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料店” 布留情吹胡子瞪


布留情吹胡子瞪眼睛道:“說說話哪用得了這么長時間?小舞,你不懂,你一個女孩子家,要注意,這世飲料店上有很多人人面獸心,從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
莫輕舞撅著嘴說道:“我楚陽哥哥才不是這樣的人!師父,你一直千方百計的阻攔我不讓我尋找楚陽哥哥,就是怕他人面獸心嗎?師父你真小心眼。”
布留情飲料店嘆了口氣,用要殺人一般的眼睛看著楚陽。
楚陽有些疑惑,上次在中三天見到布留情,貌似沒有這樣的不禮貌呀纓嗯么著一次,倒像是對自己充滿了戒備心理?
倒像是努力地阻止小雞往狐貍邊上湊的老母雞一教”,…
他心念一轉,頓時明白了布留飲料店情為何這樣想。不由一陣苦笑。
看來法尊那天晚上說的話,對布留情的影響不小,這哥們認定了所有九劫劍主都是無情無義的人,唯恐自己徒弟跟著吃虧……
楚陽微笑道:“布前輩飲料店這是哪里話,我們久別重逢,難道不應該好好聚聚?再說,里面還有不少的熟人呢。”
言下之意就是:我又不是和你徒弟單獨呆著,始終在你眼皮子底下,你怕什么?布留情橫眉立目:“不少熟人也不行!”
便在此時,包廂內一股恐怖的氣勢突然散發出來,一個聲音淡淡的道:“外面就是九重天第一高手布至尊吧?”
布留情神情一肅,道:“九重天第一,惶J不敢當不知閣下是?”
紫邪情淡淡道:“第一,的確是當不得,不過,進來聊聊,還是可以。”
布留情氣往上沖,淡淡道:“如此,倒是要領教領教!”
說著便是大踏步走了進去。
楚陽一笑對付布留情這種人,果然還是紫邪情有辦法,一個九重天第一,就將他的脾氣激了起來。
但,楚陽也知道,同樣的辦法,也要看誰來用。若是自己說,恐怕布留情連理都不會理只是一笑置之。
但紫邪情卻具備評點這個‘九重天第一,的資格!
所以,從她口中說出來的話,也就是格外的有分量。
莫輕舞根本沒考慮這一點,更沒考慮,自己的師父已經與里面的紫邪情暗中較量上了,她現在滿心滿腦子的都是楚陽,偎依在楚陽身上,挽著他的胳膊在自己懷里小丫頭覺得自己幸福到了極點,似乎一輩子,都有了依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