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命該如此

若是找不到……縱然兩百年,也是枉然……那是命該如此。”

“我只希望,我女兒不管飲料店生與si,都有無病無痛的日子……哪怕兩年后找不到藥,我女兒,畢竟也是過了兩年的快樂日子。兩年,不痛……”

眾人為之動容!

人世間,竟有這樣的一對母女!

“娘……”楚樂兒眼淚撲簌簌的飲料店留下來,將小巧的腦袋塞在母親懷里,兩條瘦弱的手臂緊緊的環繞著母親的腰,細細的啜泣起來。

“那好!”楚陽深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得眼眶濕熱,道:“就是如此!三飲料店嬸,樂兒,我只有一個要求。”

段淑儀問道:“什么要求?”

“這件事……跟我毫無關系。也就是說,不管誰問起來,都不要說是我做的。”楚陽慎重的道。

“我明白!”段淑儀淚眼打量著這個剛到家的侄兒,眼神中有了解,明悟,更多的是幾分贊許。

看來,飲料店這個侄兒的聰明,遠遠的超過同齡人,行事更是慎密。看和…楚家有希望了,他行事既然如此周密,那么……對樂兒的事,肯定也有幾分把握……

“四叔,只有兩年的時間。”楚陽道:“你可要全力幫我找藥!”

楚飛煙用力點頭:“這是必然的!四叔就算是豁出這條命去,也要為樂兒將藥尋來。”

“怎么只有你四叔?難道我跟你娘是擺設不成?”楚飛凌不悅的道。

“是是是……孩兒失言。”楚陽苦笑一聲,點頭哈腰,先跟老爺子賠罪。

隨即拿出紙張筆墨,在上面揮毫而寫,一會兒就:“這是治療樂兒需要的八味藥材!這里面的每一種,都必須要在兩年之內尋到!而且,必須在從現在開始的二十三個月之內尋到!為我留出一個月的時間來配藥!”

眾人一起湊上前去。

隨即,就是一片整齊的倒抽涼氣的聲音。

“九絕藤,九sè蓮,九葉一枝花,九瓣玉、靈芝,九命穿山甲,九si無生水,九天玉靈液,九地yīnhún參……”

四個大人目瞪口呆。

這些藥……是為了給樂兒看病?

這……這些藥集中在一起,能將楚家現在地下的土地也腐蝕三百丈!

“記住了么?”楚陽淡淡地道。

“記住了。”楚飛煙嘴里念叨著,全神貫注的記憶。在場所有人之中,他是最知道楚閻王手段的一個,既然楚閻王說能治,那就是能治!楚閻王說這些藥有效,那就是有效!

在這一點上,他比楚飛凌對楚陽的信心還要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