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陽不等葉輕愁發問,就徑自說了下去:“葉兄為人豪爽,辦事灑脫;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我對葉兄欣賞的很,他前來找我,我豈能不給他這個面子?”
楚陽道:“而且,當時葉兄也飲料店很體諒我,他曾經說過。若是我飲料店不方便,就當他沒說好了。但。葉兄把我當朋友,如此為我著想,我楚陽豈能就沒有義氣了?”
眾位至尊神情更加古怪!
好吧,夜弒風的時候,你是為了害怕;蕭家的時候,你又是為了安全;如今到了葉家,你又講起義氣來了。你可知道你這一講義氣不要緊,險些將你的好兄弟坑死飲料店,家族損失更加是巨大之極!
而且還是先收了好處?
“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葉兄失望的,所以,我追上葉兄,告訴了他這個消息!”楚陽重情重義的說道:“葉兄待我以誠,我必還之以義!朋友相交,講究的就是肝膽相照!”
這句話出飲料店來,連法尊也幾乎暈了過去。
這貨在這里侃侃而談,居然還不知道葉家因為他的‘還之以義’死了多少人?
眾位至尊看著侃侃而談,正義凜然,重情重義,恢弘大氣的楚陽,忍不住一個個的都是覺得自己牙疼了起來。
“而且,當時我還跟夜兄說了,這件事,可是一個大漩渦。讓他謹慎行事。而葉兄當時也答應我了。我們依依不舍,在蘭香園門口相別。”
楚陽昂然地、問心無愧的說道:“這件事,我隨時可以與葉夢色葉兄對質!”
葉輕愁一派無力的點了點頭,揮揮手:“不用對質了。”
審訊到了這里,居然陷入了僵局。
這貨根本不知道實質性問題,一問三不知,如何進行的下去?
“這么說來,你根本不知道他們找你乃是為了什么消息?”法尊問道。
“我當然知道!”楚陽有些委屈的說道:“當時,夜弒風,蘭唱歌,還有諸葛長長,還有葉夢色葉兄,以及石家蕭家陳家厲家等等等幾位公子,都是在瘋狂的追求烏仙子,那一個不是垂涎三尺?那天,在甲秀樓下就幾乎打了起來,而如今,蘭唱歌公子想要用這種方法,來達到他的目的……想必諸位公子是不會同意的。”
“你的意思是,這整件事,就是為了爭風吃醋?”厲相思一陣無語。
“難道不是么?”楚陽愕然道,隨即浩嘆一聲,感慨的說道:“紅顏禍水啊……此言真是太有道理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