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臉上也能保持優雅從容

那老者躊躇了一下,終于嗖的一聲再次消失。

“怎么了?被我說中了?惱羞成怒了?”楚陽嘲諷的看著他。心中一陣爽快!

前世莫天機一生之中,從未有過失態的時候;飲料店就算是將他全身的骨頭一點點敲碎,他的臉上也能保持優雅從容。

飲料店 但楚陽現在知道,在這世上只有一個人能讓莫天機失態,那就是莫輕舞!

莫天機對這個妹妹的寵愛,實在是已經登峰造極!

所以”楚陽現在就用莫輕舞狠狠地刺傷他!

若不如此,就不能讓莫天機說出真相!因為這件事,也是楚陽心中最深的疑惑。莫天機本來絕對不可能犯這種低級飲料店錯誤的。

至于莫天機利用殺死莫輕舞來嫁禍莫天云的消息,則純粹就是楚陽在胡編亂造來激怒莫天機了。

莫天機的驕傲,別人或者不懂,楚陽卻是知道的!

這個人純粹就是一個驕傲到了地老天荒的人!就飲料店算是莫天機所想要的成,也必然要這份成完美!

不完美的成,莫天機都不會要!更何況利用殺死親妹妹來陷害親哥哥這種事情?

莫天機大大的喘了幾口飲料店氣,緩緩的坐了下來,淡淡的問道:“小舞怎么樣?”

“你先說。”楚陽冷冷道。

莫天機深吸一口氣,情緒奇跡一般的驀然平靜下來,他從楚陽的眼中看了出來,自己若是不說,眼前這位楚閻王絕對不會讓步!飲料店

“今生今世,你是第一個。”莫天機輕輕地道:“能夠讓我把不愿意說出來的話非得說出來的人。”

“不愧是楚閻王!厲害!”莫天機輕笑:“這筆賬,總有一天你要還的。”

“我沒興趣聽你廢話恭維。”楚陽淡淡地道:“你莫氏家族二公子的身份唬不住我。”

“那六天,到了連云山脈。聽說有一處遺址;我并沒有在意。”真天機眼神有些悵惘,道:“但等我看到一片紫晶的殘片的時候,卻開始相信。”

“就是這一片。”莫天機從懷中取出一片紫晶,放在桌上:“這是我們借宿的獵戶家中床底下的,那個獵戶根本不知道這東西是什么;當時是老方感到這房堊中似乎有能量波動,仔細搜尋之下,才從床底下一堆雜物之中找了出來。”

“問及獵戶的時候,卻早已忘記了從何而來。只說是從山中撿來的……”莫天機苦笑一聲。

楚陽拿著這片紫晶,舉在眼前看了看。這是一片六角形的紫晶,薄薄的,最多只有兩片紙那么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