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最前面的一人身穿素衣

這些將領和官員都在下面竊竊私語,飲料店有些事情終究是要面對的,可是卻無人能夠忍心去和林氏兄妹說及此事。赤驥微微一嘆,走到林彤身邊,柔聲道:“彤兒,你這些日子太辛苦了,到后面休息一下吧。”林彤抬起頭來,眼中閃過悲色,道:“驥郎,明日我就帶著眾將去忻州覲見,正式遞上降表,答應父親的事情,我不會反悔,你也不用擔心我會和大雍為敵,無論如何,代州能夠守住,都有雍軍的功勞。”

赤驥沒有說話,只是輕飲料店輕拍了拍林彤的香肩,他能夠說什么呢,即使明知這少女說出這番話時心痛如死,卻也只能看著瞧著。

正在靈堂上眾飲料店人聽聞林彤的話語,都在黯然神傷的時候,門外有軍士來報,說是有客人前來吊唁,林彤皺眉道:“不是早就有令么,凡是前來吊唁的皆可直接入內。”那軍士道:“啟稟郡主,來人不是飲料店我們代州人,屬下見他們頗不尋常。”林彤淡漠的一笑,道:“怕甚么,難道現在我們還有什么顧忌么,請客人進來吧。”軍士唯唯應諾,退了下去,不多時一行人直向靈堂而來。

代州眾人都是用目瞧去,設祭已經多日,代州各地凡是有些名望聲威的人幾乎都已經親自前來拜祭或者遣人代祭,怎么這時候還有人前來祭靈,目光落到來人飲料店身上,人人心中都生出不同尋常之感。來人共有四人,走在最前面的一人身穿素衣,大概三十五、六歲的模樣,相貌威武雍容,氣度恢宏,大步流星,有龍行虎步之姿,令人不敢正視,而在他身后半步隨行的則是一個灰發男子,兩鬢飲料店星霜,卻是相貌儒雅俊秀,素衣儒服,灑脫不群。在兩人后面并肩而行的是一個相貌平平的中年人和一個相貌清秀陰柔的少年,皆是穿著青衣,從衣著和位置來看,恰似兩個仆從,可是在代州眾人看來,那青衣中年人走起路來點塵不驚,雙目神光隱隱,一對上他的目光,便覺得五臟六腑似乎都被看透徹了一般,那青衣少年雖然看上去似乎不會武功,但是只是看他一眼,便覺得仿佛數九寒天被人澆了一頭冰雪一般渾身冰冷。眾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這四人來歷,這時堂上傳來一聲驚呼,眾人看去,卻是林彤和赤驥雙雙所發,赤驥神色滿是震驚和慌亂,林彤也是滿面驚容。

這時,那為首的中年人上香之后,對著靈位行了一揖,他并未下拜行禮,可是不知怎么,代州眾人都覺得理所當然,林澄儀、林彤和赤驥也都下拜還禮,只是赤驥神色仍然惶恐,林彤則是珠淚盈眶,神情震動。

然后那素衣書生上香拜祭,還禮之時,赤驥卻是退了一步,以示不敢受禮,林彤望了赤驥一眼,輕嘆一聲,也是退了一步,和赤驥雙雙還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