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料店”說著,他壓低了聲音,道:“

”說著,他壓低了聲音,道:“上次我罵了谷主……被老大吊在桃樹上飲料店抽了三百鞭子……”
楚陽有點暈。
看著這位人老心不老的五長老,實在想不到這么一大把年級的人,眼看著一指頭就能送他去西天,那位大長老居然還敢吊起來打三百鞭子……
真是彪悍。
不大一會兒,回去的那位高手舉著一個大大大大的包袱小山一樣回來了,喘著飲料店氣道:“車隊在后面,我怕藥效流失了,自己先來了。”
五長老贊許道:“做得對!”
哪位高手很郁悶的道:“媽的,一路上就聽見下面一群人在喊:快看啊…飲料店…一個大包袱在天上飛……奶奶地,包袱下面有人在頂著呢,看不見啊,這么大的大活人。”
楚陽‘噗’的一聲噴出來滿嘴的茶水。
這位高手滿打滿算也就七八十斤重,瘦小枯干的嚇人,在那么一個大包裹的前提下飲料店,想要看到他,還真的是有點兒困難。
五長老心急火燎的開始指揮人裝盒子,大呼小叫。
“這個,別傷了根須。”
“這個,葉子一定要保持!”
“這個……你豬啊!這個能裝紫晶盒子?晶心盒子呢?”
“混賬玩意兒,這個裝錯了!”
“豬!一群豬!簡直比楚陽還敗家!呃……對不住,楚兄弟,我的嘴又禿嚕了……”
楚陽哭笑不得,一臉的糾結郁悶。
這老貨,真是……百無禁忌啊。
好不容易收拾完了走了,五長老給了楚陽一長列藥谷拍賣會的單據,拍胸脯保證,然后才心滿意足的帶著兩大馬車的紫晶盒子和藥,凱旋而歸。
“大后天?拍賣大會?”
楚陽捏著手心里十張邀請函,那是藥谷五長老塞給他的,言道可以帶親朋好友去見識見識,嘿嘿一笑:“到時候是一定要去湊湊熱鬧的!”
他眼珠一轉,喃喃道:“不過這次去的話,可就要壯大聲勢了。紫大姐的威風,現在是借用一次少一次啊,要是刷的一聲真走了,連狐假虎威的機會也沒了。”
說著,一步三搖的向著紫邪情的房間走去。

廣告

飲料店”董無傷趕緊站了起來,體貼的

”董無傷趕緊站了起來,體貼的將酒菜接了過來,呵呵的笑道:“辛苦辛苦,太辛苦了……要不要坐下一起吃點?”
楚陽目瞪口呆:這……這還是董無傷么?
墨淚兒哼了一聲,皺了皺鼻飲料店子,說道:“你們三兄弟吃喝,我在這里你們誰樂意?別這么虛偽了,我睡覺去了。”
向楚陽打了個招呼,墨淚兒這位黑魔揚長而去。
董無傷送到門口,看著墨淚兒回到自己的房間飲料店,才轉回來,呵呵一笑,毫不臉紅,道:“還算是不錯的,也懂得照顧人,這不,看到老大來了,就巴巴的趕緊去買酒去了。她自己也知道,辦不好事情,我真揍她!”
楚陽與芮不通呆呆的看著他。
董無傷大刺刺的搬起酒壇飲料店子,每人倒了一碗,道:“其實女人嘛,就這樣,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是要收拾,平常可以溫柔些,但關鍵時刻,大老爺們一定要硬!原則問題,不能讓步!只要是打服了,以后你一句好話,就能哄得屁飲料店顛屁顛兒的。”
楚陽與芮不通兩眼發直的看著他的身后。
董無傷得意的一笑:“就像上次吧……”似乎察覺了什么,突然道:“就像上次吧,淚兒這辦事能力,還真是沒說的,幫我和不通,不知道幫了多少,老大,你是不知道冇,自從到了這里,要不是有淚兒,我和不通,說不定此刻還流落在哪里呢……對吧,不通?”
芮不通臉上痙攣了起來,傻傻的呆頭鵝一般點頭:“對,對!”
“老大你說呢?”董無傷饒有興趣的請教楚陽:“其實對于女人,我們男子就是要大度一些,凡事要忍讓,這樣才能過日子,并不是每個女子都像淚兒這樣好脾氣的。”
楚陽兩眼發直,看著董無傷粗獷的臉,就像看到了外星人。
董無傷呵呵一笑,一轉身,頓時做大吃一驚狀:“淚兒,你咋回來了?”
墨淚兒微笑著,體貼的幫他理了理衣襟,微笑道:“我是想要來提醒你,若是這兩壇酒不夠,樓下小二那里,我還存了六壇。”
董無傷一把握住墨淚兒的手,感動的道:“淚兒,你真是太好了。”
墨淚兒臉上一紅,道:“放手,什么樣子……好了,我回去啦。”
轉身走了。
董無傷在門口看了一會,小心翼翼的將房門關上,呵呵一笑,抹了一把額頭,道:“老大,對付女人,就要長點兒心眼……”
楚陽瞪著眼看了他半晌,終于感嘆的笑了起來:“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無傷,我真是……應該對你刮目相看了。”
董無傷憨憨的笑了笑,撓撓頭皮。

飲料店”紫邪情目光一閃,打量了他一

”紫邪情目光一閃飲料店,打量了他一下’道:“其實你只差半步不到,就是身入天外天。不過…,你的心事,要在之前了了。要不然,進入天外天之后,積年累月,便是心魔。天外天心魔,不可抵御。”
布留情心中一震,道“是。”
心道,原來她竟然知道我的心愿。
不再多說什么,點點頭示意,就退開兩步。房間里,那種隱隱約約萬劍飲料店齊出的那種恐怖氣勢,就這么突然消失了……
布留情轉過頭:“小舞,你先在這里住幾天,等我辦完事情,回去的時候去接你。如何?”
莫輕舞歡呼起飲料店來:“師父是大好人!”
布留情寵溺的笑了笑,向楚陽點點頭,目光有些復雜,喝道:“小子,你若敢欺負我徒兒,我就活活的閹了你!”
楚陽正要回話,卻見布留情已經化作一道流光,從房間里消失了。
“這個人,很不錯。”飲料店紫邪情對楚陽說道。
楚陽沉吟著,道:“關于這一點,我有一個疑問,稍等后再與你商議。”他搖搖頭:“我心里還不大成熟。”
紫邪情知道楚陽既然這么說,那就肯定的是很嚴肅的問題。點點頭,答應道:“你所想的事情,永遠很復雜,我不敢保證一定為你化解,不過……我會盡力的為你解惑。”
楚陽說道:“好!”
這時,董無傷眼睛一亮,叫道:“這……小舞?這不是小舞么?”
芮不通也認了出來,頓時兩人高興之極,就要撲過來。
莫輕舞往后一退,道:“無傷哥哥,不通哥哥……不能抱。”
董無傷打趣的說道:“怎么,只有你楚陽哥哥能抱,我們不能抱?為啥?”
莫輕舞哼了一聲,說道:“男女授受不親。”
董無傷和芮不通頓時笑得前仰后合。
這時,楚樂兒從紫邪情身邊走出來,拉住楚陽的手,略帶著一絲敵意的問道:“大哥,這是誰?”
莫輕舞頓時就感覺到一股敵意撲面而來,她乃是先天靈脈,對這種氣息格外的敏感’不由得頓時抱住了楚陽另一只胳膊,問道:“楚陽哥哥,她是誰?”
聲音里,居然有淡淡的醋意,和敵意。
兩個小蘿莉,一個抱著左胳膊,一個抱著右胳膊,兩個小腦袋隔著楚陽,充滿了敵意的對視。

”楚陽不等葉輕愁發問,就徑自說了下去:“葉兄為人豪爽,辦事灑脫;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我對葉兄欣賞的很,他前來找我,我豈能不給他這個面子?”
楚陽道:“而且,當時葉兄也飲料店很體諒我,他曾經說過。若是我飲料店不方便,就當他沒說好了。但。葉兄把我當朋友,如此為我著想,我楚陽豈能就沒有義氣了?”
眾位至尊神情更加古怪!
好吧,夜弒風的時候,你是為了害怕;蕭家的時候,你又是為了安全;如今到了葉家,你又講起義氣來了。你可知道你這一講義氣不要緊,險些將你的好兄弟坑死飲料店,家族損失更加是巨大之極!
而且還是先收了好處?
“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葉兄失望的,所以,我追上葉兄,告訴了他這個消息!”楚陽重情重義的說道:“葉兄待我以誠,我必還之以義!朋友相交,講究的就是肝膽相照!”
這句話出飲料店來,連法尊也幾乎暈了過去。
這貨在這里侃侃而談,居然還不知道葉家因為他的‘還之以義’死了多少人?
眾位至尊看著侃侃而談,正義凜然,重情重義,恢弘大氣的楚陽,忍不住一個個的都是覺得自己牙疼了起來。
“而且,當時我還跟夜兄說了,這件事,可是一個大漩渦。讓他謹慎行事。而葉兄當時也答應我了。我們依依不舍,在蘭香園門口相別。”
楚陽昂然地、問心無愧的說道:“這件事,我隨時可以與葉夢色葉兄對質!”
葉輕愁一派無力的點了點頭,揮揮手:“不用對質了。”
審訊到了這里,居然陷入了僵局。
這貨根本不知道實質性問題,一問三不知,如何進行的下去?
“這么說來,你根本不知道他們找你乃是為了什么消息?”法尊問道。
“我當然知道!”楚陽有些委屈的說道:“當時,夜弒風,蘭唱歌,還有諸葛長長,還有葉夢色葉兄,以及石家蕭家陳家厲家等等等幾位公子,都是在瘋狂的追求烏仙子,那一個不是垂涎三尺?那天,在甲秀樓下就幾乎打了起來,而如今,蘭唱歌公子想要用這種方法,來達到他的目的……想必諸位公子是不會同意的。”
“你的意思是,這整件事,就是為了爭風吃醋?”厲相思一陣無語。
“難道不是么?”楚陽愕然道,隨即浩嘆一聲,感慨的說道:“紅顏禍水啊……此言真是太有道理了。

”她靜靜地坐著,一股無形的威儀,就這么散發出來。布留情坐在座位上,只覺得如坐針氈,一張臉逐漸的變得通紅,終于苦笑道:“飲料店紫姑娘,我也不過是開玩笑……而且,我的心中在不爽什么,你也知道……呵呵……”風月二人詫異了一下,心道,這可奇了,以布留情這等寧折不彎的脾氣,居然也會這么服軟?真真是怪事一樁了。
他們卻不知道,布留情自有自己的小心眼,他那句話,并不是說質疑紫邪情,更不是說針對楚陽,而是飲料店因為莫輕舞鐘情楚陽,心中不爽。就像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大了的姑娘,居然即將成為別人家的人,那種感覺。純屬發泄,卻引起了紫邪情的誤會,布留情豈能不尷尬?紫邪情豈能不知道布留情的意思?她也明知道布留情說這句話飲料店實在是飲料店一句沒什么惡意的話,只是一時的心中不舒服而已。但問題是……紫邪情自己心里,對這個問題也不是很舒服呀。所以布留情一問,正好是問到了點子上。紫邪情立即就借題發揮起來。將這位布至尊急的滿臉通紅,汗如雨下。
楚陽在一邊,抬起眼睛,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情知此刻只要自己一開口那就是雙方矛頭都對準自己。于是明智的低下頭……一言不發。愛咋咋地。見到布留情現在尷尬的樣子。紫邪情心有不忍,嘆了口氣,說道:“罷了,我說起這件事。思緒有些不通暢。所以性格就急躁了一些。”布留情笑道:“無妨,無妨。”紫邪情點點頭。道:“各位,要注意的是,若是存心要沖上去。那么。從現在開始,最應該磨練和提升的,不是修為,而是神魂,和意志。每一個剛剛上去的人,都會遭遇無數的風險。其中。對于神魂和心智的要求,尤為重要。”眾人默默點頭。牢牢地記了下來。“我這一次若要離開,極有可能,將會去那里。”紫邪情淡淡的說道。楚陽精神一震,道:“難道你不去尋找了么?”紫邪情眼中露出一抹懷念,悵然道:“那……是一份執念……”楚陽明了的點頭。那,是一份執念。但,也只是……一份執念!僅此而已!“但也有可能不去那里!”紫邪情俏臉一寒,有些咬牙的說道。楚陽噤若寒蟬,急忙閉嘴。“風月!”紫邪情肅容看著月聆雪與風雨柔。“在。”兩人急忙答應。“你們兩個的事情,可以找楚陽!等他的醫術再進一步,就能為你們解決這個問題。”紫邪情下巴向著楚陽抬了抬。
“真的!?”風雨柔大喜過望。月聆雪也是一臉的興奮。


那人冷哼一聲,淡淡道:“我若不計較,徒弟就被搶走了!你們倆,還在里面做什么,被人審問的很爽么?還不趕緊的滾回去!?”
楚陽諾飲料店諾連聲,有些不安,抬頭問道:“這個……,那啥,我可以走了么?”
眾人一起苦笑起來:誰敢不讓你走?
“當然可以夜帝呵呵的親切地笑道!”楚少兄以后若是有閑暇,還請來夜家耍耍。”
楚陽微笑道飲料店:“那是一定要去耍耍的。”
夜帝微笑。
自然,他絕對不知道,飲料店他所說的‘去耍耍”跟楚陽說的‘一定要去耍耍的”那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意思啊。
其他幾家的至尊們也都不同程度的表示了友善之意。
唯有蘭暮雪坐在地上,欲哭無淚。
他現在終于知道了蘭家的厄運是怎么來的了。
定然是蘭家逼迫楚陽的事情被這位大能知道了,于是乎這位大能暗中布局,狠狠的擺了蘭家一道。
然后更將風飲料店月直接扯了進來,還將自己狠狠打了一個半身殘廢!
尼瑪!怎么會有這種事情。
你他媽的楚陽有這種強大到牛逼逆天的后臺卻不說,一直在扮豬吃老虎,這不是活生生的要坑死人么?
蘭暮雪癡癡呆呆的坐在地上,一時間萬念俱灰。
眾位至尊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他。蘭暮雪這次是真抓瞎了。大家離這貨遠點,免得隔得近了沾了霉氣多了晦氣,或者被他傳染的二了起來那可就糟糕了……。
楚陽與楚樂兒兩人笑瞇瞇的走出來了瀟瀟堂。
外面已經沒人了,紫邪情說了那幾句話,就知道楚陽等人乃是萬無一失,現在就是給個天給法尊和九大至尊做膽子,他們也絕對不敢動楚陽了!
所以紫邪情現在已經回到了蘭香園,喝茶去了。
楚陽走出來還沒有半里路,劍靈就在九劫空間里爆發了。
“我操!他怎么會在這里?”劍靈后怕之后,表情恐怖之極:“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被補天了么?”
法尊與布留情談心的時候,劍靈正在閉關,什么都沒聽見。

飲料店” 葉默點了點頭,


葉默點了點頭,這個黃玫倒也聰明,當飲料店時她是立即就退場了,沒到到她這么果斷,知道朱宏生不值得輔助立即就離開了。可是既然她離開了,還要來找自己干什么?他葉默可不是混黑的,也不是混黑的老大。
“她說了什么嗎?”葉默再次問道。
石開根說道:“她只是問了你來三藩是不是主要飲料店就是尋找顏姐的,還有你下次什么時候來。因為她已經知道這件事,我也沒有隱瞞。至于下次你什么時候來,我說我也不知道。后來她就走了,也沒有再聽到她的消息。”
葉默沒有再問,這個黃玫心計不錯,她飲料店的心計和彭樂機不同,她是想做些事情。如果可以讓她去幫助虛月華倒是不錯,不過既然已經走了,就沒有必要再問了。
……
相比起美國別的地方,甚至舊金山別的小鎮,梅西卡小鎮就顯得太普通了。就連街道都顯得有些凌亂,小鎮的那些建筑就更是古舊了。相比起美國其余的地方,葉默覺得這個小鎮實在是太差了點飲料店
葉默站在一家咖啡店門口,這家咖啡店倒是新建起來的。石開根給他的地圖上面畫圈的就是這個地方,當初顏姐來過這里,只是原來這里還沒有咖啡店而已。
葉默嘆了口氣,這么多年過去了,不要說顏姐大部分都不會繼續留在這個小鎮,就算是她還在這里,也不是他可以在短短的時間就找到的。
走進咖啡店,葉默隨便要了一杯咖啡,他不懂那些英文,只是隨便點了一個而已。咖啡端上來,上面全是泡沫,葉默攪了一下,喝了一口有些苦澀,他不喜歡這種味道。
隨手拿起旁邊的一張報紙,頭版頭條就是美洲銀行的相片,還有被葉默挖開的金庫墻壁。葉默微微一笑,反應還算快,這才早上,報紙就出來了。雖然那些英文他看的不大明白,但猜也可以猜到是怎么回事。只是不知道那個金庫被搬,美國人有沒有發現。如果白宮發現金庫被搬了,他們會不會發狂?
聽說那個金庫很少有人進去,如果美國人幾年后才發現黃金被搬走了,那才好笑。
一名金黃頭發的女郎在葉默剛坐下不久,就端了一杯咖啡坐在了葉默的對面,用英語問了一句,“你是華夏人?”
這句話葉默倒是聽懂了,可是他不想和這個女人說話,裝著聽不懂的樣子依然喝了一口并不喜歡的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