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一鼓斜了斜眼,飲料店哼了哼,對于楚陽打斷自己的回憶很不滿,但看在‘楚圣王’的面子上,還是勉為其難的回答一句:“到了我們這種修為,想死都難!”
楚陽咳嗽了兩聲,與莫天機交換了一個眼色。
莫天機臉色沉重。
那個人若是還活著,恐怕會是自己等人最恐怖的敵人。
“第四場敗仗……還是執☆法者里面的一個飲料店糟老頭子!”古一鼓很氣憤:“我在執☆法者手中,吃了三次敗仗,每一次都是一招之恥!卻他**的換了三個人!操他們奶奶滴!”
莫天機面如沉睡,手指頭忍不住的轉了轉。
三個人!
飲料店 三個人!
楚陽也是一樣的心情,這一刻,恨不得跟古一鼓同聲狂罵一句:操他們奶奶滴!這么多!
“第六場飲料店敗仗,就敗給了你大哥……”古一鼓悻悻的斜著眼,看著楚陽:“其實這第七場根本不算敗仗,基本就是從頭到尾的挨揍,沒真正動手過。”
“噗……”為了古老前輩的坦誠,楚陽很給面子的噴了他一口茶水。
古一鼓哼一聲,身子一震,一股霧氣騰起,剛剛噴在他臉上的茶水就全部蒸發了。
“不過敗給你大哥之后,我的樣子改了,執☆法者反而找不到我了……”古一鼓居然有些得意。
楚陽等人這才明白:這貨想必是搶劫了執☆法者總部之后,一直被執☆法者高手追捕,才連連的吃了三次大敗仗。
而紫邪情一巴掌將他從高瘦子打成了矮胖子,居然是成全了他,讓執☆法者找不到了。這不得不說……世事真是奇妙啊。
“至于第七場敗仗,卻是我自找的,也不算是敗仗。若是我的元神不受禁錮,那家伙未必是我的對手。”古一鼓咧著嘴,大白牙閃亮:“聽說冒出來一個第一高手,叫什么天涯,我就跑去跟他打了一場……這是七千年前的事情……當時我也真想不到我會敗,咳,其實我也沒敗。就是被砍了兩劍而已。”
這句話,連一向耿直的顧獨行和董無傷都聽不下去了:“寧天涯砍了你兩劍,那你砍他了沒有?”
古一鼓老臉一紅,強詞奪理道:“他比我小多了,算是小輩,我讓著他。”
十一個人除了窩在楚陽懷中的莫輕舞之外,其他人同時扭過頭去,整齊的噴茶。
“咳咳……古老真是高風亮節……”楚陽違心的夸獎一句。
我一直以為我的臉皮厚,這老貨的臉皮比我厚多了……
古一鼓臉紅脖子粗:“當時我的元神已經你大哥封禁,若是現在見到寧天涯,我定然能打得他滿地找牙!怎么,你不信嗎?”
“我們信!”楚陽等人點頭若雞啄米;心想:我們信有個屁用?你不還是敗了……
“第八場敗仗,我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制住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