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青衣人也依例拜祭

代州眾人幾乎都已經知道赤驥身份,飲料店心中均涌起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望向兩位前來吊唁的客人的眼神也變得驚疑不定。

這時,兩個青衣人也依例拜祭,禮畢之后,那為首的中年人長嘆道:“朕素聞代州林氏世代鎮守邊關,勇烈無雙,只可惜晚了一步,不能親見林老將軍一面,今日親來拜祭,也是稍減心中遺憾之意,少將軍和郡主尚請節哀,今后朕尚需倚重林家鎮守代州。”堂上眾人無不嘩然,竟然是大雍之主李贄親來吊唁,如飲料店今代州已經落入雍軍掌握,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想不到李贄竟然如此禮敬林家,怎不令眾人感激涕零。也有人目光落到那灰飲料店發青年身上,青年華發,氣度閑雅,又得赤驥、林彤如此禮重,除了楚鄉侯江哲還會是何人。既然知道李贄和江哲兩人身份,不用問也知道那兩個青衣人必是隨行的高手,而那相貌陰柔秀飲料店雅的少年,多半就是天下聞名的邪影李順。

既然已經得知來人身份,眾人都望向林彤,雍帝親臨,如今林彤乃是代州主將,理應上前叩見以示忠誠,只有這樣,才算是正式歸降大雍,可是林彤年輕氣盛,人人都擔憂她不肯屈膝請降,若是惹怒雍帝,只恐林家將要遭遇覆頂之災。不料林彤神色冷靜非常,膝行上前一步道:“陛下白衣吊唁飲料店,林氏滿門皆感激不盡,父親遺命臣等歸降大雍,罪臣林彤暫代主將之職,今日便在父親靈前立誓,代州軍民從此歸順,絕無異心,只是兩位兄長和姐姐尚在晉陽,他們尚不知此事,罪臣也不能勉強兄姐行事,尚請陛下恕罪。且家母飲料店身份不同,如果陛下有意加罪,林彤自請代母承受。”

眾人聽林彤如此說,雖然是實情,卻都心中不安,擔心雍帝震怒,李贄卻是微微一笑,道:“嘉平公主亦是巾幗英杰,代州軍陷于晉陽者,朕自有處置,林卿不必憂心。至于令堂,雖然是北漢長公主,然而與軍國大事并無關聯,且是林侯遺孀,朕豈會無端加罪。”到了此時,林彤方覺得渾身一松,誠心誠意的叩首道:“陛下寬宏大量,臣林彤率代州將士,叩見皇帝陛下,萬歲萬萬歲。”眾人皆拜,行了三拜九叩大禮,不多時,消息傳出靈堂,只聽見外面代州軍民皆呼“萬歲”,聲音驚天動地,由近及遠,初時還只有林府附近的軍民高呼,到了后來,滿城皆是呼聲,聲音直入云霄,直到此刻,仍然在代郡之外嚴陣以待的雍軍將領們,才終于放下了心中大石。至此,代州終于徹底降了大雍。

赤驥只覺得多日緊張的神經終于松懈下來,想起當日辭別公子前來代州之事,幾乎是恍若隔世,想不到自己竟然活了下來,代州林家也沒有遭到雍軍清洗,自己和林彤居然順利地成了夫妻,令他有一種如在夢幻中的感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