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混蛋說是去沏茶

甭看這家伙眼前看起來人畜無害,真要是張開嘴巴咬一口人,真是至尊都會打哆嗦……

飲料店 謙讓完畢,才怔了怔:這混蛋說是去沏茶,但屁股卻是牢牢穩穩的粘在椅子上,根本都沒挪動一下。

不由心中大罵:小兔崽子!

但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頭,干笑道:“大侄子真是太熱情了。”

楚陽溫柔的笑道:“三叔太客氣了。”

飲料店 兩人對望一眼,均是相對而笑。唯一的差別是:楚飛煙笑的如同黃連一般苦,而楚陽笑的跟mì糖一樣的甜……

“額,四叔,有何指教啊?”楚御座天真無邪的問道。

飲料店 楚飛煙打了個哆嗦,四處望了望,湊了過來,壓低了聲音道:“大侄子,你可千萬別說起,在下三天我曾經見過你呀……”

“為什么捏?”楚陽一咧嘴,眉毛挑得高高的,lù出一個極假的納悶的表情。

“咳咳咳……”楚飛煙好懸沒氣死。嘴歪眼斜的看著飲料店他,有了抽搐的沖動。

混蛋,你明明比誰都明白!卻在這里戲耍于我!

你等著。等老子翻身的那一天,老子不抓住你打爛你的屁股。我就……我就……

心中‘我就’了半天。終于還是忍氣吞聲。

他知道,既然被這家伙抓住了自己的小辮子。自己從這混蛋手上翻盤的機會。基本等于零……

“四叔啊,您老人家也知道,小侄初來咋到上三天,實在是有很多的事情都不明白,都不mō門道啊。”

楚陽話鋒一轉,直接改變了話題。

“是啊是啊……”楚飛煙只有隨口附和,心想:這家伙打什么主意?

“小侄……現在難啊……”楚陽一聲長嘆。

“……”楚飛煙。

“比如說吧……小侄有一身的醫術,卻是沒有用武之地……”楚陽哀嘆。

楚飛煙瞠目:“醫術……”

“又比如說吧……小侄現在……窮啊。”楚陽聲情并茂:“四叔,您老人家給我評評理……這每個月五十塊白晶兩塊藍晶……這夠干嘛的?至于那黃金白銀……那就是一堆廢物啊。”

楚飛煙怔愕的道:“可是歷來就是這么辦的啊……所有楚家嫡系子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