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冷哼一聲,淡淡道:“我若不計較,徒弟就被搶走了!你們倆,還在里面做什么,被人審問的很爽么?還不趕緊的滾回去!?”
楚陽諾飲料店諾連聲,有些不安,抬頭問道:“這個……,那啥,我可以走了么?”
眾人一起苦笑起來:誰敢不讓你走?
“當然可以夜帝呵呵的親切地笑道!”楚少兄以后若是有閑暇,還請來夜家耍耍。”
楚陽微笑道飲料店:“那是一定要去耍耍的。”
夜帝微笑。
自然,他絕對不知道,飲料店他所說的‘去耍耍”跟楚陽說的‘一定要去耍耍的”那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意思啊。
其他幾家的至尊們也都不同程度的表示了友善之意。
唯有蘭暮雪坐在地上,欲哭無淚。
他現在終于知道了蘭家的厄運是怎么來的了。
定然是蘭家逼迫楚陽的事情被這位大能知道了,于是乎這位大能暗中布局,狠狠的擺了蘭家一道。
然后更將風飲料店月直接扯了進來,還將自己狠狠打了一個半身殘廢!
尼瑪!怎么會有這種事情。
你他媽的楚陽有這種強大到牛逼逆天的后臺卻不說,一直在扮豬吃老虎,這不是活生生的要坑死人么?
蘭暮雪癡癡呆呆的坐在地上,一時間萬念俱灰。
眾位至尊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他。蘭暮雪這次是真抓瞎了。大家離這貨遠點,免得隔得近了沾了霉氣多了晦氣,或者被他傳染的二了起來那可就糟糕了……。
楚陽與楚樂兒兩人笑瞇瞇的走出來了瀟瀟堂。
外面已經沒人了,紫邪情說了那幾句話,就知道楚陽等人乃是萬無一失,現在就是給個天給法尊和九大至尊做膽子,他們也絕對不敢動楚陽了!
所以紫邪情現在已經回到了蘭香園,喝茶去了。
楚陽走出來還沒有半里路,劍靈就在九劫空間里爆發了。
“我操!他怎么會在這里?”劍靈后怕之后,表情恐怖之極:“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被補天了么?”
法尊與布留情談心的時候,劍靈正在閉關,什么都沒聽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