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如同擂鼓

心跳如同擂鼓,幾乎一顆心就要從口中〖jī〗射而出。

飲料店 一生之中,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這么軟弱,竟然連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良久……

“……媽……”楚陽終于叫出聲來,但卻變了調,喉音濃重,就像飲料店是哭出聲來一樣。

“哎!”楊若蘭期待已久,忙不迭地答應,眼淚奪眶而出,渾身劇烈顫抖:“好孩子……我的乖兒子!我的孩子……”

竟然凝噎住了,良久才喘上一口氣來,一伸手抱住了兒子,似乎要將自己的兒子揉進身體里,拼命的眨著眼,大口大口的喘氣,飲料店終于又像哭又像笑的說了一句:“你……你終于……你終于回家了……”

她毫無儀態的又哭又笑,將兒子緊緊抱住,似乎下一刻,兒子又會失蹤一般……

良久,楊若蘭才跳了起來。一把拉住楚飛凌的手飲料店:“飛凌!飛凌,你聽到了么?兒子叫我媽了……兒子叫我媽了啊!!我等這一聲媽,我等了十九年,等了十九年!我終于聽到了!我兒子回來了!回來了!回來了啊啊!!”

楚飛凌緊緊攥住她的手,jī動的道:“是,是。兒子回來了!回來了……”

想起夫妻二人在這接近十九年的時間里受的苦楚,牽腸掛肚,忍不住也是虎目含淚,心中百感交集……

楚雄成老爺子輕輕偏過頭去,眼中兩行老淚。靜靜滑落。

…………

良久,這jī動的情緒,才稍稍的有所減弱。

楊若蘭早已經坐在兒子chuáng邊,手指頭輕輕撫mō著兒子臉龐,頭發。臉上一片心滿意足。眼中仍然濕潤,時不時的抽噎一下,但卻已經平靜下來。

“孩子,你這些年……都是怎么過來的?”楊若蘭想起烏倩倩所說的楚陽的過往,心中一陣陣抽疼。

“這些年?”楚陽輕輕笑了笑,道:“這些年。其實過的很平靜,也沒遇到什么大事。自幼跟著師父長大,師父那人很好很好。照顧我,也是無微不至。基本也沒受過什么委屈,什么事情都順著我自己的脾氣,這些年過的……平平穩穩。”

“平平穩穩……”楊若蘭忍不住的又想哭,急忙忍住。她知道,兒子這么說,是想減輕自己心中的負疚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