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以為

所有人都以為,這個女孩子,定然是會選擇兩年沒有痛苦。絕對想不到,她竟然選擇了多活兩年!忍著極度的痛苦,再活兩年飲料店

“我想陪著我娘和我爹。”楚樂兒垂下睫毛,難過地道:“他們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他們……我爹娘太可憐了,自從我能夠記住事情,因為我拖累著,就沒見他們笑過……”

“就算更痛……我也想多陪他們兩年,大哥,你不知道,當我痛的時候,我娘抱著我,我就不痛了,真的。”楚樂兒飲料店認真的說道。

“我怕我si了,我娘會傷心,我爹也會傷心……”她頓了頓,轉頭深情的看著母親,道:“哪怕只是讓他們晚兩年傷心,也是好飲料店的。我會很堅強的,保證痛的時候不叫。”

“樂兒!”段淑儀大叫一聲,摧心斷腸的痛哭失聲!

楚飛凌眼眶濕潤,長嘆一聲。楊若蘭更是眼淚早已流下來;楚飛飲料店煙抽噎著,長吸氣,不斷地眨眼,不讓眼淚留下來,嘴里一個勁的喃喃道:“好孩子!好孩子……”

楚陽也險些掉下淚來。

大家都知道,楚樂兒現在承受的痛苦,實在是生不如si。每過一天,就多一天的折磨。每過一個時辰,就多一個時辰的痛苦!

但這個堅強的小姑娘,卻為了自己的爹媽能夠不傷心,能夠晚一點傷心,毅然選擇自己多承受兩年這種比煉獄還要更甚十倍的痛苦。

楚陽的心,真真切切的顫栗起來!

“不行!”段淑儀突然滿臉是淚的抬起頭:“我要兩年樂兒的無痛苦!”

“啊?”楚陽與楊若蘭楚飛凌楚飛煙同時驚呼出聲。

段淑儀將女兒抱在懷里,顫抖著聲音猶帶著哭腔,道:“樂兒自從出生,就沒有感受過毫無痛苦是什么感覺……她沒玩過,從來就沒有開心過……所有別的孩子具有的,很平常的,她來到這人世間十一年了,從來沒有享受過哪怕一絲一毫……”

“既然有這個機會,讓她毫無痛苦的過兩年,那么……我無論如何也要滿足她!……兩年中,找到了藥,固然是好;若是找不到……,若是找不到……”

段淑儀淚水撲簌簌的落下:“……若是找不到,我也讓我女兒在有限的十三年壽命里……能有兩年快快樂樂的時光……”

她凄慘的咧嘴一笑:“若是能找到,兩年也差不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