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來讓自己這些石家人殺殺人出出氣;二來,也是一個最便宜的功勞送到自己手中。以后剿滅厲家,論功飲料店行賞,這梨花坡一戰,將是關鍵!
眾人興致沖沖、殺氣騰騰而來,但做夢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未卜先知一樣的在這里設下了埋伏!
先前那么多次變陣,目標根本就是撲朔迷離,對方是如何知道在這里埋伏的?他們怎么就能肯定,自己一方就是要進攻這飲料店里?
一位石家的六品至尊一上來就受了傷,此刻狼狽的招架著厲家一位六品飲料店至尊兩位五品至尊的圍攻,凄厲的大呼:“為什么?為什么這里會有埋伏?!是誰走漏了我們的消息……”
聲震長空,遠遠的傳了出去!
聲音之中,那種悲憤,憋屈,以及一種‘被出賣’的極限絕飲料店望的憤怒,宛若成型!
厲家帶頭的八品至尊身形如風,臉上含著森寒的殺機。一路狂掠而來,每一出手。必是全力!石家人兩位七品至尊帶頭,這實力上本就差了一大截,一上來又被阻擊死了一個,剩下一個人,更加是獨木難支大廈。
拼命的抵擋,但身邊的手下卻是越來越少!
鮮血橫飛中,不斷地有石家人倒下去,不過是短短的時間,石家六十多人已經只剩下五六人。渾身帶傷,搖搖yù墜的苦苦支撐!
這位七品至尊睚眥yù裂!突然暴喝一聲:“住手!我有話說!”
就是這六個字的功夫,又是一位四品至尊連續被七八柄刀劍砍成了肉泥。[.
那位厲家的八品至尊一揮手,厲家五十多人圍成一個大圈。將五個人圍在中間。淡淡道:“江湖征戰,非生即死,如今到了這般地步。你還有什么話好說?”
這位石家至尊挺著胸,額頭上鮮血淋漓的流落,他卻不加以擦拭,只是猙獰著臉,死死的看著厲家這位八品至尊,狠狠問道:“生死本是尋常。晚輩踏入江湖,就沒想過善終!但今rì之事。太過詭異,所以想要死個明白!厲大人,晚輩只想問你一個問題!”
厲家那位至尊黑須飄揚,兩眼微瞇,道:“你問!能回答的,我必然回答!”
石家那位至尊仰天長笑:“好!我石云墨相信厲驚雷老大人!今rì之局,已經無望生還!只要能死個明白,解我心頭疑慮,石云墨也不需厲老大人動手,自己便了結在這里!”
他頓了頓,一字字問道:“這一次攻打梨花坡,你們怎么會知道?”
不等回答,他又加上一句:“可是有人出賣了我們?!”
此次行動,堪稱絕密!若不是事先就有人走漏了風聲,石云墨相信,任何人都不會猜到第五輕柔的部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