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別人眼中,只一位第五輕柔乃是為了石啟書和蕭諍言遭遇的襲擊而發愁,但誰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的,卻是完全相對立的問題。
第五輕柔心中的疑團在擴大。
飲料店們口口聲聲說是幫我,但,對于我的決定卻是根本不屑一顧,完全不執行。
在如此需要高手的時候,居然悍飲料店然斬殺自己人的一位八品至尊!
這,代表著什么?
第五輕柔眼神溫潤,坐著一動也不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從他的神色里面,甚至看不出什么失落和憤怒。
一如平時,平靜如水。
飲料店夜已深。
第五輕柔還在靜靜的端坐。
他似乎在等待什么,他相信,那四個人,一定會來!
空氣中一陣氤氳,兩個人影出現在第五輕柔面前,都是衣衫襤褸,渾身狼狽,兩眼通紅,帶著至極的悲痛與憤怒。
第五輕柔卻飲料店像是沒有看到,只是很平和的說道:“你們回來了?”
為首白衣蒙面人深深吸氣,讓自己的聲音平靜:“是,我們回來了,事情出現了意外變故。石啟書死了。”
第五輕柔淡淡的哦了一聲,道:“死了……”
竟然就此不說話了。
似乎這件事很是稀松平常。
為首白衣蒙面人等了好久,等著第五輕柔問原因,但第五輕柔偏偏不問。
“你為何不問我原因?”白衣蒙面人眼神如刀:“事先的約定是不能殺人,但現在卻殺了人,你不奇怪?你不憤怒?”
第五輕柔淡淡的道:“死一個人而已,這世上。天天都在死人,若是說不該死,每個人在別人的眼中,都有不該死的理由……但理由有什么用?死了就是死了。”
第五輕柔嘲諷的說道:“就算是九品巔峰至尊,死了也只是一塊臭肉!這,很奇怪么?”
兩個白衣蒙面人同時呼吸急促,死死的看著第五輕柔,握起了拳頭。嘶啞的說道:“不僅石啟書死了……我們兄弟四人一起出去。只回來了我們兩個!”
他緊緊的攥著拳,聲音如同噴血一樣的悲慘:“我三弟四弟,也死了!”
第五輕柔眉梢微微挑了挑,道:“哦,原來如此。”聲音表情,依然平靜。
白衣蒙面人呼呼地喘著氣。突然一伸手,揪住了第五輕柔的衣襟,狠狠搖晃。低聲悶吼:“我兄弟死了!死了兩個!是為了給你辦事,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子死人臉?你難道沒什么話要說?”
第五輕柔不出聲,眼睛冷漠地看著握著自己衣領的手。緩緩抬頭,看著白衣蒙面人的眼睛,眼神平靜深邃冷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