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光如雷靂爆發

第十三章 我就是真兇,咋地?!

這一瞬間,劍光如雷靂爆發!劍氣如山崩地裂!

這一瞬間……

懵了!

大家都懵了!

飲料店 楚飛凌懵了,他原本以外,這小家伙也就走出出氣,大吼一聲就要跳到自己身后尋求保護了:所以楚飛凌也做好了準備接應。

反正對方已經死了一個人,那恐怖的陣法貌似是使不出來了。既然如此,以楚飛凌那刀皇飲料店九品的修為,還真不懼剩下這八個!

但萬萬沒想到這家伙毫無征兆的就動了手!而且居然飲料店是如此狂暴!

剩下的七個刀皇也懵了:我操,剎那間一眨眼的功夫這個可憐兮兮的少年搖身一變成了催命閻王?

最懵了的,當然就是夜染墨夜大刀皇!

他老人家正在滿腔憤恨的側著腦袋準備聽這小家伙說出他最感興趣的消息的時候,正是飲料店毫無防備的時候,突然間凌厲到了極點的劍氣就如同山呼海嘯一般在自己腦袋邊上爆發了!

這下子是真的悲劇了!

夜染墨狂叫著,在劍光中不斷的哆嗦痙攣掙扎楚陽下手,九劫劍建功,如何能手下留情?可以這么說,楚大少前世今生兩輩子加起來就從來不知道什么叫做手下留情!

劍光如雨,噗!第一擊就先干掉了夜染墨的一對正充滿了強烈的求知yù的眼睛。

夜染墨狂叫聲剛剛發出、

后續的劍招已經完全爆發!

刷刷刷!

刷刷刷!

夜染墨伸手護住腦袋,但刷刷刷,九劫劍何等鋒利,百分之一秒的時間里夜染墨的兩根胳膊就變成了白骨棒子,然后粉碎。

噗的一聲,夜染墨的xiōng膛出現了一個大洞,這是1屠盡天下又何妨,建功了。

眾人都是如同被雷劈傻了的鴨子,呆怔怔的看著夜染墨在劍光中痙攣著,好好的身體一下子就千瘡百孔,下一刻就是腦袋直接變成了血肉全無的骷髏頭,緊接著渾身就全部變成了骨頭架子,然后刷的一下,漫天猩紅sè飄飄揚揚……

夜染墨直接不見了!

不得不說,夜染墨堂堂一位六品刀皇”卻是如此憋屈的死在暗算之下,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額,應該說,連還手的念頭都沒有升起來,就掛了!

若是夜染墨死后有知,恐怕會氣得活過來接著又氣死一次!

最離譜的是夜染墨已經不見了,那縱橫交錯的劍光居然還收不住勢的又在這一片充滿了氤氳血肉的空氣里面狂劈了一頓。

卻是不能讓他們看到的

若是剩下幾個到來看到這兩截斷刀,必然會提防自己的神兵利器。

這一節,卻是不能讓他們看到的!

一聲長嘯飲料店遠遠傳來,緊接著就見到半空中一道青碧sè的光芒流星般飛來!在青碧sè光芒身后,還有八道光芒搖曳而來!

楚飛凌猛地落下,叫道:,“1卜兄弟,你無恙吧?飲料店”突然看到了黑衣老九慘不堪言的尸體”突然一聲驚呼,張大了嘴倒退兩步:,“你你殺的?!”

聲音之中充滿了不可置信之意!

楚飛凌飲料店一生之中也沒有這樣驚詫的時候,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啊!

天啊,誰來解釋一下這是怎么回事?一個三品的刀皇追殺一個二品的劍王,居然放個屁的功夫就死了?

我我……我不是在做夢呢吧?

,“嗯……”楚陽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楚飛凌直接石化了!

刷刷刷,夜飲料店染墨等人落了下來,扭頭東張西望:,“怎么只有這個小

畜生在這里?老九呢?跑哪里去了?”

突然間一聲驚叫,黑衣老八井抖索索的指著地下”尖叫一聲:,“老九?!”

另外幾人這才發現,地下一片血肉模糊之中,那活生生的被分了尸的尸體,竟然就是自己的九弟!

不由的同時一陣驚呼,夜染墨暴跳如雷:“是誰殺了我的九弟!有種的站出來!”

另外七個人同時拔刀四顧”眼神凜冽而悲憤!

四周空dàngdàng,連回音都沒有。一陣風吹過來,黃沙漫卷。

八個人打破頭也不敢相信,自己的九弟是面前這個小小的蝦米一樣的二品王座少年殺的:因為那絕不可能!

三品皇座,怎么可能死在二品王級手里?就算是蠢如豬,也不會向這方面聯想啊……

那么”既然不是他殺的,楚飛凌是自己等人看看來到的,那就必定等有其人!

此人是誰?

夜染墨仰天狂嘯,破口大罵:,“操你奶奶!敢殺人不敢承認嗎?

你出來!你這個藏頭lù尾的卑鄙之徒!你這個趁人之危的無恥小人!你這個千刀萬剮的……”

另外七人也是破口大罵,睚眥yù裂”情緒jī動。

毫不放松的跟上

第十二章 真兇是誰?【四更飲料店!求月票!】

黑衣老九慘叫如泣,捂著肚子的左手瘋狂出擊,但楚陽臉sè沉靜,

目光冷酷,毫不放松的跟上,追擊!

劍光依然恒定無情:甫一接觸,就又是一片血肉橫飛!

黑衣老九的身子依然在退,但飲料店劍光卻更快!如同跗骨之蛆,急速趕上。

噗!

九劫劍猛地沖進、貫進黑衣老九的xiōng膛!

第一次斬殺皇級強者,九劫劍劍尖,劍鋒,劍刃同時發出一種狂暴的殺氣,似乎這強者的血液,勾起了飲料店它們隱藏了一萬年的兇xìng!

強橫的劍氣立即兇戾的在他的五臟之中爆發,轟的一聲,無數道劍氣突破肉體沖出體外!五臟六腑,在這一刻盡數變成了粉末!

黑衣老九的身子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軟了下來!

但他的脖頸依然直立著,眼中光芒甚至還沒有從驚慌之中轉變過來,他無力的佝僂著站著,看飲料店著狠狠插進自己xiōng膛的閃光長劍,突然吃力地抬起頭,看著楚陽,一字一字的困難問道:“你是九九九劫劍……主?”

楚陽心中一震,澄澈冰寒的眼睛看著他,淡淡道:“你怎么知道?”對方已經失去了一切生機,楚陽并不害怕。

反倒有些好責對方居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嗬嗬”黑衣老九慘笑一聲:,“屠盡天下又何妨想不到,九劫劍主竟然竟然讓我開了利市”

楚陽冷哼一聲,心中卻是一震:夜家,不愧為九重天第一主宰家族!竟然記得九劫劍招式的名字!

既然如此,那么以后,自己還是不要將這些招式喊出來了。媽的,前世養成的習慣,沒想到竟然有這樣的隱患!

黑衣老九眼中神光突然猛地一亮,張嘴大呼:“他是”

楚陽大吼一聲,劍光刷的一聲從下到上,將他劈成兩半!一個頭顱”從中間分開,兩片尸體,緩緩倒下。

一代刀皇,在這中三天”在剛剛崛起成長的九劫劍主手下,喪命!

楚陽冷冷一哼,這混蛋,臨死居然還想叫出我的身份!手掌一揮,黑衣老九的兩截斷刀被他收進九劫空間。

當的一聲響

黑衣老九哪里想得到一位王級小蝦米對著自己這位皇級三品高手居然還敢飲料店動手?還在伸著手一臉的期待和得意,猝不及防之下,劍光已經臨身!

黑衣老九怒叫一聲,上身猛的后仰,腳下同時飛退;只覺的xiōng前一涼,刷的一聲,前xiōng又被狠狠地劃,了一道。這一劍,由于退得快,沒有飲料店直接插進心臟,卻是從xiōng口到小腹以下,血肉翻卷的劃開了一道大口子!

傷口最深的地方,粉紅的肚腸居然已經開始往外鼓起……。

這一劍,比楚飛凌的那一刀竟然飲料店要嚴重得多!

黑衣老九睚眥yù裂,不可置信的看著楚陽。對右手中是什么神兵利器?竟然以王級的修為險些讓自己這位皇座喪命!

隨即就是一陣不可遏制的暴怒!

丟人啊,沒臉了啊!

老冇子竟然被一個小小的王級二品暗算了啊”這簡直是成了整個飲料店九重天最大的笑話了啊。

但,他還沒來得及生氣,就見到對面的這小家伙竟然沒有停止,冰冷的眼神看著自己,身劍合一化作一道翻江倒海的狂龍,暴沖而來!

同時一個低沉的聲音輕輕吟道:“屠盡天下又何妨?!”

聲音不大,但卻猛的楔進了黑衣老九的心靈最深處!

黑衣老九只覺得心中瘋狂地一震!屠盡天下又何妨?屠盡天下又何妨?這……這不是……這劍招不是傳說之中的……

這個念頭,讓他震驚的幾乎失去了一切的反應能力!這種傳說之中的存在,居然被自己……,碰上了?

那這么說,這把劍豈不就是…。

但劍光已臨身,黑衣老九死死的驚恐的瞪著眼睛,一手捂著肚子,擋住即將鼓出體外的腸子,一只手揮刀招架,同時拼命的后退!飛退!

但,楚陽這一招“屠盡天下又何妨”以他現在的力量施出來卻足足可以狂沖五十丈!五十丈之內,足可摧枯拉朽無堅不摧!

如今在三丈之內爆發出來,他的后退是無論如何都躲不過去的。

長劍與大刀相撞,但黑衣老九現在身受重傷,如何擋得住鋒銳天下第一的九劫劍?

當的一聲響!

黑衣老九手中大刀刷的斷成兩截,慘叫聲之中,持刀的右手被楚陽劍光吞噬!血肉橫飛,從手掌到手臂,在jī烈的劍光之下,紛紛粉碎;先是血肉飛出,化作一根白骨,然后白骨寸寸粉碎!@。

轉身逃命

“媽呀!”楚陽大叫一聲,轉身逃命,東奔西竄。

黑衣老九看著下面慌不擇路的楚陽,臉上lù出貓捉耗子一般殘酷的微笑;身形加速,猛的撲落。在他想來,這一下絕對是飲料店手到擒來!

但,就在距離楚陽身后只有五丈的時候,正狼狽逃竄的楚陽竟然猛然轉過身來,看著勢單力孤獨飲料店身追來的黑衣老九,眼中lù出來一個怪異的yīn謀得逞的笑容

“小畜生!還想逃?”黑衣老九哈哈大笑,搖頭晃腦,無限得意。

“你要殺我?”楚陽一步步驚惶失措的后退,腳下絆倒一塊石頭,險些跌倒,忙不迭的跳起來,強作鎮定一般的看著黑衣老九,眼中卻閃爍著驚懼的光芒。

“殺飲料店你又如何?你這個小畜生,害得老冇子受傷,不殺你”…你想的美!”黑衣老飲料店九好整以暇的落下來,負著雙手,一片高手風范;實則卻是在急速的調息,恢復元氣。

剛才與楚飛凌大戰,實在是驚險之極!只差一點點,就被開膛破腹。到現在,肚子上的傷口還在流血。

老大既然給了這個調息的機會,怎么能浪費?

再說,這小家伙實在是不堪一擊,本來以為要追上他還需要自己費一番周折的,沒想到這么快就追上了,簡直是一個菜鳥!

對付這樣的菜鳥,老冇子一根手指頭就能將他手到擒來!實在是不宜小題大做啊。

“不要殺我好不好?”楚陽楚楚可憐的問道:“我可以將那東西交給你,只要你不殺我……”

“對!那東西是什么?快拿出來!”黑衣老九心中一動,低吼一聲。楚飛凌給他老冇子治傷的靈藥?我擦那可是好東西啊!

“那東西……那東西……”楚陽在身上左邊mōmō,右邊mōmō,神情惶急:“哪呢”,哪呢?我放哪里去了……”,“你在耍我?”黑衣老九上前一步,怒喝一聲。

“我……”楚陽更急了:“我哪里敢耍你……”

“那還不拿出來?”黑衣老九哼了一聲。

“找到了!”楚陽一聲歡呼。

“那里?”

“在這!”楚陽一臉討好的伸出了右手,手心里似乎攥著什么東西,一副有些不舍得的樣子。

“拿來!”黑衣老九伸手就去抓。

“拿你奶奶!”楚陽一聲暴喝!

黑衣老九頓時被罵的一怔,接著就要暴跳,卻見楚陽原本空無一物的手心里突然一陣閃亮,一柄長劍猛地出現,怒龍一般帶著凜冽的劍氣,狂沖黑衣老九。

楚飛凌卻似沒有感覺

楚飛凌心飲料店急如焚,突然在頃刻間連續斬出數千刀,刀光隨即聚成一道光幕,“嗚”的一聲怪響,連人帶刀化作一道無堅不摧的璀璨光柱,不碩一切的硬沖出重圍接連的碰撞之中,一個黑衣人慘叫一聲,身子打著旋轉往外飛出魁梧的身子在空中每轉一圈,就灑出一圈的鮮血。

而楚飛凌也是付出了代價,一聲悶哼背上已經被砍中飲料店一刀,血光迸現!

楚飛凌卻似沒有感覺,人刀合一一聲斷喝,向著遠方發出長嘯的地方瘋狂趕去!

“追!”夜染墨狠狠大吼:“寧可玉碎,也要將這姓楚的永遠的留在這里!若是讓他回去,遲早會是我夜家的心腹大患!”

他這句話乃是有感而發;楚飛飲料店凌的年紀比自己小了二十多歲,先前自己一直認為他最多與自己不相伯仲;楚家傳來的消息,更是只說楚飛凌乃是武皇五品!

但今日一戰,才知道傳聞與現實大相徑庭!

楚飛凌的實力,明顯的比自己要強出許多!最起碼也是刀皇七八品飲料店的樣子。

想到楚飛凌竟然隱藏實力這么多年,此人的心機修為……,都是可怕之極!

這樣的一個人若是容他活下去成長下去……,而且今日又已經與他結下了死仇!不是心腹大患又是什么?

想到這里,夜染墨就在心里瘋狂的罵一個人:楚飛龍啊楚飛龍!你他冇媽的這不是坑爹呢吧!是你報告的消息是你提供的行蹤,是你提供的情報,說你大哥只有武皇五品的修為。

我的武皇五品啊!老冇子是真的信了縱然如此為了求個穩妥,還是出動了八個三品刀皇再有老冇子親自帶隊!哪里想到你大哥居然是恐怖的八九品的刀皇啊!

你可算是坑死老冇子了!老冇子到現在xiōng口還被你那位‘武皇五品,的大哥震得痛得要命,媽媽的,老冇子的內臟被震傷了……的!

現在的夜染墨只是在心中祈禱著:老九!我的親老九,你趕緊將那小畜生收拾了回來,咱們一起干掉楚飛凌啊!要不然哥哥我可就真的坐蠟了啊”,…

楚陽大喊那一聲不久,就察覺身后空氣劇烈震dàng,回頭一看,只見一個黑衣人正御風一般的飛速趕來,速度快到了極點。

一個個瞪著眼睛找神馬

楚飛凌張著嘴看著這飲料店八個jī動地失控的家伙,然后看看就站在自己面前,一臉的無辜加惶恐的真兇,突然間就從心底感到了無語真是擦!這算是怎么一回事啊殺人真兇就在你們面前好不好?

一個個瞪著眼睛找神馬?

良久,八個人罵得幾乎累了,才停了下來,一個個嘴里面仍然在唧唧咕咕的咒罵飲料店,楚陽充耳不聞,擺出一個害怕的表情,躲在楚飛凌身后,神情天真純潔,就像一個從沒有見過死尸的良好少年!

只看他的表情,這個少年絕對是心xìng純良敦厚,善良無邪,絕對是溫室之中成長的huā朵啊!

夜染墨突然轉飲料店過頭,惡狠狠地看著楚陽:“*v那小畜生!我九弟是怎么死的?你看到了什么?從實招來。

飲料店余七個人也頓時醒悟:這里還有一個目擊證人在此!

頓時惡狠狠地都看著楚陽,神情之猙獰,宛若要將楚陽一口吞下肚去!

“我我我我我哦不關我的事。”楚御座似乎連兩條tuǐ都嚇軟了,聲音也顫抖了起來。

,“如實說來!”夜染墨大吼一聲:“只要你說實話,我饒你不死!”

一邊的楚飛凌臉上的表情更加的怪異了,有些扭曲的趨勢。

“我我我我本來我“”楚陽顫抖著:“我好害怕”

,“不要害怕!”夜染墨氣的一佛出世二佛涅巢,卻為了查出殺害九弟的真兇,不得不放緩了聲調,強壓住火氣和殺意,壓低了聲音,安慰道:,“不要怕,只要你如實的說出來,我不僅不殺你,還要給你獎賞……”

“獎賞?”楚陽目光一亮,有些貪婪的伸出舌頭tiǎn了tiǎn嘴chún。

“對!”夜染墨很是和藹可親的,居然笑了笑。

“啥獎賞?”楚御座怯生生地問道。

“這個!”夜染墨幾乎氣爆了肚皮,但楚飛凌就在一邊虎視眈眈,想要逼問恐怕不可能!而這可惡的小畜生”居然趁著這個罐頭趁火打劫?

無奈之下,只得伸手入懷,掏出來一塊紫晶:“看到了嗎?只要你告訴我,這塊紫晶,就是你的!”

夜染墨掏出來的這塊紫晶足有拳頭大,通體泛著紫光,晶瑩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