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料店萬里迢迢

萬里迢迢,放下了一切的事情,專程趕去為自己的兄弟祝賀。帶著滿腔的歡喜,與一種‘飲料店與有榮焉’的絕對驕傲,準備陪著自己的最好的兄弟站在天下之巔,然后告訴他:我來了!
我們一直在!
告訴他,不管你站在什么位置。兄弟就是兄弟!
那是一種何等的振奮和激動?!
但布留情到了地點之后,懷著狂喜飲料店與激動見到自己的兄弟,卻突然發現自己的兄弟已經不是自己的兄弟!已經不知道被什么東西占據了自己的兄弟的身體。
變成了一個陌生人!
那是一種什么心情?
楚陽覺得,若是自飲料店己是布留情,在那一刻,恐怕當場大哭出聲然后拼命也有可能。布留情能夠當場忍住,然后轉身就走,已經是算得上定力高強!
想著布留情當時的失落和心酸絕望,想著飲料店豪情蓋世的東方霸道竟然落得如此凄慘下場,想著布留情去為兄弟祝賀卻失望的那種場面……在這一刻。烏倩倩心中一酸,甚至流下淚來。為了那份男人之間的友誼!
只聽布留情愴然而悲憤的繼續說道:“但卻在見到你第一面的時候,你就禮貌的看著我……我就頓時知道,他已經不是他!而是變成了你!”
“因為東方霸道在我面前。從來不知道什么是禮貌!但你當時的眼神,卻分明不認識我!”
“當時在執法城,執法者高手如云,我勢單力孤,所以我當時立即退走!”
“但,一萬三千年來。我一直無時無刻的在找機會。我一直想要殺你!殺你!”
布留情哈哈大笑:“你是什么東西?居然頂著我兄弟的臉,招搖撞騙?跟東方霸道相比,你算個鳥?”
法尊的臉陰沉得如同要滴出水來,淡淡道:“布留情,你太過分了。你可知道,如此污蔑執法者至尊,已經是死罪!”
“我呸你祖宗的!”布留情凄愴的大笑:“讓你多活了一萬三千年,已經足夠讓霸道在地下罵我了。我去你大爺的死罪!”
法尊目光閃動,似乎在思索著。聽了這幾句絕對沒有禮貌的話竟然沒有動怒,他似乎在自己心里往外挖掘著什么。終于恍然大悟:“原來你就是布追追!”
布留情身子一顫,聽到這個久遠的名字,一時間百感交集:“不錯,我就是布追追!你竟然在霸道的記憶里,終于查到了我的本名!”
“我便是布追追!但我的媳婦的名字,你查不到!我告訴你,她叫憐依依!”
布留情的原名居然是叫布追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