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靜靜地坐著,一股無形的威儀,就這么散發出來。布留情坐在座位上,只覺得如坐針氈,一張臉逐漸的變得通紅,終于苦笑道:“飲料店紫姑娘,我也不過是開玩笑……而且,我的心中在不爽什么,你也知道……呵呵……”風月二人詫異了一下,心道,這可奇了,以布留情這等寧折不彎的脾氣,居然也會這么服軟?真真是怪事一樁了。
他們卻不知道,布留情自有自己的小心眼,他那句話,并不是說質疑紫邪情,更不是說針對楚陽,而是飲料店因為莫輕舞鐘情楚陽,心中不爽。就像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大了的姑娘,居然即將成為別人家的人,那種感覺。純屬發泄,卻引起了紫邪情的誤會,布留情豈能不尷尬?紫邪情豈能不知道布留情的意思?她也明知道布留情說這句話飲料店實在是飲料店一句沒什么惡意的話,只是一時的心中不舒服而已。但問題是……紫邪情自己心里,對這個問題也不是很舒服呀。所以布留情一問,正好是問到了點子上。紫邪情立即就借題發揮起來。將這位布至尊急的滿臉通紅,汗如雨下。
楚陽在一邊,抬起眼睛,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情知此刻只要自己一開口那就是雙方矛頭都對準自己。于是明智的低下頭……一言不發。愛咋咋地。見到布留情現在尷尬的樣子。紫邪情心有不忍,嘆了口氣,說道:“罷了,我說起這件事。思緒有些不通暢。所以性格就急躁了一些。”布留情笑道:“無妨,無妨。”紫邪情點點頭。道:“各位,要注意的是,若是存心要沖上去。那么。從現在開始,最應該磨練和提升的,不是修為,而是神魂,和意志。每一個剛剛上去的人,都會遭遇無數的風險。其中。對于神魂和心智的要求,尤為重要。”眾人默默點頭。牢牢地記了下來。“我這一次若要離開,極有可能,將會去那里。”紫邪情淡淡的說道。楚陽精神一震,道:“難道你不去尋找了么?”紫邪情眼中露出一抹懷念,悵然道:“那……是一份執念……”楚陽明了的點頭。那,是一份執念。但,也只是……一份執念!僅此而已!“但也有可能不去那里!”紫邪情俏臉一寒,有些咬牙的說道。楚陽噤若寒蟬,急忙閉嘴。“風月!”紫邪情肅容看著月聆雪與風雨柔。“在。”兩人急忙答應。“你們兩個的事情,可以找楚陽!等他的醫術再進一步,就能為你們解決這個問題。”紫邪情下巴向著楚陽抬了抬。
“真的!?”風雨柔大喜過望。月聆雪也是一臉的興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