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沒有任何修為

這……就飲料店是自己家族的妹妹了。

她沒有任何修為,也沒有傲世容顏,但這一份心xìng的堅強和孝順。卻是讓任何人,都要為她動容。

“坐下吧。”楚陽和煦的道。

楚樂兒安靜的坐下。伸出了手,手心向上,平放桌上。這一套動作,她做起來嫻熟之極。

楚陽看了看。忍不住心中又是一抽。楚樂兒的手,或者也就只有一般這種歲數的小姑娘的手臂一半粗細飲料店。瘦骨嶙峋,皮包著骨頭。

這么小的年紀,竟然已經是皮膚皺巴巴的飲料店

楚陽深吸了一口氣,伸出手指,搭上楚樂兒的腕脈。

劍靈在九劫空間之中,一縷神hún意念,就隨著楚陽的手指,進入了楚樂兒的身體經脈之中。

良久……

“與上次我的目測,基本一樣!”劍靈給出了指示。

楚陽心中一沉。松開了手指。

“如何?”楚飛煙緊張的問飲料店道。段淑儀兩手緊絞著站在一邊,竟然不敢問。

楚陽深吸了一口氣,并沒有說話,臉sè深沉。眾人臉sè頓時悲戚了起來。幾乎每一次,每一位‘神醫’診斷過后,都是這樣的一副表情,難道……

楚樂兒靜靜地坐在原處,臉sè木然。似乎周遭一切事情,跟自己毫無關系,楚陽即將要說的,也是一個不相干的人的病情一般,輕聲道:“哥哥盡管說不妨,有些話。我都已經聽過數百次了……你放心,我在聽一遍,也沒什么的。”

有些話,聽了數百次了……

楚陽心中又是一痛。

他深吸一口氣,不得已復述劍靈的話。道:“樂兒妹妹這病,乃是先天受損,母胎受傷。這種病癥,非常罕見。一般得了這種病,若不是胎死腹中,便是生下來之后,活不過三年樣子……但樂兒妹妹今年已經十一歲,足見這些年之中,三叔三嬸費了多大的心力……”

“你竟然看得出來?”段淑儀張大了嘴巴,看著楚陽,眼中首次lù出希望之sè。

楚陽道:“這種,乃是極細微的頭腦受損,具體表現為……無時無刻不在頭痛,嗜睡,頭腦混亂,間或渾身痙攣,或者長時間昏mí……最痛苦時,從頭腦到肩膀,順著脊柱到腳心一起抽筋,翻攪……甚至,能夠將整個身體蜷曲成一團,這種滋味,便較之普天之下最殘酷的凌遲酷刑,還要不堪忍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