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的幾步路

而楚樂兒……

楚陽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飲料店 這個妹妹頭發有些發黃,兩眼無神,瘦的嚇人。白皙的皮膚上,淡青sè的血管清晰可見。短短的幾步路,竟然走了一會,還累得直喘氣。

剛彎了彎腰,就幾乎要暈過去。

楚陽急忙一把扶住,道飲料店:“樂兒免禮。”隨即問道:“樂兒妹妹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楚樂兒慘淡的笑了笑,道:“我沒事……大哥放心。”

楚陽還待要問,楊若蘭偷偷給他打了一個眼sè。楚陽只好將問題咽進了肚子里。

出來一個飲料店中年美fù,將楚樂兒小心的攙了回去。一臉的悲苦。

楚陽看著楚樂兒的背影,有些出神。

這個楚樂兒年紀雖小,但,眼神之中,已經有些萬念俱灰的那種味道。而且,不管是神態,還是氣韻,都與前世莫輕舞被自己拒絕的那段時間的神態非常相似。

那是一種徹底的死心絕望,黯然**。

楚陽飲料店心中不由得隱隱的一痛。

回去的路上,楊若蘭嘆了口氣,道:“樂兒這丫頭,命也忒苦,本事多么招人喜愛的小丫頭,卻得了這種怪病。”

“怪病?”楚陽問道。

“是啊。”楊若蘭道:“在你三嬸懷著樂兒的時候,路遇截殺,曾經與人動手,傷了胎氣,當時大家也沒覺得怎樣,但樂兒出生之后,就是高燒不退,整夜的哭,到后來請人一看,才知道胎兒終于受了影響。”

“先天不足。”楊若蘭沉默了一會,才說出了這幾個字。

“可是若是單純的先天不足,根本不會這么嚴重的。”楚陽這段時間里一直在努力的消化第一代九劫劍主的記憶,其中便有醫術這一項;再加上他對醫術也并非不了解,自從得了杜世情的傳授醫書之后,早就造詣不凡。3∴35686688自然一聽就聽了出來,楊若蘭說的話之中還有隱瞞。

“先天不足……是的,她在娘胎里就受了震dàng,不知怎么回事,傷到了腦袋。天天頭痛,痛起來渾身chōu搐,疼得打滾。有時候,也會突然間就陷入長時間的暈厥,平常也很嗜睡……好好的小姑娘,被這怪病折騰的,哎……”

楊若蘭長嘆一口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