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慘叫

看著身前這個挺飲料店拔的身影,似乎……無論什么艱難困苦,這個背影都能為自己擋住了……

楚飛凌也不輕松,他強行爆發元氣,終于在這一刻趕到,立即面對黑袍老二提升了一倍的刀光;一聲大喝,大刀幻化出一道青碧色的屏障,護住自己和楚陽飲料店,然后手腕一抖,生死刀、輪回海再度發出!

一聲慘叫!

黑袍老二手舞足蹈的被刀氣沖上天空,然后突然間在空中解體,化作漫天的血糜!

噗噗噗幾聲響,楚飛凌的身子晃了晃,終于站定,他的肩頭胸膛大腿同時冒出血光!最后飲料店這倉促的一擊,終于還是讓他受了不輕的傷!

若不是為了救楚陽,他完全可以從容對敵,游斗到底,那樣,縱然他將這七個人一一殺死,也能保證自己身上全無傷痕。

但在見到楚陽陷入險境的一刻,他卻是自己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爆發了!

不后悔!

飲料店 終于,空氣之中的血腥味緩緩飄落,楚飛凌轉過身來的時候,身上的凜然蕭殺之氣已經全部收了起來,看著楚陽露出一個和悅的笑容:“小兄弟,你沒事吧。”

“我……沒事。”楚陽只覺得自己的心中一陣激動,險些說不出話來;他自己也在奇怪自己的反應,今日為何心情會如此的激動?

“你受了傷?”看著楚飛凌身上血肉翻卷,楚陽突然感覺心中一痛。

“無妨,這點小傷,還不在我眼中。”楚飛凌還刀入鞘,又當做腰帶扎在了腰里。很平淡的笑了笑。

隨即就從懷中取出一顆藥來,就要服下去,居然還向楚陽笑了笑:“我隨身帶著藥呢。”

楚陽干干的笑了笑,猛然醒悟過來,道:“用我的藥吧。”說著,拿出來一顆不完全版的九重丹,遞了過去。

楚飛凌一愣,看著楚陽一臉的真誠,不由爽朗的笑了起來,道:“成!那就用小兄弟你的藥!”

接了過來,剛要服下,就聞到了一股馥郁的香味;只是聞到這香味,竟然就覺得自己的腦海中猛地一陣清醒,精神大振。

不由得頓時大驚:這藥,可絕對不是凡品啊!

這位神秘的小兄弟到底是什么來路,不僅能夠在劍王的修為擊殺刀皇;而且隨身居然還帶有這樣的奪天地之造化的奇藥。

這枚丹藥,分明是無價之寶!

楚飛凌手中捻著藥丸,心中想起妻子,妻子自從是八年前兒子丟了之后,一直自責,是八年來悶悶不樂,心情郁結;久而久之,竟然鬧出來一個心口疼的毛病;這枚藥……自己的傷只是皮肉傷,吃了未免可惜,不如給她帶回去吧?

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楚飛凌拿著藥,道:“小兄弟,我的傷只是皮肉傷,外敷一點金瘡藥也就好了;不過你這顆藥,我另有用處……呵呵,說起來不好意思,賤內有個心口疼的老毛病,我想把這顆藥拿回去給她服用了……呵呵……”

楚飛凌很有些不好意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