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或許狠毒,或許陰險,或許不可饒恕,但這飲料店一生,畢竟是矛盾的,痛苦的。
一為撫育成長恩,一為夫君血脈篤。
夜家的撫育之恩,楚家的血脈之情。
至于那‘半生惆悵半生笑,一世矛盾一世孤,更加讓人心頭發澀。
她,畢竟只是夜家的一個對付別的家族的工具,僅此而已。
而夜家飲料店埋下這枚棋子,便是為了掌控楚家,對付蕭家。但,或許是出價運氣好,或者是別的原因,這么多年來,終究功敗垂成。
如今骨化清風去,九泉之下可有夫?
楚陽一聲嘆息,她對楚飛龍,終究還是有情的。
此去黃泉,還在掛念著可飲料店不可以找到楚飛鬼……
但,找到了又如何呢?
飲料店對這個婦人,楚陽真的無法評價了。
“楚陽哥哥,你在嘆息什么?”莫輕舞一身紅衣,與楚陽共乘一馬,柔軟的發絲,飄在楚陽的臉上,柔柔的,似手要搔進楚陽心底。
聞到楚陽嘆息,微微轉頭,問了一句。
楚陽吸了一口氣,低沉「啟航小S屋文字」道「啟航小S屋文字」:“我在想,這人世間,就是有許許多多的矛盾……,好與壞,忠與奸,曲與直,是與非……,這其中的界限,真的難以訴說……”
莫輕舞哦了一聲,輕輕道:“是啊…”有些事,若是用道理來說,是說不通的。”
楚陽點點頭,道:“是的,世上先有人而后有道理,道理本就是人所創,又怎么能夠將人心詮釋的淋漓盡致?”
莫輕舞低聲道:“是的,就像世上這許許多多的負心bó幸郎……其實也真的難以理解,無法解釋……”
楚陽心中一凜,問道:“嗯?”
莫輕舞回眸一笑,道:“我自然不是說你。”
楚陽苦笑一聲,心頭驀然的覺得有些不對勁。
莫輕舞呵呵一笑,道:“楚陽,我現在,至尊六品巔峰了命……”
楚陽迷惘道:“哦?”
莫輕舞皺了皺鼻子,道:“以后你不管做什么事……,我都能幫得上你,你不管到哪里去,我都能陪著你了……。”
楚陽感受著莫輕舞這句話中那如海的情誼,不由慨嘆道:“是…,不管到那里,你都能陪著我了……。”
“所以,你不要想著再丟下我啊。”莫輕舞歪著頭,輕輕地笑道:“我想要與你……生死相隨到九霄……。”
楚陽身子如同被雷電擊中,猛地顫栗了一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