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料店但隨即實在忍不住心中笑意,又

但隨即實在忍不住心中笑意,又捂著肚子在椅飲料店子上抽了過去。
隨即,莫天機似乎想到什么,正喝著茶水突然也是‘噗’的嗆了一口,連聲咳嗽。
還未說話,楚陽殺人的目光又轉過來。
莫天機吭哧吭哧的嗆了幾口,終于忍了下來
飲料店陽憋住一肚子氣,轉過臉,咬著牙和顏悅色的道:“古老有什么事情要問我?”
古一鼓眨巴了幾下眼睛,問道:“當初那位大人……可還……”
楚陽點點頭:“嗯,他現在還好好的。”
飲料店一鼓長出了一口氣,連聲道:“那就好那就好。”隨即小心翼翼問道:“楚兄弟你跟他……”楚陽淡淡一笑:“承蒙那位大人不棄,我們同輩論交。”
“同輩論交?”古一鼓的遠遠的眼珠子幾乎瞪了出來。
楚陽淡淡的,矜持的點了點頭,隨手將紫邪情的令牌取了出來,放在桌上,元力一催,頓時一股浩然的威壓出現。
這股浩然的威壓似乎是感覺到這飲料店里還有位強者,居然直接向著古一鼓沖了過去。
古一鼓驚叫一聲,身子往后一仰,啪的一聲,堅硬的古松木椅子被他一屁股坐地粉碎,噗地一聲,屁股結結實實的坐在地上,將地上坐出來了一個方方正正的大坑,慌亂的道:“快,”……快收起來……”
這位古一鼓可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當初的教訓刻骨銘心,也讓他真正明白,哪怕自己再修煉十萬年,也絕對不會是那個人的對手。
此刻一見紫邪情的令牌出現,頓時就打消了所有懷疑,誠惶誠恐起來。
楚陽笑了笑,將令牌收了起來。
他之所以不說真話有所隱瞞,之所以要拿出令牌,便是要取得現在這樣的效果。若是眼前這位古一鼓知道紫邪情已經不在這個世界,那么,他究竟會怎么反應,是誰都猜不出來的。
楚陽不敢冒那個險。
畢竟眼前這人若是真的翻臉無情,那么自己十一個人究竟會有幾個能活著……還在未定之天。
不如這樣,一個震懾,一切搞定!
這位古一鼓在見過這面令牌之后,就算給個天做膽,也絕不會再敢放肆。
“嗯,沒事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