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的臉上lù出的笑

那時候,娘的臉上lù出的笑。”

“雖然慘淡,飲料店但我每次見到,總覺得很幸福,痛得很值得。還有,娘親抱著我,她身上的溫暖味道,讓我mí醉。這是第二。所以,我雖然明知道我多活一天,就是對我娘親多一天的折磨,也是對我自己的折磨,可我依然舍不得死。因為我怕……”

“我聽說那個世界,黑飲料店暗幽冷,沒有人陪伴,只有自己孤孤零零的飄dàng……所以我害怕,我不敢去……大哥,你說我是不是很自sī?”

楚樂兒款款在楚陽面前坐下來,孱弱的背脊,竟然tǐng得筆直。一雙本飲料店來無神的眼睛,也發出熠熠的光芒。

“不是自陽喉頭動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沫,在肚子里組織了半天的詞匯,才慢慢道:“你這可不是自sī……三叔三嬸,為了你付出了一切飲料店,就為了讓你能夠活下去。”

“你說得對,你多活一天,就是對他們的折磨,但你只要活著,他們為了你努力,就覺得有勁頭,有奔頭。若是你自己放棄了,死了,三叔三嬸的確是以后不用再承受這樣的折磨,但你留下的傷痛,卻會折磨他們自己一輩子!因為你本應該活到十三歲的……卻沒有,他們會認為自己對不住你。記住,樂兒,唯有這種內心的愧疚,才是一個人一生最大的折磨!”

楚陽深沉的說完這句話,不由得心中嘆了口氣。

輕舞……若不是因為前世的愧疚,我今生,如何能如此?

“大哥,你說的真好。”楚樂兒分明聽了這番話有些開朗起來,竟然真心的笑了起來,道:“我一直覺得自己很自sī,也很內疚,這么說,我不是?”

“不是……不過,縱然是,你的堅強也彌補了這一切。”楚陽深沉道:“你要知道,你是在娘胎里受的傷,三叔三嬸本來就覺得虧欠于你,若是你再……豈不讓他們真的痛不yù生么?”

楚樂兒細細的眉毛皺了起來,苦苦的思索了半天,終于靜靜的站了起來,向著楚陽深深地鞠了一個躬,道:“大哥,謝謝你!”

她抬起頭,看著楚陽,眼bō清亮,道:“大哥,你知道么,在這么一個家里,有父母,有叔伯,有哥哥,如今,又有了大哥你……真的很幸福。”

“這樣的家,縱然再窮,再苦,讓我現在再痛一千倍,一萬倍,我也舍不得離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