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是不能不讓人小心翼翼

”父子二人都知道,若是楚家一團祥和,知道了飲料店也就知道了,沒什么事,但現在楚飛龍在,卻是不能不讓人小心翼翼。

萬一被楚飛龍賣了出去這個消息……楚陽最低層次也是永無寧日。甚至,動輒會有xìng命之憂。

楚飛凌哪里敢冒這樣的險?

門外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隨即,楚飛煙懷中抱著孱弱的楚樂兒,一陣風一般奔進來。奔行太急,風飲料店灌進楚樂兒口中,引起她一陣咳嗽。

后面又是一道白影在暮sè中搶進來。

正是楚樂兒的母親,楚陽的三嬸,段淑儀。此刻正一臉著急,隱隱帶著一絲期望和忐忑。

楚陽急忙站了起來:“三嬸。”

飲料店段淑儀卻是一個箭步過來,一把抓住楚陽得手:“陽陽,你能治樂兒的病?”

楚陽謹飲料店慎的道:“我曾經受過異人指導醫術,算是有些造詣,不過,究竟能不能治,還要看過之后才能知道。”

“那……”段淑儀著急地道:“你給樂兒看看……”她眼圈一紅,道:“樂兒這病,就連藥谷的神醫們……也都說沒辦法……我……我和你三叔這些年,也真是已經心力交瘁了……”

楊若蘭拉著段淑儀的手,輕聲勸慰。

楚陽微笑著看著縮在楚飛煙懷中的楚樂兒,道:“來,樂兒妹妹,哥哥給你看看。”!。

第七部 第二十章 艱難的選擇

楚樂兒轉過頭,看了看楚陽,竟然沉靜的笑了笑,細聲細氣、慢條斯理的道:“麻煩哥哥了。便從楚飛煙懷中掙扎下來,安靜的走了過來。神sè之間,竟然是很平靜。甚至是,有些木然。小小年紀,竟然是一副看透了生死,看透了世情的樣子。

楚陽知道,她的病,現在依然在繼續,也就是說,現在她依然在頭痛。但這個堅強的小姑娘,神sè間卻沒有絲毫痛苦。

她已經習慣了承受!

她現在來到這里,為的,也只是讓她自己的母親不要為她傷心,不要為她揪心。

她才十一歲!

楚陽更知道,她其實對自己已經完全放棄,之所以來到這里,也只不過是給母親一個希望。僅此而已——她并不認為自己能夠治好她!

實際上,連段淑儀也不認為楚陽能夠治好,但現在,實在是已經到了病急亂投醫的地步:搜遍九重天都絕望的病,醫療實力最強大的藥谷都束手無策的病,還有什么人能治?

段淑儀之所以帶著女兒來到這里,或者也不是為了給女兒治病,而是要告訴女兒:媽媽沒放棄你!

你自己也不能放棄!

看著楚樂兒寧靜的容顏,楚陽只覺得自己心中隱隱跳動,一股極端憐愛的情緒涌上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