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陽滿頭黑線

“大什么大!”楚飲料店飛凌大急,渾身汗出如漿,急忙第一時間喝止:“老子是你爹!”

這句話一出來,楚陽滿頭黑線。

楚雄成老爺子瞠目以視,丈二和尚mō不到頭腦,想不到楚飛凌好不容易找到了失蹤了十八年的兒子,居然會是如此反應?

瞪著眼睛吃吃道:“咋滴么個情況?”

飲料店 縱然是在心情如此jī動難忍與最是患得患失的時刻,熟知內情知道楚飛凌為何如此反應的楊若蘭也是差點兒忍不住就撲哧笑了出來。

楚飛凌面紅耳赤,張口結舌:“我……”

“你什么你!”楚老爺子一聲大喝:“兒子丟了十八年,一回來你就這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啥意思你?”

飲料店 說著轉向楚陽:“乖孫不要怕,你這爸爸就這么狗熊脾氣,爺爺為飲料店你出氣。”

楚陽瞠然。

良久,才輕輕的不確定的道:“……這……真的是……楚家?”

這句話出來,三人同時暈了。

敢情這位小祖宗以為這是在做夢?

同時點頭:“當然是!”

楚陽嘶的吸了一口氣:“那……你真是爺爺?你們是……父親母親?”

三人同時含著淚笑著點頭,一句話,卻讓三人心中酸澀不堪。

楚陽閉了閉眼睛,終于睜開,道:“掐……掐我一把……我我……我動不了……

想要坐起來,卻還是沒有力氣。

楊若蘭終于哭出聲來:“孩子……”一把抱住了他,嚎啕大哭,楚陽只感覺母親的淚水慢慢的滑落,將自己xiōng前浸濕的涼涼的。一種說不出的酸澀滋味在心中滋生,木然的喃喃道:“原來我不是在做夢……”

感受著母親的懷抱,楚陽眼睛慢慢的濕潤了起來,一種軟弱的感覺,慢慢的升起,這一刻。這一位歷經兩世神經如同鐵打鋼鑄的楚閻王,竟然感到自己有一種一直不住的放聲大哭的沖動!

這份軟弱,無關于勇氣,不關于任何別的。乃是一種在親人面前,才能夠有的感覺。

他就像是一個孩子。倔強驕傲,面對世間風雨,他獨力面對承受,橫眉冷對,承擔起一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