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料店” 月聆雪說道:“


月聆雪說道:“好。”
白影一起,剎那間去的無影無蹤。
“干什么?”楚陽不解的問道。
“有一些事情,趁著還有機會,先說一說。”紫邪情淡淡的笑著飲料店,心中無限復雜,心道,你這個傻瓜,我是抓緊時間,在我走之前,為你的未來,再鋪鋪路……道境之力,越來越足,現在,就算是不在戰斗的時候,也已經隱隱約約的感受到了長空之飲料店中的道境之力。
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離開了。
我只能盡我所能,能為你多做一件事,就多做一件事。
楚陽一陣沉默,似乎感受到了紫邪情的飲料店心意,終于澀澀的問道:“不走……不行嗎?”
紫邪情心中一軟,一酸,強行忍住心情波動,冷酷地搖頭:“不行!”
楚陽垂下了頭,不再說話了。
莫輕舞悄悄地問飲料店楚陽道:“紫大姐要走么?”
楚陽嘆了口氣,握住她的小手,道:“人生啊……哪里有不散的宴席……”聲音中,一種惆悵的意味,濃濃的飄散。
紫邪情耳朵一動,隨即就感覺自己的心里一陣抽疼,但她面無表情的往前飄去,走到了隊伍的最前面帶路而行。
莫輕舞眨著眼睛,道:“難道楚陽哥哥想把紫姐姐留下來?”
楚陽苦笑:“是啊,我也很矛盾,想讓她留下來,但,她若是留下來,恐怕就會有危險。”
“很大的危險?”莫輕舞問道。
“很大的危險!性命之憂!”楚陽又嘆了口氣。
“楚陽哥哥你喜歡她?”莫輕舞有些失落的問道。
楚陽不否認,點點頭,認真的道:“但楚陽哥哥最喜歡的,還是輕舞。”
莫輕舞快樂的道:“那我就放心了。”
突然扳住楚陽的頭,將花瓣一般的嘴唇湊在他耳朵邊上,道:“若是楚陽哥哥真的不想讓紫姐姐走,我有個辦法。”
楚陽奇怪的問:“什么辦法?”
莫輕舞咬著嘴唇,躊躇了一會,終于輕聲道:“你若是跟她生米煮成熟飯了……她咋走呀?”
楚陽一個踉蹌,只覺的兩腿發軟,險些一頭栽倒在地。
走在隊伍最前面的紫邪情也是一個踉蹌,隨即,精致的耳朵都有些紅了起來,隨即快步往前走去。
跟她并肩走著的風雨柔很奇怪,問道:“前輩,您怎么了?”
紫邪情吐出一口氣,道:“沒什么,呵呵……”快步前行。
楚陽一個爆栗敲在莫輕舞頭上,低聲道:“邪惡的小丫頭……從哪里聽到的這么亂七八糟的事情?”
莫輕舞嘻嘻一笑,雪雪呼痛,道:“師傅給我找了一個按摩師,我們常常聊天的……”
“按摩師?男的女的?”楚陽一陣緊張。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