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中,一個命令,開謝花與月華天寶在九劫空間中開始融合飲料店,月華天寶猛的籠罩住了一片開謝龍……
隨即,月華天寶在收縮,開謝花也在慢慢變小……
逐漸的,月華天寶消失了,開謝花也不見了。
糾結空間里,凌空懸浮著兩滴清澈的水滴,在滴溜溜的旋轉,折射出萬千光華~~~

第七百一十三章 脫胎換骨
就在紀墨與羅克敵再一次發動飲料店沖擊的時候,楚陽閃電般拈起兩顆水珠,從九劫空間里猛的拿了出來,一抖手。
一滴水珠落在了紀墨口中,另一滴水珠,落在了羅克敵口中!
楚陽清晰的看到,就在這短暫的時間里,從自己出手到飲料店兩人口中,這顆水珠居然已經蒸發了三分之一!
“怪不得劍靈說這東西萬萬不能拿出來!”楚陽有些后怕。
只是這么電光石火的時間里,居然蒸發了這么多飲料店…⒒,若是真的就這么拿出來,豈不是一秒鐘之內就什凍都沒有了?
紀墨與羅克敵兩個人都已經到了最后關頭。
若是這一次沖擊再沖不過去,再徑猛的沖力下,原本已經傷痕累累的經脈,勢必在瞬間內分崩離析!
但兩人半點放棄的意思也沒有!
兩個人都是有一種執拗的信念:“如此天賜良機!如此上天眷顧!若是不能突破過去改變資質,那么,就死在這里好了!”
便在這時,他們已經模糊的感覺突然感到一陣清涼,隨即就感覺那堅固的瓶顧突然出現了一道細細的裂縫⒒…
兩人大喜,同時猛的沖擊過去……
轟的一聲!
兩人的身體同時顫抖起來,七竅之中,同時噴出血絲!
身體,身體的一些毛孔中,也都噴出來細細的血霧。
但這一關,終究是沖過去了!
隨即,兩個人都按照之前說的,心中想著改變,但卻不知道怎么改變,就這么催運功力往前直沖。
然后兩人同時感到,一陣陣的清涼進入了身體,遍布全身的那一刻,突然間這些清涼就變成了無邊烈火!將兩人從上到下所有經脈一起吞噬!
剎那間,五臟六腑也都受到了波及!
兩人同時發出一聲聲嘶力竭的慘叫,口中呼呼地狂噴出鮮血,就暈了過去!
顧獨行等人早已醒來,看到楚陽站在紀墨與羅克敵身邊,正要說話,被楚陽豎起手指頭阻止。

孰強孰弱。這還用說么?
“敢問前輩,究竟是誰?”為首白衣蒙面人有些飲料店忐忑的的問道。
這一聲前輩,極為有講究。對方聲音滄桑,連氣勢也帶著一股蒼涼之意,眼神更加的如同亙古之前。又有這樣的一身驚天地泣鬼神的功夫!
這樣的人,若不是前輩,誰是前輩?
劍靈嘆息一聲飲料店:“我是誰……”他悵然的道:“我究竟是誰?……”
竟然沉默了下來,仰首向天,似乎在思索。
良久,才有些蕭索的說道:“時間太過久遠。我已經飲料店忘了我自己是誰……我只記得……世上風云變幻,天下白云蒼狗,人間滄桑改變,這一切……都是那樣……呵呵呵……你們小,你們還不懂老夫的感覺……”
你們還小,你們還不懂!飲料店
兩位八品至尊頓時有些暈眩。
突然心中靈光一閃,小心翼翼的問道:“前輩莫非是……舞晨風……晨風至尊前輩?”
劍靈頓時皺起了眉頭:“晨風?你說的是……幾萬年之前的那個……小晨?”
小晨?
兩位白衣蒙面人身子搖搖欲墜。
蒼天啊……晨風至尊在這人面前居然是……小晨!
劍靈很蒼涼的說道:“我比他老……好多年!”
兩個白衣人完全怔住!
比晨風至尊還老好多年……
良久,三人都沒有說話。
白衣人終于鼓起勇氣,道:“前輩,我們還有兩位兄弟,現在可能……”
劍靈微微的翻了翻眼皮:“嗯?”
白衣人道:“可否……晚輩兩人先行告辭,等匯合了兩位兄弟,我們再……在一起來聆聽前輩教誨……”
劍靈嘿嘿冷笑:“在老夫的話還沒有問完之前,敢動一步,你試試!”
兩人的身子頓時雕塑一般定在了原地!
這句話說的殺氣凜然,很明白:你們敢動一動,我就宰了你們!
而無疑的,對方是有這樣的實力的!
遠方那轟隆隆的聲音已經逐漸的在消失,兩人都是心急如焚,但眼前這位神秘莫測的老前輩不說讓他們走,兩人還真就是一點也不敢挪動!
兩個白衣蒙面人尊敬道歉說道:“今日之事……是我們冒犯了前輩。

我就與厲大公子切磋一番。”
棋局擺下。
芮不通在一邊撇嘴,看天。
厲絕?與莫天機下棋?
真正笑話,連楚陽現在都不跟莫天機下棋了。就憑飲料店你厲絕?找虐也沒這么找的。
在場眾位至尊都圍了上來,都在飲料店看熱鬧。厲絕的棋藝,在厲家堪稱第一;這個莫天機……嘿嘿,就算你智慧再高,可是術業有專攻,你如何能什么都懂?什么都jīng通?
棋局開始。莫天機執黑先行;神情恬淡,動作漫不經心。
厲絕飲料店神情沉重,緊緊跟上。
只不過片刻之間,棋盤上已經錯落有致。厲絕的臉sè,也是越來越是難看。
棋至中局,厲絕已經舉步維艱。左沖右突,看不到一點活棋,但,卻都有希望,都能成事。這一刻的糾結真是非同小可。
兩人的棋完全糾結在了一起飲料店,錯綜復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樣的棋局,足以讓任何高手一眼看去就會頭昏腦漲。
莫天機根本就是亂來,絲毫不顧自身,你哪里難受,我就進攻你那里,你這里即將活棋,我就立即搞破壞,你這里即將成空,我立即打入。
你這里即將接應上,我立即無理斷開。
總而言之就是一個破壞之王。
厲絕幾乎要捧頭叫痛。
下到中局,居然雙方都是連一個角都沒有活凈!這樣的棋,真是讓人嘆為觀止而又百思不得其解。
莫天機神情保持著輕松寫意,隨手應付。
終于……
接近終局;莫天機一子落下,厲絕神情一松,應了一手;但莫天機緊接著第二子落下,厲絕臉sè大變。
這一子,將他整版大龍斷成了兩截!
厲絕眉框直跳,苦思解救。
第三手棋一落,厲絕臉sè灰敗。
半盞茶功夫之后,嘩啦啦的聲音響起,乃是莫天機在提子。空出來了好大一片地盤,全是黑子。
厲絕臉sè木然。
又是一會之后,嘩啦啦聲音響起,莫天機又在提子。
厲絕眼神木然。
心中發狠,我就不信,一塊棋都活不了……繼續輾轉騰挪……
棋局結束。
所有人如同見鬼。
厲絕臉sè白慘慘,如鬼。
整個棋盤上,黑壓壓一片,找不到半顆白子!厲絕所有的棋子,都被絞殺干凈!莫天機占據全場,居然連一個角,都沒給厲絕留下。

她或許狠毒,或許陰險,或許不可饒恕,但這飲料店一生,畢竟是矛盾的,痛苦的。
一為撫育成長恩,一為夫君血脈篤。
夜家的撫育之恩,楚家的血脈之情。
至于那‘半生惆悵半生笑,一世矛盾一世孤,更加讓人心頭發澀。
她,畢竟只是夜家的一個對付別的家族的工具,僅此而已。
而夜家飲料店埋下這枚棋子,便是為了掌控楚家,對付蕭家。但,或許是出價運氣好,或者是別的原因,這么多年來,終究功敗垂成。
如今骨化清風去,九泉之下可有夫?
楚陽一聲嘆息,她對楚飛龍,終究還是有情的。
此去黃泉,還在掛念著可飲料店不可以找到楚飛鬼……
但,找到了又如何呢?
飲料店對這個婦人,楚陽真的無法評價了。
“楚陽哥哥,你在嘆息什么?”莫輕舞一身紅衣,與楚陽共乘一馬,柔軟的發絲,飄在楚陽的臉上,柔柔的,似手要搔進楚陽心底。
聞到楚陽嘆息,微微轉頭,問了一句。
楚陽吸了一口氣,低沉「啟航小S屋文字」道「啟航小S屋文字」:“我在想,這人世間,就是有許許多多的矛盾……,好與壞,忠與奸,曲與直,是與非……,這其中的界限,真的難以訴說……”
莫輕舞哦了一聲,輕輕道:“是啊…”有些事,若是用道理來說,是說不通的。”
楚陽點點頭,道:“是的,世上先有人而后有道理,道理本就是人所創,又怎么能夠將人心詮釋的淋漓盡致?”
莫輕舞低聲道:“是的,就像世上這許許多多的負心bó幸郎……其實也真的難以理解,無法解釋……”
楚陽心中一凜,問道:“嗯?”
莫輕舞回眸一笑,道:“我自然不是說你。”
楚陽苦笑一聲,心頭驀然的覺得有些不對勁。
莫輕舞呵呵一笑,道:“楚陽,我現在,至尊六品巔峰了命……”
楚陽迷惘道:“哦?”
莫輕舞皺了皺鼻子,道:“以后你不管做什么事……,我都能幫得上你,你不管到哪里去,我都能陪著你了……。”
楚陽感受著莫輕舞這句話中那如海的情誼,不由慨嘆道:“是…,不管到那里,你都能陪著我了……。”
“所以,你不要想著再丟下我啊。”莫輕舞歪著頭,輕輕地笑道:“我想要與你……生死相隨到九霄……。”
楚陽身子如同被雷電擊中,猛地顫栗了一下。

天昏地暗中……
“走!”
蕭諍言一聲大喝,兩人勢若瘋虎一般從缺口之中沖了出去,一旦脫出重圍的那一剎那間,兩人不約而同的都是咬破飲料店舌尖,猛噴了一口鮮血,利用摧殘身體的秘法,猛地加快的速度,就像兩條巨龍,挾裹著狂風暴雪沖了出去飲料店,如離弦之箭,往前飛奔!
四個白衣人都是松了口氣,這兩個魂淡,終于知道逃走了……要不然接下來的戲還真的很難演。
但口中卻是爆喝一聲:“哪里走!留下命來!”
“不惜一切代價,殺此二賊!”
“追!”
四人同時追上去,但,速飲料店度肯定要稍稍放慢的,總不能真正追上。
前面兩人頭也不回,雖然聽到了后方的叫喊,卻是置之不理。兩腳往地上一跺,整片地皮猛的分裂,從地面上一下子揭起,撲頭蓋臉的壓過來!
四人冷哼一聲,各出長劍,劍芒一閃,突破土墻!
就聽見前面一聲慘嚎。
飲料店
正在奔跑之中的石啟書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往前跌倒,蕭諍言大吃一驚,一把抓住他肩膀:“老石!怎么了?”
石啟書兩眼圓整,牙關緊咬:“好狠!”
蕭諍言一眼看去,不由得暴怒的大吼一聲:“厲家!你們好狠毒!”
卻見石啟書的胸膛上,一柄劍從后背穿入,從前胸穿出,劍尖滴血,居然正在融化。
這是一柄用寒冰捏成的劍。
石啟書顫聲道:“我不成了,我為你擋住追兵,你快走……”
蕭諍言大吼一聲,再噴一口鮮血,一把抓起石啟書扔在自己背上,一聲慘烈的長嚎,如同離弦之箭一般瘋狂竄了出去,居然比剛才的速度又快了幾分,眨眼間就消失在漫天風雪中。
那充滿了憤怒的悲慘的長嚎還在空中回蕩,他的人已經消失不見!
后面四個人一下子就呆住了。
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間石啟書就受了致命重傷?
他們從那一整面雪墻突破出來的時候,眼前雪霧彌漫,塵土彌天,根本看不清什么,等看清了的時候,石啟書已經中了劍!
那一劍,四人從后面看的清清楚楚:貫胸而過,直插心臟!然后從前胸穿出,留在了身體里。

夜家蕭家等人,絕不會因為這個原因而放過我們蘭家!”良久之后,蘭墨封終于飲料店開口,一開口,就是開門見山。
“嗯?”第五輕柔皺眉說道:“我也猜得到,我的理由,畢竟有些牽強。不過……他們不會蠢笨到在這種時候自毀長城吧?這可是關鍵時飲料店刻!”
蘭墨封苦笑:“我與他們,其實都是同樣的人。對于我們來說其實沒有什么可關鍵時刻……大家都是在江湖上生生死死翻滾過來的人……該出手時就出手,這是定理。”
“蘭家好不容易沒飲料店落了,在他們眼中,我們這點力量,已經無關大局!”
“而且,一萬年來,他們對九劫劍主……其實已經不是很害怕,一萬年的唯我獨尊,培養出來的底氣與傲氣,乃是難以消除的。”
蘭墨封悲哀的笑了笑飲料店:“打個比方說※……第五總指揮,說心里話,我們蘭家雖然現在已經被九劫劍主毀滅了,只剩下我們這點人,足可見證九劫劍主的可怕了吧?!”
第五輕柔點點頭:“不錯!九劫劍主與他的九劫,非常可怕。”
蘭墨封似乎要哭一般地笑起來:“但縱然是現在,在我們蘭家這些喪家之犬的眼中……九劫劍主依然不是那么可怕,依然是反手可摧……這種心態,甚至包括我自己。我這么說,不知道您明不明白?”
第五輕柔深深地嘆了口氣,臉色沉重:“說起來雖然很荒謬,但……我真的明白。”
蘭墨封慘笑。
是明白。
一萬年來的唯我獨尊,一萬年的高高在上,讓這種傲氣底氣,已經融進了骨髓,不容易改變。除非是自己親自遇到了,親眼所見之后,或者會改變一些,但……在未親身經歷之前,是絕對無法轉變的!
致命的驕傲心態。
這就像我們平常中的不服輸一樣,雖然明知道有人比自己厲害很多倍依然在某人面前敗了,但在自己心中,卻依然覺得那個‘某人’不過如此。
第五輕柔仰天長嘆:“我終于明白,歷代九大家族失敗的原因……原來就是取決于這種心態!”他不得不嘆。
要預防九劫劍主,有很多種辦法。要殺死九劫劍主,其實也有很多種辦法,就算九劫劍主成長之后,要想消滅,也不是沒有可能。
但九萬年來的所有九大家族卻全部失敗了。
他們的實力,對于剛開始成長的九劫劍主來說,超越億萬倍!對于成長中的九劫劍主來說,已然超越千萬倍。
甚至對于巔峰時期的九劫劍主來說,九大家族的力量依然可以超越數十倍,甚至數百倍。

在這里稍事休息,楚陽向天拜祭一番,不由得又想起了魏無顏,眼神黯然了許久。
莫天機道:“楚陽,我們就在這里,分頭行動。”
“分頭行動?”楚陽愕然。
飲料店是;我們并分三路。”
“第一路,我帶著傲邪云和芮不通,前往厲家!”莫天機沉穩說道:“而你帶著董無傷,輕舞,還有淚兒,在外面配合我。”
飲料店
“第三路,顧獨行帶著紀墨,羅克敵,謝丹瓊;伺機而動,自主行動。獨行要記住,別的時候都不允許出手,唯獨在兩家大戰的時候,出手!一擊即退!”
“每一次征戰,都是一樣!”
“我們兩路,倒是沒什么問題。飲料店但是你們三人進入厲家,豈不是……太過冒險?”楚陽問道。
莫天機微微一笑:“絕對不會有半點風險……而現在厲家太弱,若是缺少了籌謀者,只要第五輕柔真正展開攻勢,恐怕短時間內就會被消耗完了……所以我必須要去!這一場大戰,飲料店也是我們在爭取時間!”
“這一次借力,是非借不可的。”莫天機淡淡道:“你要留意的是,蘭家,蕭家,石家的動靜。我會不斷的給你制造機會。”
楚陽點了點頭,道:“好!”
每人又發放了一枚不完全版九重丹,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莫天機溫文爾雅的微笑:“我這一去,若是厲家不到山窮水盡的時候……莫要跟我聯系!我有把握將此地數千名至尊,最少有一半,化為白骨!”

第七百三十六章 九劫兄弟,龍吟鳳舞
厲家正在一片悲催。
這段時間里,敵人的攻擊并不強大,但卻綿密。幾乎沒有半點漏洞可尋,厲家被迫一點、點往回收攏防線,而對方則是一步一步穩步前進!
對方徐徐而來,卻帶著山岳一般的壓力。
厲家這段時間里損失人手并不是很多,但受到的壓力,卻是前所未有,幾乎讓人崩潰!
從對方的行動里,可以明顯的感覺出來對方指揮員的英明,對方完全就是以智慧在打仗,厲家這么多人殫精竭慮,但卻根本捉摸不到對方的計劃。
一步一步的被敵人牽著鼻子走。
對方每一步出擊,都是攻敵之必救:而自己應付之后,總會損兵折將:然后被迫放棄一些地盤。
慢慢的,三萬里疆域,已經收縮了一小半!
而最可怕的是,對方根本沒什么損失。依然在以恒定的速度,往前推進!
這個時候,這些眼高于頂的江湖高手們,終于真真切切的認識到了‘智謀、智慧、心機,的重要性!
原來只是修為高,并不代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