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飛煙一蹦老高

“yù襄外必先安內!”楚陽xiōng有成竹的道:“三嬸家的樂兒身體不是不好么?我先替她看看!”

“樂兒?”楚飛煙一蹦老高,瞪大了眼睛:飲料店“你能治好樂兒?”

“我是說……看看!”楚陽不滿的看他:“您大驚小怪的做什么、”

楚飛煙已經jī動起來:“你要是能夠治好樂兒……我我我……四叔我為你拋了這條命也值得!”

飲料店

說著,不由低低嘆氣:“那丫頭,實在是……讓人揪心……”

楚陽靜靜地看著他,看著這位貌似沒什么心機的四叔,此刻的眼中,卻飲料店全是溫煦欽佩之sè,慢慢的道:“四叔。你是一個好叔叔!”

這句話,楚陽出自至誠!

從‘你能治好樂兒。四叔我為你拋了這條命也值得’這句話之中。楚陽聽出來的,是以前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家族親情!

也只有血脈至親。才會為兄弟的子女操心到這一步!

楚飛煙哼飲料店了一聲。道:“放的什么屁!若是連自己的侄子侄女都不放在心上,那我楚飛煙豈不是牲畜不如?”

他頓了頓:“那你在這等著,我這就去跟三嫂她什么意見。”

說著,急匆匆地往外沖。

在外面院子里等著的楚飛凌夫fù正在心里猜測,老四找楚陽有啥事情,卻見楚飛煙一陣風一般的沖了出去。

走的甚快,幾乎將楚飛凌撞個跟頭。

不由一頭霧水。眼看著天都快黑了,這貨又發什么神經?

“他怎么了?”楚飛凌走進去問楚陽。

“哦,是這么回事。我們說起來樂兒的病情,我說以前學過一些醫術,四叔就沖出去找三嬸了……”楚陽一推二五六。

“你也是!就憑你那半吊子醫術,能治得好什么人?沒來由的又要讓你三嬸空歡喜一場。”楊若蘭嗔怪的道。

楚飛凌卻皺起眉頭,他想起來楚陽給自己的那些神奇的丹藥,或者會治好楚樂兒的病也未可知呢?

“你那些藥……還有?”楚飛凌一句問話,讓楊若蘭恍然大悟。

“有,不過不多了。”楚陽道:“不過……那些藥只是治傷,調理身體,增加修為,對于先天xìng的這種病癥,是沒有治療效果的。”

“哦……原來如此。”

楚飛凌長舒了一口氣。

楚陽突然想起來一件事:“爹,上次我跟你藥治好爺爺的事,可千萬要保密。跟任何人也不要說是我給的啊。”

楚飛凌瞪了瞪眼:“我比你知道輕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