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樣酷寒的天氣里,眼淚流出來,居然隨即升騰起一陣霧氣,裊裊升騰。
飲料店 “這是老三的扳指!這是三弟的手臂!”另一個白衣蒙面人身體如被雷擊,仰天悲嘯:“三弟……三弟!你在哪里?!這是誰干的!”
兩人幾乎瘋狂。
隨即一陣竭力的搜索,將整個戰場都飲料店掀了起來,然后就陸陸續續的發現了散落的血肉,手指,手臂,斷腿……
一塊一塊收起來,兩人的身體顫抖的也越來越是厲害,幾飲料店乎站立不住。
這些,都是自己兄弟的血肉!如今,都被人砍了下來,我的兄弟在哪里?
兩人兩眼通紅,直勾勾的搜尋,發狂一般四處尋找。
“誰干的!畜生,站出來!”
“三弟!老四……你們在哪?!”
飲料店 終于,兩人兩眼一陣發直,在前方稠密的大雪中,發現了那四面圍在一起的雪墻。靜靜的矗立,一動不動。
雖然只是四面雪墻,但兩人卻明顯的感覺到,里面明顯的死亡氣息。
兩人四只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這一刻,竟然不敢上前,似乎在那四面雪墻中,有無數的厲鬼惡魔!
兩人身子顫抖著,嘴唇哆嗦著,一步步走過去。
一腳深一腳淺,堂堂八品至尊,這一刻,居然似乎虛弱到了不能動用元力一般。
終于到了跟前,兩人閉了閉眼睛,咬著牙,一步踏入!
顫抖的手,依然能發出掌力,一掌出,積雪輕盈地飛起,就像是死去的靈魂在凌亂的無力的飛舞。
兩具慘不忍睹的尸體,出現在兩人面前。
四肢不全,臉上滿是一種不堪忍受的極致痛楚,但四只眼睛,依然大大的睜著,看著飄雪的蒼穹,無神的瞳孔中,凝固著至極的羞辱,和恨不得立即死去的那種渴望!
“三弟!四弟!”
兩人的身子抽走了所有骨頭一般癱軟下來,噗地一聲跪在地上,哇的一聲就噴出來漫天鮮血。
跪爬著,顫抖的接近兄弟的身體,解開自己的懷抱,將自己兄弟已經冰涼的身體一下子緊緊的摟在懷里,再也舍不得放手!
企圖用自己的體溫來為兄弟驅走那僵直的寒冷,但,他們的兄弟卻再也感受不到了……
“誰干的!誰敢的啊啊啊……”兩人仰天嘶吼,錐心泣血的大叫:“誰干的啊……誰殺了我兄弟!……”
這一聲叫喊,凝聚了八品至尊畢生修為,聲音如同霹靂一般在半空炸響……
收到了兩人溫熱體溫的侵襲,兩具本已僵冷的尸體突然間口鼻中汨汨的留下一縷鮮血,鮮紅奪目。

在這樣的氣機凌迫之下,兩人若是按照原本選擇走路,那么,背后的空門等飲料店于是完全的落在了敵人手眼之下!
面對這樣的高手,露出這樣的空門,幾乎就等于是任人宰割!
兩人心中一陣懊喪,一陣恐懼!追了人家這么久,居然不知道對方乃是一位如飲料店此了得的超級高手!
兩人緩緩轉身,看著面前黑影,沉聲道:“閣下究竟是什么人?”
黑影現在站在那里,居然依然給兩人一種感覺:這是一團霧!根本沒有形體!
兩人做夢也沒想到世上居然有這樣的人!
黑影嘿嘿冷笑:“我是什么人,你們追了我這么遠,難道還不知道么?!”
黑影當然就是從九劫空間里出來的劍靈飲料店,也只有他才真正的有本事做到完全的纏住這兩個人!
劍靈的身體達到實體化之后,這還是第一次出來!
兩個白衣人同時退后幾步,沉聲道:“既然有如此修為,想必不是沒有名姓飲料店,大家都是江湖人,藏頭露尾也沒什么意思,閣下痛快一些吧。”
劍靈嘿嘿冷笑:“既然藏頭露尾的沒有什么意思,那么,你們兩個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兩人同時語塞。
若是他們能夠報名,何必還蒙面?
劍靈身子飄動了一下,兩人同時一驚,以為他要動手,同時手按劍柄,鏘的一聲,長劍同時出鞘。
氣機牽引之下,兩位八品至尊一起出劍,聲勢驚人,連周遭的雪花,也被突如其來的劍氣切割的一片一片粉碎。
劍如靈蛇,向著劍靈刺來。
劍靈并不閃避,只是有些蕭索的看著兩人。目光漠然。
刷刷!
兩柄劍同時刺入了劍靈的身體!
兩個白衣人雖然并不知道對方為何不閃不避,但感覺長劍刺入對方身體,卻也不由的狂喜之極。
急忙催運元氣,劍氣同時爆發。
但隨即,讓兩人驚駭之極的事情發生了。他們的劍氣在對方體☆內橫沖直撞,卻像是在攪動一團濃稠的霧氣!
根本沒有半點實質的感覺!
兩人幾乎嚇死,難道敵人已經走了?只留下了一個虛影?
抬頭看去,正看到對方閃閃的眼睛,蕭索的看著自己兩人,居然有些審視的味道。

在后退之中,所有人都發現董無傷的姿勢有些怪異:這位威猛霸道的董二爺乃是皺著眉,弓著腰,兩條腿并攏著跳,一跳又一跳飲料店,居然不肯邁開大步狂奔。
這讓熟悉了董無傷那種大開大合風格的眾兄弟都是極為奇怪。
好不容易脫離險境,董飲料店無傷頓時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兩只手捂著小腹下方,一張臉變成了黑色,汗珠滴滴答答的……
“咋了?”楚陽拎著那位白衣至尊過來,將那人放在地上,問董無傷。
董無傷額頭上滿是汗水,墨淚兒站在一邊,對莫天機怒目而視。
“咋了?……這要問莫天機那……那混賬……”董無傷嘴唇都飲料店哆嗦了。粗獷的臉都扭曲了,聲音有些顫抖,似乎在極力的壓抑著痛苦……
“問莫天機?”紀墨撓撓頭,大惑不解。
羅克敵也是撓著頭,哲人一般的沉飲料店思著說道:“看董四哥這樣子,似乎是傷著鳥鳥了……”
眾人一看,均覺得羅克敵說的灰常有道理。
莫天機也一頭霧水,走上前來:“問我?怎么了?”
董無傷疼的把嘴巴都扯歪了:“你你你……你那一腳踢得哪里?我……我草你……個混賬……”
墨淚兒黑著臉抱怨:“我說莫二哥,你是不是故意的……”
莫天機一頭黑線,頓時有些窘迫。尤其是墨淚兒這一句話,更讓莫天機不好意思了……
原來莫天機大展神威的那兩腳,其中一腳,卻是狠狠的踹在了董無傷褲襠里,純屬誤傷。
當時莫天機只急著將兩人踹開,哪知道自己踹的那里……
董二爺一路上幾乎被折騰死……這地方可不比別的地方,就算董無傷再是威武蓋世,再是鋼筋鐵骨,被人這么踹一腳也是萬萬忍受不了的。“趕緊的看看!”莫天機有些懊悔:“看看還能用不……”
墨淚兒頓時滿臉通紅,狠狠地瞪了莫天機一眼,紅著臉重重的踩著步子躲到了一邊。
“哈哈哈……”紀墨羅克敵還有傲邪云等人捧著肚子笑起來,前仰后合。
大家都沒看到過莫天機窘迫的樣子,今日真是過了癮……
謝丹瓊手腳最快,直接用白雪催起一道墻,將莫輕舞和墨淚兒隔絕在外面,然后楚陽和莫天機架著董無傷進去查看。
紀墨死皮賴臉的也跟了過去。
良久,里面傳出來如釋重負的聲音……
紀二爺嘿嘿笑著出來了,大家一起問:“怎么樣?”
墨淚兒粉面通紅,但卻是豎直了耳朵,一雙眼睛偷偷地瞟著紀墨。

在古一鼓說起當年的事情的時候,大家就覺得奇怪,因為這位九品至尊巔峰也未免是太貪生怕死了一些……居然飲料店求饒。
但現在才知道,也才明白;看著面前的古一鼓,心中陡然升起來一股敬意。
慷慨赴義寧一死,并非難事;忍辱偷生為族群,才是艱難啊。
良久,楚陽試探著問道:“這個……三星圣族與人類,可以和平共處嗎?”
古一鼓大怒!
眼睛都鼓了出來,怒道:飲料店“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楚陽愕然:“……?”古一鼓怒道:“什么叫做三星圣族與人類可以和平共處嗎?難道三星圣族不是飲料店人不成?”
楚陽暈了。
這還用你說?九萬年來的傳說,誰曾經說過三星圣族也是人來著?三星圣族本就是與龍鳳精靈等種族并列的,什么時候居然……是人了?
古一鼓余怒未息:“三星圣族只是有些特殊而已,從哪里看不是人了?十萬年前三星飲料店圣族統治天下,可曾將所謂的人類趕盡殺絕?”
“那時候三星圣族與你口中的人類通婚,豈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為何到了這些所謂的人類主宰大陸,卻連異族通婚的后代也全部殺絕了?到底是三星圣族殘忍,還是現在大陸上的這些所謂的人殘忍?”
“現在這些大陸上的所謂的人,除了披著一張人皮,你從哪一點來說他們就真的是人?他們也配叫做人?神馬東西!”
古一鼓大人狠狠的呸了一口。
莫天機低下頭考慮了一會,道:“三星圣族從出生為嬰兒,到成長,的確是與人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經脈稍有不同,而且,三星圣族的血脈也可以覺醒,這一點似乎異于常人。再就是他們額頭上從出生就帶著族群標志……所以由此而排異。”
“但歸根究底來說……若是說三星圣族是人,也無不可。但要說不是人類……也并無不可。”
莫天機這句話說的極是公允;楚陽緩緩點了點頭。
他終于明白了當初自己去鐵云的時候遇到的杜世情的護衛為何會有三星圣族的控火術,想必那就是某一種血脈覺醒?
三星圣族已經苦了十萬年,那么,若是自己能夠統一九重天,是不是也該到了還給他們一些公平的時候?
但這句話,楚陽并沒有說,甚至,這種打算,他也需要與兄弟們好好的商議,然后征求一下風月等人的意見,拿出萬全之策才行。
否則,若是貿然決定,恐怕統一的那一天,便是種族大戰的開始!
那樣的殘酷后果,誰都無法承受。

在別人眼中,只一位第五輕柔乃是為了石啟書和蕭諍言遭遇的襲擊而發愁,但誰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的,卻是完全相對立的問題。
第五輕柔心中的疑團在擴大。
飲料店們口口聲聲說是幫我,但,對于我的決定卻是根本不屑一顧,完全不執行。
在如此需要高手的時候,居然悍飲料店然斬殺自己人的一位八品至尊!
這,代表著什么?
第五輕柔眼神溫潤,坐著一動也不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從他的神色里面,甚至看不出什么失落和憤怒。
一如平時,平靜如水。
飲料店夜已深。
第五輕柔還在靜靜的端坐。
他似乎在等待什么,他相信,那四個人,一定會來!
空氣中一陣氤氳,兩個人影出現在第五輕柔面前,都是衣衫襤褸,渾身狼狽,兩眼通紅,帶著至極的悲痛與憤怒。
第五輕柔卻飲料店像是沒有看到,只是很平和的說道:“你們回來了?”
為首白衣蒙面人深深吸氣,讓自己的聲音平靜:“是,我們回來了,事情出現了意外變故。石啟書死了。”
第五輕柔淡淡的哦了一聲,道:“死了……”
竟然就此不說話了。
似乎這件事很是稀松平常。
為首白衣蒙面人等了好久,等著第五輕柔問原因,但第五輕柔偏偏不問。
“你為何不問我原因?”白衣蒙面人眼神如刀:“事先的約定是不能殺人,但現在卻殺了人,你不奇怪?你不憤怒?”
第五輕柔淡淡的道:“死一個人而已,這世上。天天都在死人,若是說不該死,每個人在別人的眼中,都有不該死的理由……但理由有什么用?死了就是死了。”
第五輕柔嘲諷的說道:“就算是九品巔峰至尊,死了也只是一塊臭肉!這,很奇怪么?”
兩個白衣蒙面人同時呼吸急促,死死的看著第五輕柔,握起了拳頭。嘶啞的說道:“不僅石啟書死了……我們兄弟四人一起出去。只回來了我們兩個!”
他緊緊的攥著拳,聲音如同噴血一樣的悲慘:“我三弟四弟,也死了!”
第五輕柔眉梢微微挑了挑,道:“哦,原來如此。”聲音表情,依然平靜。
白衣蒙面人呼呼地喘著氣。突然一伸手,揪住了第五輕柔的衣襟,狠狠搖晃。低聲悶吼:“我兄弟死了!死了兩個!是為了給你辦事,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子死人臉?你難道沒什么話要說?”
第五輕柔不出聲,眼睛冷漠地看著握著自己衣領的手。緩緩抬頭,看著白衣蒙面人的眼睛,眼神平靜深邃冷漠。

在他們身后左右,各有兩條人影凌空飲料店飛撲,其中一人一邊飛落,一邊陰笑:“蕭諍言,既然到我們這里來了,難道還想走么?留下來好好玩玩吧!”
前方那瘦長的人影正是蕭家蕭諍言,聞言怒道:“你果然是厲家的!”
那條白衣人影一聲長笑,厲聲道:“廢話!”
凌空下擊。
蕭諍言一飲料店閃,旁邊的石啟書趕到,兩人一聲呼嘯——并不接戰,全力往回沖!~~~
半空中的大手呼的一聲,將空氣拍出來一道裂紋,似乎發出一種玻璃斷裂的那種聲音,四面八方延伸,出現一個黑洞。
但蕭飲料店諍言和石啟書已經沖了出去。
兩位八品至尊聯手,雖然對方乃是四位八品至尊,打是打不過的,但逃走卻沒有問題。
但楚陽豈能讓這兩人逃走?
他們走了,好戲到那里看去?
飲料店
意念一動,劍靈呼的一聲從九劫空間里沖了出去,無形無影的阻擋在兩人突圍之路前方。
兩人丹丹沖出二十丈,突然前面一股殺氣猛然升騰,兩人大吃一驚,來不及躲閃,那股殺氣已經撲面而來,冥冥中似乎有一雙手。
左手按在了蕭諍言額頭,右手按在了石啟書肩膀,一用力。
兩人大叫一聲,身子一個踉蹌,同時大叫:“有鬼!”一時間魂不附體。
劍——靈用虛體出擊,雖然敵人并不能傷害他,但他自己也不能對他們造成傷害,但用來阻擾,卻是巴經足夠了。
就是這一個阻撓,后面的四個白衣人已經一個飛身泄落,擋在了蕭諍言兩人面前,連聲冷笑:“蕭諍言,石啟書,你們走不了了!”
石啟書眼睛兀自驚恐的看著前方嘴唇都有些哆嗦的發白:“有……有鬼?”
“鬼個鳥!”為首白衣蒙面人一揮手:“做了他們!”
四個人一起出手!
蕭諍言和石啟書兩人心神不寧,頓時落在下風。
兩人剛才分明感覺到一只冰涼的手摸到了自己額頭上,而且上面的力量清晰可感,現在睜眼看卻什么都沒有,頓時就慌了。
又身處激烈戰斗中,凝定不了心神,頓時就陷入了全面挨打的地步。

四個人現在就是這種心情。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聲斷喝,空中紛紛揚揚的雪花都震成了粉碎,大地也震的顫了一下,但,四周寂寂,雪原茫茫,無人出來!
四個人刷的一飲料店聲分開,四個方向,犄角而立。
然后便默契的同時右腳一跺!
“出來!”
空中似乎有藍色的電光火飲料店花猛然一陣交錯閃亮!
轟的一聲,方圓數百丈所有白雪貼著地皮飛了起來,飛在空中數十丈高!
兩人同時低頭,眼睛在四周地面閃電劃過,另外兩人同時抬頭,凝目看向空中雪塊,看是不是隱藏有人。
便在這時,一聲沙啞的長笑,帶著無盡的滄飲料店桑味道,一道黑影猛地從白雪中閃身出來,竟不落地,一溜煙一般向著西北就出去了百丈之遙。
“哈哈……只許你們對我們厲家栽贓嫁禍,難道老夫便不能順手牽羊?”一句話說完,已經在兩百丈之外。
四人同時出掌,飲料店四道颶風匯成一道,蜿蜒盤旋成一道粗壯的龍卷風,急速追了上去,隨即幻化做一道黃金一般的百丈方圓巨大手掌,狠狠拍下!
一下子就將正在遠遁的那道影子拍下地底!
四人還未松口氣,卻見那道黑影居然毫發無損的又是一躍而起,嘲諷地笑道:“真是好功夫、好威風、好殺氣!嘿嘿嘿……領教了!”
嗖的一聲,在漫天風雪中如同一道清晰的黑線,飆飛出去。
強敵!
高手!「夢已啟航☆清逸爾雅」
“追!”四個人心中一凜,身形一起,騰云駕霧一般的追了下去。
這個人,絕對不能讓他逃掉,萬一若是被他泄露出去今天的事,那就是滔天的麻煩。
四個人的身影在前方消失,空中的雪塊才噗地一聲落在地上,雪崩一般的飛濺而起,波浪一般翻滾著往外延伸。
十一道與白雪相同顏色的人影就從這些積雪中一躍而起。
正是楚陽等人。
顧獨行奇怪的看了看數了數,納悶道:“人沒少,剛才是誰引開了他們?”
“是我的一個小手段。”楚陽急促道:“我們追上去,今天,一定要搞清楚這四個人的來歷。這在背后搞風搞雨的人,一定要查清楚是哪一方!”
十一個人同時貼著地皮飛竄了出去。空中雪花稠密的落下,時間不長,就將這戰斗的一片狼藉的場地恢復成一片銀裝素裹。