奪這個功勞。

飲料店林遠霆蒼白的面上露出一絲紅暈,手一揮,在暗處隱藏了一日的伏兵沖了出來,截斷了雪狼軍的退路,為首的正是林遠崇,這支伏兵乃是整個雁門關中最精銳的勇士組成,這一日不論關上如何苦戰,他們都只能隱在暗處不能援手,眼看這同袍親人慘死,早已令他們生出誓死雪恨之心,就在他們沖出的一瞬間,飲料店早有軍士將事先準備好的黑火yao點燃,劇烈的震顫和轟鳴之后,已經將雁門關所有上下通行的道路封死,這是林遠霆準備的死局,要將格勒飲料店部賴以威懾各部的武力鏟除,這樣蠻人將再度分裂。與此同時,雁門關的城門緩緩打開,露出了不設防的軟肋。

面對著眼前的盛宴,蠻人各部酋長大喜,只道是雪狼軍已經成功地奪取了關門,就連完顏納金也忽略了城頭上的異常,一馬當先的沖入了雁門關,對城門處拼死血戰已經被蠻軍逼到絕境的代州軍看也不看一眼,徑自揮刀想殺上城頭,可是一眼看到碎石堵塞的蹬飲料店道,完顏納金心中一寒,也無心去想為什么代州軍將城頭和關下隔絕,大聲喝道:“退,退。”可是他的聲音淹沒在蠻軍興奮的高呼聲中,完顏納金再也無法如臂使指的指揮被勝利沖昏了頭腦的軍隊,被身后的軍隊脅裹著前沖了將近幾飲料店百丈,完顏納金近乎絕望地看到了一支整裝待發的鐵騎,策馬站在最前面的正是赤驥和林彤,伴隨而來的則是疾雨一般的箭矢,蠻軍和代州軍多次交戰,每次若是中了代州軍的圈套,就往往損失慘重,更何況如今主持雁門關軍務的就是他們心中最畏懼的林遠霆,不由有些慌亂,前面的蠻軍拼命向后退,想回到他們占據優勢的平原,而后面的蠻軍尚不知道前方的變化,仍然向前沖殺。

就在蠻軍陷入混亂的時候,在親衛保護下后退的完顏納金耳邊傳來弩機的聲音,他下意識地俯下身軀,想避過隨之而來的弩箭,可是混亂的戰場上突然響起一串高亢的呼哨,他座下的戰馬聞聲突然揚蹄而立,完顏納金促不及防,身形暴露在弩箭的攻擊范圍之內,劇烈的疼痛襲來,他才聽到弩箭穿透自己甲胄的聲音,耳邊傳來親信部將的驚呼聲,近距離的強弩攢射,乃是白發百靈的閻王帖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