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陽渾身一震,目**光,咬牙切齒:“法尊,果然是你!”
莫天機突然抬頭:“法尊找到的是什么東西?”
楚陽冷哼一聲,道:“這一節根本不用飲料店考慮,他找到的,定然就是補天玉!每一次萬藥大典,藥谷都會有一部分補天玉存留!法尊定然是盯上了那個……”
莫天機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他不明白補天玉的飲料店用處,但卻不想在這時候問楚陽。
楚陽心中滿是疑惑:那補天玉的用處雖然逆天,但只可以用到那種神魂碎裂的重傷之人身上,法尊寧可毀滅整個藥谷也要搶走補天玉,為什么?
難道補天玉還有什么其他的用處?
“藥谷之事之后,嫁禍域外天魔,然飲料店后污蔑老大你為域外天魔的事情,也是從此而來!”謝丹瓊有些義憤填膺:“想不到九重天最是位高權重的法尊,居然是如此一個陰險毒辣的小人!”
顧獨行冷冷怒道:飲料店“如此人物,怎配做法尊?統領天下英雄?當斬之!”
楚陽心中早就猜到此事,反而不以為意。倒是因為顧獨行這句話笑了起來,當斬之……哈哈,顧獨行倒真有一種鐵面無私的味道……
“不過,他們雖然不知道法尊搶奪那什么神秘東西的用處,但卻親眼看到了那東西的好處!”謝丹瓊臉色現在才有些回復了紅暈,可見剛才的劇烈嘔吐對他的影響。只聽他慢慢說道:“當時法尊乃是受了重傷……全靠執法堂的人用元氣和不斷的屠殺人命來延續一口元氣,但在得到那東西之后,法尊的身體奇跡一般的恢復了,而且,修為更加精進,這段時間里,更加的突飛猛進……越來越是深不可測!”
謝丹瓊說完,就見到楚陽的眼神一下子變得深邃了起來,急忙的收住口不再往下說,唯恐打亂了楚陽現在在考慮的問題。
楚陽皺著眉頭,苦苦思索了一會;才道:“還有呢?”
“還有就是……元老堂的存在!”謝丹瓊道:“執法者之中,有一個最為神秘的元老堂……里面,全是不世高手。”
他頓了頓,道:“那古一鼓所說的三次敗仗,應該就是元老堂中人出手了。”
楚陽緩緩點頭:“嗯。”
“還有就是,法尊身邊似乎多了一個人,但他們都沒見過,只是感覺……因為,法尊原來的時候身上并沒有異常,但現在,有些時候卻會發現,有很淡的黑氣升騰,這種黑氣,讓人很不安。”
這句話出來,楚陽與莫天機同時臉色變了。
“天魔!”
兩人心中都是暗暗地叫了一聲!
謝丹瓊被兩人的臉色嚇了一大跳。

廣告


飲料店陽呵呵笑了起來,眼中閃著莫名的光,道:“我們總有一天,會找到她的。輕舞,你要好好的修煉,莫要辜負紫姐姐的期望和一番苦心。”
“嗯,這套功法我很喜歡。尤其是九天舞這個名字……”莫輕舞道:“媽媽說,女兒一生莫輕舞;可我只愿為你舞……”
楚陽熱血上沖,強行抑制飲料店,道:“我也喜歡看你舞……”
莫輕舞沉思了一下,有些猶疑的點了點頭。輕聲道:“楚陽,其實……”
說了半句話,她突然欲言又止。
楚陽有些奇怪,問道:“怎么了?”
莫輕舞吸了一口氣,說道:“飲料店我修煉,主要是為了與你一起……不要成為你的拖累;你要翱翔九霄,我便陪著你一舞九重天……”
“若是你此刻選擇歸隱山林做一個普通人……那我也寧愿散去一身修為。陪你優游林泉。”
莫輕舞認認真真的說道。
飲料店
楚陽一怔。
旁邊的莫天機也是一怔。
楚陽只覺得渾身的熱血都幾乎沖上了頭頂。
用一種近乎于呻吟般的聲音低低的呢喃道:“輕舞……輕舞……”將她緊緊的抱在了懷里,這一刻,他不想說什么也不知道說什么。但,任何話都是多余。
莫輕舞靜靜的靠在他懷里,感受著他咚咚的心跳。臉上露出笑容,輕聲的說道:“楚陽,紫姐姐也很喜歡你吧?”
楚陽身體不由一僵。
莫輕舞抬起頭:“你也喜歡紫姐姐吧?”
楚陽眼中露出迷惘的神色,抱著莫輕舞的雙手卻緊了緊。
莫輕舞眼中露出一絲笑意,隨即將小腦袋又埋在了楚陽懷中。
駿馬奔馳,迎面寒風如刀,楚陽的頭發凌亂的飛起,在空中飄舞,他的眉頭緊皺,似乎在考慮什么重大的問題。
莫輕舞靜靜的等待著。
楚陽想了好久。終于苦澀的說道:“輕舞,有一些事情,你最具有知情權。但我一直沒有告訴過你,此刻時機不對,等到空閑時候。我細細的說給你聽。”
莫輕舞眨著眼睛,想了半天才道:“好,我等著楚陽哥哥給我……給我解釋。


就連同傲邪云芮不通,出門而去。
出門的時候,意外地發現厲雄圖并不在,在門外等候的,卻是厲氏家族大公子飲料店,厲絕!
“厲雄圖呢?”莫天機眼底陰郁的神色一閃,淡淡問道。

第七百三十九章 小人如狗!
今天的厲絕,一身白衣勝雪,既顯得樸素,又有些飄然出塵的瀟灑。
負手站在小院門外,更是身長玉立。
加上劍眉星目,臉上帶著溫暖飲料店的微笑,真是一表人才,讓人看上去就是心生好感。
飲料店 但莫天機顯然對厲絕的這身裝扮有些不怎么感冒,笑話,說起美男子,莫天機可是見的多了。兄弟幾人,有哪一個不是美男子?
更不要說其中還有一個美得簡直可以用‘風華絕代’這四個字來形容的謝丹瓊!
厲絕雖然長得不俗,但比起謝丹瓊飲料店,差了不是一個檔次,甚至就算是比起顧獨行,還有一段距離。
更不要說其中還有一個自詡是英俊瀟灑天下第一的楚陽。
在莫天機眼中,厲絕甚至還不如談曇長得好看……
所以張口第一句話,就是直接問起厲雄圖。
厲絕對這個問題顯然早有準備:“莫兄,雄圖他被家族派出去半點事情,很快就回來了。是小弟自告奮勇,前來迎接莫兄等人前去大廳。”、
莫天機哦了一聲,淡淡道:“厲大公子太客氣了,只是,不知道有什么要緊的事情,非要打攪我們兄弟相聚?”
厲絕呵呵一笑,對答如流,壓低了聲音,甚至還有些神秘和擠眉弄眼的說道:“這個,別人可真幫不了他,是歡歡姑娘的家人來了,厲雄圖前去迎接了……哈哈……明白了吧?”
莫天機顯然對這個玩笑并不覺得有趣,眼中寒光一閃,道:“這么說,歡歡姑娘也去了?”
厲絕微笑:“那倒不是,畢竟他們兩人也快要成親了,歡歡姑娘體質不是很好,還是留在這里好好的養養身體,等雄圖兄弟回來,給她一個驚喜。”
他眨眨眼:“莫兄,女孩子可是都喜歡驚喜的哦……”
莫天機微微笑了起來:“果然是用心良苦,哈哈……”
厲雄圖道:“莫兄,請,家父等人可是一直在翹首以盼,如今,就讓小弟看看莫兄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大破第五輕柔!”
莫天機走出兩步,道:“傲邪云,歡歡姑娘一個人在這里,我有些不放心,你留下來做個伴吧。


夢歡歡道:“原來如此,我去給大哥奉茶。”
傲邪云道:“不必了。”隨即似冇乎是想起了什么,說道:“飲料店弟妹很是文雅,一看就是大家閨秀,不知家里還有什么人?”
夢歡歡道:“傲大哥說笑了,歡歡只是一飲料店個尋常女子;家中還有爹娘,二老年事已高,而且沒有修為,所以暫時住在外面。”
傲邪云饒有興趣道:“看來住得不遠吧?”
夢歡歡微笑了一下:“嗯,不遠,不過也不近,三百多里地。”
傲邪云嗯了一聲,旁敲側擊的詢問;一副無意的樣子;但夢歡歡那里有傲飲料店邪云的閱歷,三言兩句之間,就被傲邪云將所有資料全部套了出來。
隨即傲邪云告辭,回到房冇中,細細思索;至尊神識,卻將整個小院全盤籠罩了起來。
傲邪云對自己的職責很明白。
……
“三路大軍?”飲料店莫天機看著面前的敵情分布圖,看著雪花般飛來的情報,一張張攤開,啪啪啪幾根細細的鋼針分出,分門別類的釘在一起。
只是這一手,厲家厲無波等人就是心中一凜。
果然不凡。莫天機一個出手,將撲朔迷離的局勢瞬間就變得清楚。
“石家往這里、蕭家往這邊,還有陳家在這里……”莫天機皺著眉頭,道:“陳家乃是單獨一路,但,石家與蕭家的線路,卻只隔著兩座山。”
“而這三個位置,都有厲家的人鎮守;看這種情況和聲勢,第五輕柔應該只是想要拔掉其中一處,絕對不可能三個點全部拔掉!”
莫天機沉吟著說道。
“是的;我們壓在考慮,對方的目標,應該就是其中的一處。”厲無波說道:“這種戰術,對方已經使用過多次;但我們每次應對,都會出現錯誤,根本接觸不到對方的主力,等到幡然醒悟的時候,已經是時過境遷。”
莫天機淡淡道:“他們本來就可以隨時變化的。”
說完,手指在地圖上緩緩移動,一下子點在一個位置,道:“這里!”

第七部 第七百四十章 這,就是智者!
眾人愕然。
對方三路人馬利箭一般shè來,各自有各自的目標,正是人心惶惶之際,莫天機這一手指頭,卻是指向了第四目標!
三個厲家的堡壘,白雪涯、蜈蚣嶺、鷹愁峰。


厲絕臉上有飲料店些微微的變色,道:“這……不大好吧?畢竟男女有別……”
傲邪云大笑道:“厲少想必還不知道我們兄弟之間的感情,不要說只是在同一個院子里與歡歡姑娘做個伴,就算是真的在同一個房間里,我兄弟飲料店也決不會有任何懷疑!”
厲絕干笑一聲,有些羨慕的說道:“真的很羨慕這樣的兄弟感情啊……”
莫天機微微一笑,道:“咱們走吧。”
厲絕有一種無處下口的感覺,保持飲料店著溫文的風度,瀟灑一笑:“莫大哥請。”
莫天機突然站住,微笑問道:“敢問厲公子貴庚?”
厲絕臉色灰了一下,道:“虛度三十有六了。”
莫天機淡淡道:“哦,你三十六,我才二十二冇,若是按照年齡來算,其實飲料店我應該叫你叔叔的。如今聽你叫我大哥,心里怪怪的。”
一邊的芮不通嘎嘎嘎大笑,幾乎喘不過氣來。
厲絕眸子里閃過一絲隱約的憤怒,道:“但莫兄的成就,卻是讓哪怕是數萬歲的,也是望塵莫及;學無前后,達者為大啊。”
莫天機淡淡道:“是啊。”
芮不通在一邊哈哈大笑:“厲公子,既然如此,你認為莫天機比你高出來多少?最少也有幾年的水平嗎?”
厲絕壓下火氣,道:“幾年的水平豈不是小看了莫兄?莫兄在智謀上,最少要高過我萬年的修為是絕無問題的,莫兄的天才,天下皆知,何必多做爭論?”
芮不通哈哈一笑:“既然比你高出來萬多年,那你就更不應該叫他莫兄了,你應該叫他祖宗才對!莫祖宗!”
厲絕大怒,淡淡道:“敢問芮兄與莫兄相比,又相差多少?”
芮不通嘿嘿一笑:“莫天機比我差遠了,最少也要差著幾年的火候!”
莫天機頷首:“不錯,不通比我可強多了。至于厲兄也是過于抬高了我那么一點點。”
言下之意便是:是的,我很謙虛,我絕對沒有超過你一萬多年,但超過你**千年還是有把握的。所以,你叫我老祖宗,貌似也說得過去。
厲絕自然不是傻子,當然聽得出莫天機的言中之意,眼中銳利的光芒閃了閃,心中暗暗發狠:**,不要以為你是九劫之一就了不起,等厲雄圖死了,老冇子成為九劫之一,看老冇子整不死你們這兩個魂淡!
三人都是和悅的微笑著,往前走。


“而且法尊與九大家族,都派人去了中三天,查訪九劫的消息!而且已經確定了幾個人,其中有,莫天機,顧獨行,紀墨,羅克敵,飲料店還有我!”謝丹瓊道:“目前,我們五個人的身份已經泄露了!”
莫天機臉色冷靜,沉靜,陰沉著臉道:“其他人呢?”
“其他人他飲料店們不敢確定,就只是確定了一個厲雄圖。”謝丹瓊有些嘲諷的笑了笑:“所以這一次圍剿厲家,都已經出了大力。”
莫天機冷笑:“出了大力……還不夠,我要他們最好出全力!”
“董無傷芮不通由于早早的來了上三天,反而逃脫了這個嫌疑,不過……他們這些人曾經聽法尊念叨過董飲料店無傷的名字……看起來,無傷應該也被盯住了。”
謝丹瓊緩緩的說道:“中三天,形勢堪憂。不知道……”他有些憂慮的目光看著莫天機。
楚陽皺了皺眉,問道:“天機,中三天,我們的親戚朋友,有沒有安排飲料店好?”
莫天機點點頭,道:“應該是萬無一失。”
楚陽道:“哦?”
莫天機淡淡道:“我找了一大片山脈,建立了莊園,大家都在那里面,吃穿用度,都足夠百年之用!”
楚陽皺眉:“那遠遠不夠!”
莫天機道:“上次,你留下的那數百萬紫晶,其中的九十九萬,我全部灑在了中三天,完全用紫晶的力量,擺下了一個迷天大陣!將整座山脈,都隱藏了起來。”
“若不是精通陣法的人……”莫天機咬了咬牙,道:“就是九品巔峰至尊,也未必能夠攻破大陣!”
“內部呢?”楚陽一針見血的問。若是內部有人出來被人守株待兔的抓住……大陣也就瓦解了。
莫天機冷笑:“這一節,我豈能想不到;我跟大家說,里面的人是可以隨意進出的,但實際上……那座大陣卻是既不能進,也不能出!”
“除非是到了兩百年之期,大陣威力減弱,才會顯形。否則,誰也出不來,誰也進不去!”莫天機淡淡微笑:“我莫天機一向未雨綢繆,既然我們的身份又暴露的危險,怎么會讓自己有后顧之憂……”
莫天機有些歉意的眼神看著顧獨行和董無傷等人,道:“兄弟們,這一次,是我騙了你們。因為……我若是不騙你們,以咱們的家中那幾位大公子的脾氣,是絕不會在山里面呆下去的……還請兄弟們諒解。


“是。”楚樂兒臉上發出了光。只要有人夸將楚陽,楚樂兒就會高興。
“當然,這句話也是相對的來說。”舞絕城說道:“聽說有些異族的功法,大異于我們人類……他們的功飲料店法,自燃與我們不一樣的,不過飲料店,為師并沒有見過……”
“你以后若是見到……盡管殺無赦!”
“是!”
舞絕城眼睛看著虛空,沉沉道:“我問你,練武乃是為何?”
楚樂兒不假思索地道:“這個,我聽大哥說過,練武,強大,乃是為了守護!守護自己在乎的人,守護自己在乎的事。守護做人的底飲料店線,守護自己的責任!”
“偽君子!”舞絕城撇撇嘴,毫不留情的說道:“你大哥真讓我惡心!”
楚樂兒頓時鼓起了嘴:“師父,你這句話真難聽!你要向我道歉!”
舞絕城很干脆的道:“對不住,為師說錯話了。”
舞絕城的道歉很熟練,張口便來飲料店,熟極而流。除了缺乏誠意,別的真沒什么毛病。
可以猜得出來,這一路上,毒醫大人已經是不是第一次的對自己的徒弟如此道歉了。

第七百一十八章 九天舞!
楚樂兒哼了一聲,氣鼓鼓的不說話。
舞絕城道:“其實武道,變強,真正的目的,便是為了殺人!你是為了守護也好,為了掠奪也罷,抑或為了長生……但,有個前提另件便是:不管你做什么,都要殺人!”
“你不殺人,就要被殺!”
“你說你守護,那么,有人要傷害你要守護的東西你要守護的人的時候,這個人你殺不殺?你不殺,他下次還來;說不定就將你的守護破壞的精光!所以你必須殺!”
“有人阻撓你長生,你殺不殺?”
“你想搶人家東西,別人會不會你一說就服服帖帖的給你?”
“所以,練武,殺人才是第一要務!”
“練刀練劍練拳腳,都是為了殺人!而我們用毒,也是為了殺人!”舞絕城道:“為何他們可以堂堂正正,我們便不能?”“我們片毒的人,實在應該比練刀劍拳腳的人更加理直氣壯才對!更加的光明正大!”
“因為,他們與我們相比,他們才是一門心思的想著殺人,但我們用毒用好了,不僅可以殺人,也可以救人!但他們用劍用刀能救人么?”
舞絕城曬然道:“所以我們才是好人!樂兒,你要記住這一點。”
楚樂兒不服氣的說道:“他們用刀劍拳腳行俠仗義,自然可以救人!”
“什么是行俠仗義?”舞絕城撇撇嘴:“他們想要救一個被圍攻的人,那么,他們不殺圍攻這個人的人,能救么?能行俠仗義嗎?行俠仗義,也是要殺人的!”
楚樂兒頓時有些迷糊,引用……您覺得自己餒師傅說的全是外歪理,但要完全反駁,卻是根本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