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紫晶的問題

“說來說去,不就是紫晶的問題?”楚陽不以為然的笑了笑:“短時間內賺點紫晶,對我來說還是很輕松的。更何況,有三叔協助。”

楚飛煙的臉頓時像一個曬干了的苦飲料店瓜一樣的皺了起來。丫的,你就不能不強調這事兒,你強調一次,我的心臟就抖一抖……

“很輕松?”楚飛凌感覺到自己有必要飲料店糾正一下兒子的觀點:“這紫晶……哪有如此輕松?現在出現一塊紫晶,都能夠引起數條人命爭奪!你以為紫晶是大路貨sè?別以為你脖子上掛著一塊紫晶玉髓就以為紫晶遍地都是了!”

“我沒以為紫晶是大路貨。我只是說……以我現在的醫術,開個醫館,應該是能夠做飲料店到財源滾滾的。”楚陽沉著道。

“你?”楚飛凌嗤之以鼻:“你以為醫術好,就能橫飲料店行天下?這開門做生意乃是講究的八面玲瓏!任何突發事件,都有可能讓你裹足不前!傾家dàng產!你以為醫術好就行了?差得遠呢!這其中的yīn謀詭計魑魅魍魎心機算計……能是你可以想象的?”

“大哥過于嚴重了。有我在那里幫陽陽看著,應該出不了什么事。”楚飛煙苦笑著勸解,心道:yīn謀詭計?你兒子最不害怕的就是這個,這位小爺乃是玩弄yīn謀詭計的祖宗……

“再說,陽陽出去自己做事,也能避開與二哥的沖突……”楚飛煙意味深長,點到為止。

楚飛凌與楊若蘭恍然大悟,同時用一種有些內疚的眼神看著楚陽,楊若蘭低沉道:“陽陽,好孩子,委屈你了。”

楚陽愕然。

我哪里委屈了?我部署了這么久,就是為了跟他們展開斗爭,眼看著馬上就是白刃見血……怎么在老爸老媽這里就成了忍辱負重?

這……這真是從何說起……

哎。委屈就委屈吧。楚陽心道,隨即沉痛道:“我也不是全為了這個……畢竟,紫晶這東西,多多益善……而且樂兒妹妹這里,還需要群策群力……所以,父親大人只要幫我把醫館搞定。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你們大可不必操心。”

“如此……也好。”楚飛凌夫妻二人對望一眼,均覺得楚陽現在的情況呆在家族里面,最容易被老二和他那幾個兒子算計……還不如出去暫避風頭。

可不是用白晶藍晶就能買的

ㄇ莫說沒有,就算有,我們楚家現在哪里拿得出這么多的紫晶去買?莫說現在二哥掌握家飲料店政有些小氣,就算二哥不小氣……楚家也萬萬出不起這筆財富!”

楊若蘭點頭:“這些東西,可不是用白晶藍晶就能買的。”

楚飛凌卻在考慮另一問題,道:“這里,屬于蕭家地盤,大型商會和拍賣會。都是有蕭家飲料店掌握。而且,你所說的取酬辦事那種組織和個人,都是執法者組織在掌握。執法者組織在整個上三天,都有血酬的點。只要有足夠的紫晶,可以去發布任務,然后整個九重天的血酬。都會看到,感飲料店興趣的,就會領取任務。以換取報酬。”

“血酬?”楚陽感興趣的問道:“什么是血酬?”、

“血酬的前身,乃是執法者設定的一種懲罰辦法。就是對于一些在九重天無惡不作的惡徒,拉出懸賞令。限期格殺,讓整個大陸的高手追捕,然后對于其中成功者賦予酬勞。由于這份酬勞每一份都是血淋飲料店淋的人命才能換到,所以叫做‘血酬’。”

“但久而久之,人們發現這樣的形式不僅可以殺人。而且也可以做其他事情。比如說尋仇、尋藥、殺人。保鏢、護送……等等等等。于是,執法者就專門開出了血酬組織,專門負責這一塊。”

“而大陸上的武士,有很多人不甘于寄人籬下,但自己開創基業卻又沒那個實力,就成了血酬的一員。靠領取報酬。來進行自己的生活。久而久之,這樣的人越來越多。就形成了現在的局面。”

“血酬的人,基本都是自由身。不受任何管轄,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不過,大部分人還是很勤勞的。”楚飛煙續了幾句。

“這不廢話么?”楚飛凌有些郁悶的看著自己小弟:“他們不做,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修煉?要知道血酬的任務可是以墨晶才起步,大部分任務都是紫晶的。而一塊紫晶,就足以支撐一個皇級高手半個月的雙倍修煉效果!不努力拼命,行么?”

楚飛煙縮縮脖子:“我就知道,從小在你跟前說話,不管說啥都得被訓。”

“還有這等好玩的組織!”楚御座兩眼頓時燈泡一樣的亮了起來。

“好玩?”楊若蘭在兒子頭上啪的敲了一記:“這可是要命的事情,你居然說好玩?”

楚飛煙在一邊狂撇嘴,心道,大嫂您是不知道……所謂的人命,在這位御座眼中,不過也就是好玩……僅此而已!您兒子雖然年輕,但這一雙細皮nèn肉的手上沾的鮮血……估計比咱們整個楚家所有人加起來都要多一百倍……虧您還以為他跟個乖寶寶似的……

“但不管從哪個渠道,都需要紫晶!而且是大量的紫晶!”楚飛凌沉重道。

臉上煥發著久違的紅暈

臉上煥發著久違的紅暈,長長的睫毛細密的小扇子一般覆蓋在眼皮上。小巧的嘴chún飲料店偶爾輕輕的蠕動一下,嘴角就翹了起來……

似乎在睡夢之中,她也感覺到了這從未品嘗過的輕松愉快,正在幸福地笑著……

段淑儀怔怔的看著熟睡的女兒,眼中慢慢的溢飲料店滿了淚水,這種安詳的睡容,這種充滿了滿足的笑容,自己的女兒十一歲了,自己還是第一次在這張小臉上發現……

她的身子慢慢的軟下去,直至跪在chuáng前飲料店,充滿了感恩充滿了歡喜的,將自己的頭顱輕輕的放在chuáng上,一雙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女兒,用手死死的捂住了嘴……

楚陽等人悄悄地退了出去。

………………

客廳中,茶香裊裊。楊若蘭為這爺三人又重新沖了茶,談話潤喉之用。大家都知道,楚樂兒的危機暫時的度過了,從現在開飲料店始,才真正是到了較勁的時刻!

藥!

這是關鍵的東西!時間很短,只有兩年!

而在兩年的時間里找齊那舉世罕見的八大奇藥,乃是任是誰都沒有任何把握的事情!

………………

第七部 第二十四章 血酬!

楚飛煙眉頭緊皺:“這藥……咱們家只有九絕藤這一種……就這一種,還是三哥在五年前拼命從十萬大山里盜取出來的,為此險些喪命……其他的七種,一概木有。”

楚陽挑挑眉毛:“咱家沒有,別人家也沒有?”

“別人家有沒有,這個咱們就不知道了。”楚飛凌皺眉道:“不過,就算別家有……這種東西,那一樣不是天價?而且是有價無市!平沙嶺除了我們楚家之外,就還有另外兩大世家,其他的小家族,基本可以不論。但這兩家與我楚家向來是明爭暗斗,又怎么肯將這么珍貴的藥物出售給我們?”

“是啊,現在九重天大陸戰火四起,紛亂不休,眼看著一場天下大亂就將掀起。在這等時候,害人的毒藥要比救命的神藥還要搶手,陽陽,你初到上三天不了解情況,不要將一切事情都想得太簡單了。”

楚陽無辜的道;“我沒有想得很簡單啊。難道這平沙嶺,就沒有什么大型商行,拍賣會,或者是一些專門收取酬勞辦事的那種組織?我們通過這些渠道,再加上自己收集,怎么說兩年時間也足夠用了……”

楚飛煙苦笑:“兩年時間足夠用了?真不知你從何得出這個結論。

楚陽皺眉沉思起來

楚陽皺眉沉思起來。

“樂兒這種病,乃是來自于先天!先天能讓人成就輝煌,也能讓人沉淪苦海。往往這種東飲料店西……”劍靈指了指楚樂兒丹田之中的黑點,道:“……我們都稱之為‘天地之毒’!”

“天地之毒……”楚陽喃喃沉思,似乎想到了什么。

劍靈不再羅嗦飲料店從楚樂兒身體中幻化出來,回歸了楚陽的意識海。道:“我需要休息一下,提醒你一件事。楚樂兒一旦恢復。天賦將是非常逆天。雖然起步飲料店晚,但起點高,將來絕對會成為一個可怕的人物,或者,會成為你一大助力,也未可知。”

楚陽淡淡的笑了:“劍靈,你將我楚陽看的輕了。樂兒是我妹妹,若是她沒有什么大志愿。我寧愿她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活下去,就此平凡卻幸福的度過一生。但若是她有成為強者的心愿,飲料店我自然也會為她鋪路……不過,至于是否會成為我的助力……我楚陽還沒有墮落到利用自己的妹妹的地步!”

劍靈不答,已經進入了深沉的調養之中。

…………

楚陽推門而出。

早已經等的望眼yù穿的楚飛凌楊若蘭楚飛煙三人一見他出來,頓時都圍了上去,七張八嘴。

“怎么樣了?”這是楚飛凌。

“好了么?”這是楊若蘭。

“樂兒怎么沒出來?”這是楚飛煙。

唯有段淑儀卻是有些瑟縮。有些害怕的站在原地。兩眼緊緊地看著楚陽,既想聽到楚陽說什么,又害怕楚陽說什么……竟然不敢上前。

“幸不辱命!”楚陽呵呵一笑,第一句話就讓眾人的心一下子歡喜了起來:“樂兒在三個月之內,應該是不會感覺到任何痛苦了!”

“太好了!”楚飛凌三人滿臉〖興〗奮,一拍手掌。

段淑儀喉中發出一聲哽噎的shēn吟,身子晃了晃,幾乎要倒了下去。楊若蘭眼疾手快,急忙一把抱住。

“樂兒睡著了。”楚陽道:“三嬸。您進去看看吧。現在沒事了。”

段淑儀感jī地點點頭,想要邁步,卻覺得兩條tuǐ軟綿綿的,不聽使喚。還是楊若蘭扶著她,才走了進去。

段淑儀雖然修為在楚家算不上高層,旦畢竟是名師之徒,也有皇座修為。如今竟然虛弱成這樣子,可見她心中的jī動是如何jī烈……

室內。

楚陽的chuáng上,楚樂兒安靜地躺在上面,兩條細細的可憐的胳膊交叉著搭在小腹,小巧的腦袋微側著。枕在枕頭上。

可以清晰的看到

然后轟然解體,化作一道道rǔ白sè的光芒,從這個空間里面一透而出,進入了楚樂兒的大飲料店腦之中,隨即。可以清晰的看到,這成片的rǔ白sè光芒壓制著星星點點的黑漆漆的東西。從楚樂兒大腦中剝離出來,形成一片黑云。

飲料店 白光壓制著黑云,進入了經脈,將經脈之中的黑sè的星星點點一點點的收集,聚攏,努力的往下壓去,速度越來越慢。

劍靈再一次做起復雜的手勢,然后又是一個白光虛影爆散,進入經脈,形成生力軍,壓制著黑云往下行走!

如此連連三次,才將所有黑sè的星星點點壓制成一團,放進了楚樂兒的丹田之中,白光一層一層的包裹著,穩穩地不動。

飲料店 劍靈長吁了一口氣,到:“楚陽,你這個妹妹……”他說到一半,突然住口不說,轉變了話題:“三個月之后,一定飲料店要在同一時間,再行壓制。要不然,一旦反彈,痛苦將是往日十倍!”

楚陽凝重點頭:“我會深深記住,絕不會耽誤!”

劍靈lù出一副疲倦的神sè,到:“那就好!我雖然看出了這小丫頭的病情,卻未想到如此嚴重。原本計劃一次就可以壓制,竟然壓了三次……”

“這究竟是什么東西?”楚陽問道:“竟然如此霸道?”

“這是先天病癥,或者說得深一些,你不了解,那就是,人的身體,在經脈經絡筋骨皮肉之外,還有更加細微的一種組成部分,這種組成部分,咱們九重天大陸,還沒有認識到。旦就是這些部分,才是最重要的!”

劍靈道:“就是這些部分,才真正主宰了人身體的歡樂痛苦,挨打會痛,挨罵會怒,傷心會哭,包括人的味覺所有等等……都是這一部分來掌控!而樂兒受傷的,就是這些部分!”

楚陽駭然道:“還有這種事?”

劍靈微笑:“人的身體,自成宇宙!其中包羅萬象,不要說這個,就算是比這些更細微,更主要的存在,還沒有發覺的不知道有多少。若是全部挖掘出來,哪怕是讓一個普通人一日之間達到九品至尊甚至更高的修為……我也是毫不奇怪!”

“世人熱衷于尋找寶庫,不勞而獲,殊不知……人這一生最大的寶庫,就是他自己的身體!九重天大陸數十萬年不知道多少人一生活在寶庫之中,卻未動用寶庫一絲一毫,貧困潦倒一生……真是可悲可嘆!”劍靈深深地喟嘆。

說著好歡喜

今天,竟然笑了,笑得這么歡樂……大嫂……我今生能聽見這么一聲笑,我……我真的好滿足,好歡喜……”

說著好歡喜,眼淚飲料店卻是止不住的掉了下來,道:“若是飛寒能聽見……相信他就算是身處十萬大山,也會欣慰,也會高興……”

楚飛凌神情飲料店黯然,想到三弟至今還不知道在哪一座云霧繚繞的荒山之中轉悠,就禁不住的心酸。

那連綿的云霧,接天的大山,兇險的谷壑,兇殘的猛獸,再加上叵測的人心……這十一年來,竟絲毫沒有打消三弟為女求藥的堅決!

不知道三弟此刻,身在何方?

可是還身處在飄渺群山之中,為了那一個虛無虛幻而又注定飲料店幻滅的希望,去尋找著什么?

當年那跟在自己身后一口一個大哥叫著飲料店的黃口小兒,如今,已經成長成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雖然這個過程是如此的辛酸苦澀……

所有人聽著這一聲笑,便如是聽到了天籟之音。人人都是眼睛有些發紅,神思有些怔忡。這么多年來,等待這樣的一聲笑……等了多久?

為了這一聲笑,又付出了多少?

眾人癡然站著,若有所思。唯有段淑儀細細的啜泣聲音在室中飄dàng,她依然攥著楊若蘭的手。渾身軟弱的幾乎要暈厥:“大嫂,陽陽能夠讓樂兒這樣笑一聲……我……我……我就算是為他死了……也是心甘情愿!”

楊若蘭深深嘆息一聲,不知道說什么才好,只覺得喉嚨也堵塞了,緊緊地握了握她的手。

…………

內室之中,楚陽的心神與劍靈緊緊相連。就像是能夠看到一般:劍靈先進入了楚樂兒的經脈,然后順著經脈,就來到了一片漆黑的空間之中。

這片空間。出乎楚陽意外的,竟然是充滿了勃勃生機!

劍靈一聲嘆:“這小女娃娃的堅強,至此才可見一斑!就算完全健康的人,也未必能有這些生機。不過,這些生機,卻都是無根之水……”

隨即,劍靈在這一片空間中就伸出了手。

他的兩只手。從伸出衣袖。就幻化出萬道金光,便如九天神祗,突然降臨!

然后,他就閉上眼睛,深深吸氣,兩手同時舉起,做出一個個復雜的手勢,隨著他的手勢,整個空間里突然電閃雷鳴。

一道道金光射出去。消失在這一片空間的角落里,無影無蹤。楚陽細心的數著,共是九九八十一道金光,從劍靈的手中射出!

隨后,就是猛然下落,似乎有一個淡淡的虛影,在這空間里驀然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